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34

 @TakaraXiao 


  34


  展昭且战且退,现在他甚至不求脱身,只求不要连累开封府众人,便是死也要死的清白。但事与愿违,加上那花蝴蝶,现下围攻他的人已经增加至六人,且这六人各个都是武林中挂名的高手,哪个也不是易与的。展昭知道,此番自己恐怕在劫难逃。身上的衣衫已经在屡次交战中被划的一片片,少有的狼狈不堪,少有的绝杀境地!


  四下里传来男人们下流粗鄙的笑声,这场围剿对他们来说是充满乐趣的游戏,猎物是声名远播的南侠客,还是地位远在他们之上的朝廷护卫,更妙的是听说这位护卫还是女儿身,此等乐趣简直天下难寻。若说他们之中有谁与展昭真正有过节,除了晏氏两兄弟,其实并没有谁真的与展昭打过交道。可世间之事便是如此,丑恶嫉妒美好,即使美好并未对丑恶做过什么,因为美好仅仅存在,便足以衬托出它的丑陋!


  “展昭,莫要逃了,你逃不掉的!”


  花冲的声音从他右边传来,展昭身上已经没有了袖箭,否则定要打那狗贼一箭。但少了袖箭并不代表展昭会坐以待毙,他挥剑横扫,直取花冲的脖颈。花冲身子一仰,往后闪避,脚下顿了下来。而他之后,晏飞晏风紧紧跟上左右包抄,两边形成合围之势。前后左右皆有贼人包抄,且速度越来越快,距离越来越近,展昭知道这帮人是玩腻了,想要将他拿下了。


  眼见着前面一片黑漆漆,听着隐隐似有水声,展昭心一横,想着赶前一步跳下去算了,若是老天保佑,自己可以得脱;若天不保佑,这水想是能通到汴梁的护城河,让自己去到那里,也算还了包大人的恩情。


  就在此时,左边晏飞一剑刺来,展昭挥剑一挡,右边晏风紧紧跟上,展昭知道自己左右防不得,顾此必然失彼,所以他早有对策。挥剑挡住左边的同时,展昭顶住一口气,脚下故意一顿,错开右边的攻击。但此事背后掌风已至,展昭知道是那花蝶请来的帮手,因为此时已经势呈合围,花蝶在前面拦截,此贼在后偷袭。展昭早已发现这帮人不欲置他于死地,只怕更大的羞辱还在后面。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突然变招,侧头闪过同时仰身往后一剑刺去,此刻他单腿撑地,一条腿抬起维持着身体后仰的平衡,双手执剑往身后狠狠刺去。


  只听噗嗤一声,随即展昭背后惨叫一声,众人皆吃了一惊。展昭知道自己转机就在此刻,便是如此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但是那垫背的自然能拉一个是一个!他脚下不停,双臂如展翼的蝴蝶从头顶划过身侧,双手合在身前,一个旋身,双手握着巨阙如同持刀一般,横劈向正在自己身侧的晏风。晏风见识极快,脚下一蹬,立刻闪开,展昭就地旋转剑招不停,横扫过前面。而花蝴蝶看他剑势凶猛,早已跳开一步,展昭便抢了这个空隙,从两人中的间隙一步蹿出去。


  可是没行两部,展昭只觉背上一痛,似是白玉堂飞蝗石一类的暗器打在了他的身上。接着一道人影斜刺里蹿出,一下捅在他肋下,一阵酸麻从肋骨下发散,展昭的手再也持不住巨阙,腿脚发软,跌倒下来。倒在地上之前,一双大手将他接住。展昭心道不好,被人抢先一步,身子却被人横抱在怀,竟然是那花冲狗贼!


  “嘻嘻,今日烦劳众兄弟们跑这一趟,为小弟与展昭证婚,事从权宜,一切从简,来日小弟定然与‘夫人’再设筵席,答谢大家!”


  展昭被他抱在怀中口不能言,闻听此言,登时羞愤惊呆,他怎样也没想到这花蝴蝶竟然打了这么个主意!他想要奋力挣扎,无奈点穴的效果游走在身上,竟是酸软无力,连想要骂都骂不出声。除了那个被展昭刺了一剑的倒霉家伙,一行人就这样嘻嘻哈哈说说笑笑的往回走去。


  展昭被人抱在怀里,听着左右的谈笑之声,心里飞速盘算。自己逃不脱也是意料之中,好在刚刚吞过劈毒丹,眼下虽然被人点了穴,但若能拖上一个时辰想来可以慢慢恢复。只是这狗贼会给自己这一个时辰吗?这狗贼竟然说要娶自己!这念头一闪,展昭就觉得胸中一股闷气发不出来,羞愤交加中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展昭索性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要听不要看,专心调息,争取快些将体内的药效散去,找机会反击。他可没想过要委身这狗贼,绝不!


  委屈羞愤中,展昭的脑中竟不停的转着白玉堂的身影。此刻他心里乱糟糟,头脑中也是走马灯般乱转着念头:一会儿是要想办法脱身,一会儿是可能要面对的羞辱,一会儿是如何不连累开封府众人,可所有这一切最后竟然都定格在白玉堂身上。他不想去想他,可他的心他的脑总是纷纷乱乱的转动着他的身影,终于他知道自己再也避不开他。


  玉堂……


  你会来救我吗?


  行走江湖时,几多危急时刻,几多生死险境,他想到过死,想到过爹娘,想到过师傅的教诲,却再也没想到过更多。可此刻他的心让他避不开那个人!第一次,他好想有个人可以来救他!求人不如求己,可总有那么一刻,人真的无能为力,真的好希望这世上能有个人来拯救自己于水火!


  但事与愿违,展昭在这帮恶贼的环拥下被带回了庄户院。花冲将他放置在之前放着小丫鬟的床上,那小丫鬟此刻依旧穿戴着月华的衣衫抽抽嗒嗒的缩在屋角里,显然是被吓坏了。展昭睁开眼睛无奈的望了她一眼,自己原想要救她的,可现下分明是自己泥菩萨过江了。


  展昭无奈的转回头,任由花蝶把他放在床上,那花蝶摸着他的脸对他笑的甚是得意。展昭只觉得恶心,心中祈求这厮千万别现在恶性大发,现在的自己可没什么方法抵抗。此时,就听花蝶说道。


  “来,给小姐更衣。”


  展昭这才瞥到那桌上竟放着一件红色的喜袍,红艳的颜色如他的官服一般无二,却在此刻刺伤了他的心。那花蝶重新俯下身,凑在他脸边轻笑道:“娘子且宽心,我花冲虽好色,却不急色,今晚为夫定让你心满意足。有我这几位好兄弟作证,明日这江湖上下都会知道你是我花冲的人了。”


  月华的小丫鬟战战兢兢的抱起桌上的喜袍向床边走来,花冲大笑着出门而去招呼他那几个狐朋狗友去了。展昭此时收拾了心神,努力集中精神聚起内劲,全力要将穴道冲开。可是那小丫鬟的手在他身上不停东摸摸西摸摸,要帮他将身上这被割的乱七八糟的衣衫脱下来,小丫头想来也是吓的狠了,手下轻一下重一下的很没个准头,换个衣服就换了半天,搞得展昭也跟着心神不宁起来。


  小丫头为展昭换好了喜服,忍着啜泣的去外屋复命。见她出去,展昭重重的吸了两口气,将眼睛闭起来,准备再尝试一次。突然,他感觉一只大手捂住了他的嘴巴,而另一只大手托着他的肩膀将他揽抱起来,展昭猛的睁开眼睛,就见眼前正是他脑中一直转着的那个身影。


  “嘘,莫要出声,我这就救你离开!”


  白玉堂!



评论(4)
热度(32)
  1.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