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37

 @TakaraXiao 更新啦更新啦更新啦!

  37

  黎明时分,展昭在白玉堂的臂弯中醒来。昨晚一夜缠斗,不可谓不累,不过他倒觉得自己比白玉堂强些,起码自己没有中药,只是一直饿着肚子,此刻倒有些头晕目眩。一想到此,他转过头往身旁人望过去,蒙蒙的晨光中对方的脸也变得朦胧起来,展昭注视着对方的俊美脸庞,杂乱的心绪纷至沓来。

  之前自己头脑一热,完全没有顾忌,只想着眼前人不要受苦不要遭受意外便好。现下躺在他怀里,露水沾湿了头发和身体,温度似乎降下来了,心里的热流却一直滚滚沸腾。他毫不怀疑,自己没有做错,昨晚他一刻迟疑也没有,而今依旧。

  可即便如此,他脸上还是一片片遮掩不住的红晕,好在此时那耗子还在熟睡,连他起身也未曾察觉。若非如此,一时半会儿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他。先前的英雄气一去,一股从未察觉的羞怯之意反而腾腾升起。

  展昭快手快脚的整理好衣物,将散乱的头发从衣领中拨出,顺手一摸——突然他脸上表情一僵,登时噌的起身,将手在地上草丛中乱摸乱划起来。在身边搜寻了一圈,毫无所获,他转回身看看睡得一脸香甜的人,将手伸到他身下小心翼翼的摸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展昭的眉头不由深深蹙紧,脸上那抹红霞还未在晨光中生辉,便已经消失不见。此刻他脸色倒有些发白,连忙起身在昨夜滚过的地方小心探查着。

  草丛不停发出的簌簌声终是将白玉堂吵醒。昨夜他强压心神,克制着自己的欲念,却在展昭的轻轻一吻中瓦解的粉碎,没有了遏制的心神如同狂奔的野马,在那片未被触及的芳园中驰骋。他本不是纵欲之人,可是在药物的作用下,他完全掌控不了自己的行为,就如那颗一直迷茫,却在某一刻拨云见日的心,一旦没有了迷雾的遮挡,自然变得勇不可挡。

  昨夜更深露重,却挡不住他燃烧的身体,只觉得从心里到身上都火热热的,恍然间他似乎还能听到自己低吼般叫着展昭的名字。

  “昭——”

  “猫儿——”

  展昭似乎也回应了他,用一种刻意隐忍和压抑的清浅呻吟,低低的唤着他的名字。不知怎得,那一刻他脑中竟然浮现出许多年前的画面,一些深埋在他心底深处,从未被翻起的画面。那一刻,他燃烧的头脑中恍恍惚惚闪过一个念头:原来,我们在那许久之前,就已经见过了吗?

  这一夜多情而旖旎,疯狂而炽烈,仿佛一场从多年前便已定的姻缘在此时此地被揭开来。而现在他耳边充斥着窸窸窣窣的嘈杂声,似是不停涌动的潮水将他的意识淹没,却又不断清晰的涌起。

  “唔嗯……猫儿,你在干嘛呢?”

  白玉堂终于迷迷糊糊坐起身,朦胧着一双眼睛,瞧着不远处草丛里不知道在忙着什么的人。展昭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惊了一跳,噌的蹦起来回转身。这一瞧,让他的脸上立刻又泛起了红晕,只见那耗子光着身子,盘着腿,将双肘抵在膝盖处,一脸迷茫的正盯着他瞧。

  “玉,玉堂……我……”

  展昭说着又回过头。不知为什么,现下让他去瞧那耗子赤条条的身体,他是说啥也做不到,明明昨晚还那样火热的亲密贴合在一起,可今日却……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一双有力的臂弯将他牢牢圈在怀里,一双湿润温热的唇在他颈侧印下一吻,这一吻印的有力而深情,即使看不到那人此刻的眼神,都能从他紧箍着身体的双臂和热切的亲吻中感受到那份激烈燃烧的感情。展昭顿时觉得心里翻腾起一阵情潮,昨晚的一切仿佛又回到身上。此刻他们都清楚,他们舍不得这一刻的温存就这样离去,多希望这一切就这样继续下去。

  可是,他们不行。

  且不说昨晚花蝶是否被抓捕归案尚且不知,便是他们俩消失一晚这件事,就保不定会有人趁着清早来找寻他们的踪迹。这样一想,展昭竟觉得有几分幸运,还好昨晚他们行的偏僻,还好昨晚大家各司其职,不然说不定就会被人撞破……一想到此,展昭的脸上红霞更深,烧的更热了。突然他的身体被人翻转,一张俊脸在眼前放大,额头凑上来顶住他的额头,那人的声音透着几分焦急。

  “猫儿!你生病了?可是昨晚被寒气侵体了?快让我瞧瞧,不,咱们现在赶紧回府,让公孙先生给你开两幅发散的药……”

  “玉堂,玉堂!”

  展昭赶紧喊住他,双手握住他的双臂安慰的轻轻拍了两下,又紧紧攥住,看到那人眼神聚焦在他的双眸上,这才绽出温柔一笑。

  “我无事,你别担心。”

  “怎么可能无事!若是无事,你的脸上怎么会这么热?”

  这话一出,展昭脸上红的更厉害了。他平日里同男子一样风里来雨里去,纵使女子的肌肤胜过男子,他的肌肤也不似一般女子那样白皙粉嫩,而是更为紧致顺滑还带着一种浅浅的麦色。即便如此,现下就连白玉堂都能看出他脸上止不住泛起的红晕,心念电转,那耗子终于想明白了怀中人为何会脸红发热,心中登时激荡起无限柔情,对着展昭一双红润的唇就亲吻下去。

  展昭本想说些什么,这一下被白玉堂的双唇堵得个结结实实,又被那耗子一番唇枪舌战的侵扰起来。那双臂将他拥的如此之紧,丝毫不给他反抗空隙和机会,可漫说那耗子不给他机会,现下便是给他机会,他也舍不得将他推开了。

  两人温存了半晌,那耗子才一脸好奇的问道:“猫儿,你刚刚在找什么呢?”

  展昭望着他微微张了张嘴,似乎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连着嗯了几声,才说了句:“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小贼猫,还要骗我吗?真当我是孩子那么哄?”白玉堂瞧着他发窘的模样笑起来,那胸膛紧贴着他的胸脯,每一丝震动都如实的传递到他身上。“你这小猫有什么可瞒我的,能让你这么大早就不管不顾的找的,肯定是什么贴身的宝贝吧,是不是家传的玉佩?我来帮你一起找,岂不是更好?”

  说着,白玉堂松开了他,临了还不忘在他唇上再啄一下,然后才往前面草丛迈了两步弯下身自来,在草丛里扒拉着。“猫儿,你找什么好歹告诉我一声吧。”

  “是,是珠花。”

  展昭的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饶是白玉堂好耳力,也一时没有听清。他直起身子回过头,看着脸上神情复杂的展昭,应了一句:“什么?”

  “是一串珠花。”

  展昭说着用手指比了一下,瞧那样子是个半指长短的小东西。白玉堂看着他手指比出的样子,愣了一下,谁能想到那猫贴身戴着的竟然不是祖传玉佩,而是一串小小的珠花呢?

评论(20)
热度(44)
  1.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