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30

 @TakaraXiao   嘿嘿嘿,还是在乐乎看比较方便

 30.

  这一路直逛了一天,展昭累的是脚酸腕肿,心说这丁兆蕙体力还真是好,平日里打贼不见他这般勤奋,怎得逛起街来比女人还厉害。不过经过了前一晚,又加上这一日殷勤,展昭心里简直苦不堪言。更妙的是,他隐隐察觉出这丁兆蕙不单纯。

  若是以前的展昭,心思还真未必如此灵透。男女之事上他素来懵懵懂懂,也未曾上过心,更因为避忌着自己的身份,总是万事能躲则躲。可混迹官场的这些时日里,他小心谨慎,比平时担了十二分心来保守秘密;偏又被花蝴蝶识破了身份,还上了那厮的花名册;再加之花花整天又是香帕又是玉坠的给他往回敛,虽然他一一婉拒,让花花都偷偷给人退了回去,但那些街头巷尾流传的倾慕他的故事可是没少听。故而,现在的展昭对那情情爱爱之事已经心中有数了。

  丁兆蕙对他殷切的态度,他虽不明了却也觉得有些不对头,更糟糕的是每每与其应对之间,他总是无法控制地想起那花蝴蝶来。

  看着一味殷勤的丁老二,展昭心说,这丁兆蕙为了他妹子竟然如此尽心尽力,倒真是个好哥哥;如此看来,我需这两日赶紧同她挑明,让她同她哥哥去说,尽快了解此事,不要浪费人家一番心意,也省得费我一番口舌。他的主意打的正,哪知事情没有那么容易。

  丁兆蕙心中的小九九,他虽然隐隐有感觉,却无论如何也没往那事儿上去想。而丁兆蕙却时时处处显示着自己的能耐,他想着那白老五人中龙凤的模样,本事也不差,这些时日在展昭身边定然是让人倾慕的,自己若是不显出些本事来,岂不被比下去了?于是这一路上他可谓才学尽显,把自己这么多年从家学到街面上看到的、听到的、学到的都抖露出来,一心想让展昭知道他的学识不在那白耗子之下。可他哪里想到,展昭跟着他这一路下来,头回觉得他怎得如此话痨,还有些许不快,他竟把自己当个乡下土包子吗?自己好歹也是四品带刀护卫啊,在这京城日子也不短了,怎么会那么无知?

  哪里知道这一逛就逛了三天!饶是平日里需要巡街的展昭也从未像这段时日一般,把个汴梁城里上上下下的宅邸全都逛了个遍。

  这一日好容易挨到傍晚,展昭刚想要回府时,却又被丁兆蕙拉着非要去吃饭。展昭此时已经是一个头两个大,登徒子没钓着,自己这身子板已经要拖垮了。都说烈女怕缠郎,展昭偷偷想着老话果然没错,不光烈女,侠女也怕缠郎啊。

  “展兄放心,今晚是家宴,就只有我大哥和我妹子,加上咱俩,四个人而已。”

  丁兆蕙原是担心两人去吃饭,展昭生出戒心来,还特意用了家宴一词,显示着和展昭亲厚。展昭却想着可以尽快同月华说清楚,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于是再未推脱,跟着丁兆蕙去了樊香楼。

  此时似乎为时尚早,除了他与丁兆蕙两人,丁兆兰和丁月华还未到来。两人分主宾坐下,丁兆蕙却执意坐到他身边,展昭看着座位算了算,他所坐的位置若是丁氏兄弟来坐,倒是会把他和月华隔开。展昭心里有些犯嘀咕,却也觉得自己在旁人眼里是男子,与月华隔开些也对。心里想着该如何同月华把事儿挑明,一边同丁兆蕙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忽然就听丁兆蕙说道。

  “展兄,果然还是更喜欢白玉堂一些吧。”

  “嗯?”展昭惊了一跳,心说自己只不过走了一会会儿神,怎么这话题就这么快的拐到这个事儿上,遂笑道:“丁兄此话是从何说起啊。”

  “我瞧展兄与那白耗子聊天时总是全神贯注,到了我这儿便索然无味了似的。”丁兆蕙托着腮,嚼着根茶梗,看起来竟有几分俏皮,连那埋怨都让人觉得无从生出不满之意。

  展昭瞧了他几分耍赖几分天真的模样,不由笑起来,给人满上茶,赔礼道:“丁兄严重了,丁兄与白兄皆是我的好兄弟,我又怎会厚此薄彼呢。只不过这三日来那花蝶一点信息都没有,我心下有些着急而已。”

  忽然丁兆蕙抬手覆上展昭放在桌上的手,盯着他的眼眸,一脸认真的回道:“你且安心,大家都在,必不让你有失。”

  展昭将手抽回来,对着人一拱手,笑道:“多谢丁兄关照,展某个人不足惜,只是这样的恶贼实在是可恶,断断不可轻饶!”

  丁兆蕙双手握住展昭施礼的双手,紧紧握住不让人一下抽回,双眸紧盯着他的眼眸,眸中似有笑意却又看着非常认真:“此话差异,展昭你已算是半个我丁家的人,你我情谊自然比旁人更加亲厚,怎能说你个人不足惜呢?你若如此不珍惜自己,我会难受的。”

  这话说的展昭一阵慌乱,他深吸两口气,脸上挂着略僵硬的笑容将手抽了两次才抽回来。他赶紧起身,对丁兆蕙客气地笑笑点点头,道:“多承丁兄厚爱,展某于公于私都不会放过那厮,而且展某也不愿丁小姐牵扯其中——”

  展昭还未说完,丁兆蕙跟着一起起身,摁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来:“你我兄弟客气什么,很快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嘛。”

  展昭心说,不要自说自话,谁就跟你一家人了啊!可是面上哪能说破,他又不是白玉堂,哪有那般翻脸赛翻书的好本事,只能陪着笑让开身体,站起来。

  “丁兄先坐,丁小姐他们想来也该到了,我去接一下。”

  说完不待人回答,展昭立刻转身奔门口,打开门走出去关上门,一气呵成。背对着门板,他这才深深呼出一口气,拍拍胸口,心说,太多好意也是承受不起啊,还是赶紧把话跟月华说开,不然岂不是要入赘了?!

  他狠狠摇摇头,心说自己是傻了吗,在胡思乱想些什么。随即他加快脚步往楼下走去,可是一转角处,他眼光一闪,一个人影从他眼前闪过。

  花蝴蝶!

  展昭身体一颤,眉头蹙起。

  “狗贼!你果然来了!”

  他心中立刻激起一股羞恼愤怒之意,立刻提剑追了上去。

评论(4)
热度(22)
  1.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