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28

 @TakaraXiao   我决定了,还是把猫说搬过来发,这样小宝大大就不用辣么辛苦啦!

超级感谢一直追文和关心我的大家,你们真好!谢谢你们么么哒!

  28.

  心乱如麻的白玉堂就这样在院中站了一夜,直到天蒙蒙亮时,伺候洒扫的小丫头花花进来,被他这呆愣的模样吓了一跳,不敢声响的挪过去戳了戳他,白玉堂才蓦然回神。

  “花花,你与展昭……”

  “嗯?什么,五爷?”

  “不,没什么!”白玉堂蓦地转过身去,回到自己屋里啪的关上房门不再回应。

  小丫头看得莫名其妙,可是再傻的人也能看出白五爷心情异常不好,花花何其聪明,才不会去触他霉头。于是小姑娘蹦蹦哒哒的去敲展昭的房门。其实这早上的时辰都是她给两人备水备茶,准备人起床后收拾床铺的,作为习武之人,一般这时候两人也都起来了,谁知道今天这么奇怪,一人站在外院里傻傻愣愣,一人却怎么拍门都不开。

  花花提着水站在展昭门前拍了好几下,竟然还不见展昭来开门。她回过头看看对面五爷紧闭的屋门,心里纳罕:这不是又吵架了吧?

  门吱嘎一声打开来,展昭无精打采低垂着头帮她把门打开,便回转身进了屋里。

  “今儿这是怎么了?一个个这么奇怪?”花花压低嗓子嘀咕了一句,声音不大,可料想着展昭是能够听清楚的。但展昭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就着盆里的水洗了把脸。

  待他转过身来,花花的眼睛都要凑到他脸上了。展昭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半步,问道:“怎么?我脸上有什么没洗干净吗?”

  “展大人,你哭了啊?”

  “什…什么?你,你别瞎说,我才没有。”展昭说着,脸上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只是这笑容配上那微蹙的眉头,全没有平日里那暖阳般的温暖。

  “还说没有,虽然你脸上的泪痕洗去了,可眼睛肿的跟桃子似的!”花花瞧了展昭这样可是急了,平日里那么温柔亲切的展大人怎得竟会哭了呢?可她了解展昭,若是展昭不愿说,她也问不出什么,可刚刚举措奇怪的白玉堂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他?她哪里知道展昭是因为昨晚被花蝴蝶和丁兆蕙连翻的调戏气恼羞愤已极,加之这些时日的压力,让他最终委屈决堤,才痛痛快快哭了一晚。

  “哼!我找他算账去!”小丫头气哼哼的要往外走,却被展昭一把拉住。

  “你上哪儿去?找谁去?”展昭没反应过来,以为这小丫头识破了什么,要去找那花蝴蝶算账。

  “当然是找对门那白五爷算账啊!还不就是他把展大人欺负哭的?!”小丫头说的理所当然,展昭听的一愣,连忙摇头:“不,不,不干他的事儿,花花你误会了。”

  “误会什么?我刚进来时,他就在外院里站着呢,我瞧着他身上的衣服都沾了露水,肯定是站了很长时间,说不定是站了一晚呢!什么人通宵不睡的能站上一晚?肯定是心中有鬼的人!”花花说的言之凿凿,展昭却听得心如重锤。

  他,在外面站了一晚?

  “为什么……白兄会?”

  “谁知道呢?展大人,真的不是他……”

  “不是不是!你千万别误会,白兄他,对我很好。”展昭说着将头往外扭过去,透过窗子,能够看到对面的门窗都紧紧闭着。

  花花顺着展昭的目光往对面望去,又收回视线望着展昭的脸庞,跟着一起沉默下来。若说这个小丫头此前没上过心,此刻看了展昭饱含情谊的目光,她心中一晃神,似乎明白了什么。可瞧着两人的情况,她心里又不由泛起嘀咕:这俩人到底怎么回事?展大人这不会是对白五爷动心了吧?那五爷呢?昨晚上他别是真的站了一晚吧,那岂不是要生病?

  “展大人,你这眼睛肿着先别出去,我一会儿打些井水来给你敷敷眼睛,等着这肿消下去些你再出去!”

  “啊?好,多谢。”

  “没事儿,我一会儿再去给白五爷熬点姜水,院子里活多,待会儿就烦劳展大人帮花花送过去吧。”

  “熬姜水?白兄怎么了吗?”

  “哦,现下倒是没什么,可我想着他若是在外面站了一宿,说不定会得风寒。虽然你们习武之人身子强健,可还是多加些小心,你说对不对?”

  小丫头蹦蹦跳跳着离开了,展昭本想尽早去前厅见过大人,与大家商议一下今天的布置。可是听了小丫头的话,一颗心突然悬起来,他自然不知道白玉堂为何在院子里站了一晚,但听了花花那么说,心中挂记,也便缓了脚步,在院子里犹豫着不知道是该去敲门,还是回自己屋里呆着。后来想着,还是花花的主意对,等她端来姜水自己再去也更有理由些。

  于是昨晚在院子里站着的人,换成了今日垂着头想心思的展昭。花花一进院门,瞧见他这幅样子不知该不该笑,赶紧赶上两步把姜水碗塞到人手里,示意人快去。看着人端着碗进了内院,小丫头抿着嘴儿笑着离开了。

  “白兄?……玉堂……”

  展昭拍了几下门板,里面寂静无声。他轻声唤了唤人的名字,又拍了拍门,里面依旧无人应答。展昭就这样端着碗,呆呆的站在门口,不知何去何从。

  一夜之间,仿佛很多事情都变了。

  自己的身份被花冲知道了,还是以这么羞耻的方式。自己本来是肩负着诱敌的任务,现在他心里确实有些不甘愿,可又恨自己的怯懦!害怕暴露的恐惧,不明白该何去何从的迷惑,对自己软弱无能的厌憎,所有这些情绪纠缠在一起,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却也只能强迫自己去面对。

  忽然门吱呦一声打了开来,白玉堂出现在人面前,展昭一时尚未回神。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闭上嘴巴。

  片刻对视后,白玉堂突然握住展昭端着碗的手,将他拉进屋里。两人一起坐下来,展昭将碗推到他面前,望了他一眼又低垂下眼睛浅笑道。

  “有什么心事也犯不上在院子里站上一夜,虽说现在不是冬天,可夜寒侵体到底对身子不好。今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也该多保重些才是。”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却字字情真意切。白玉堂听了,静默良久,端起碗来一饮而尽,才应了一声。

  “嗯。”

  两人没有更多言语,因为自展昭被白玉堂拉进屋来之后,那人的手便一直攥着他的手没有松开过。两人似乎同时忘了这件事,无论聊着天还是静默着,谁也没松开谁。

  “哈哈哈哈哈,展兄起了吗?日头可都上树头了,包大人还在问——”院子里突然响起了高声郎笑的絮絮。

  丁兆蕙!

评论(13)
热度(24)
  1.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等了这么久,这篇文终于继续更新了!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