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鼠猫】七生七世-52 第六世-52

52【第六世-52】


  这似乎是个要发生点什么的夜晚,但两人之间什么都没发生。恋爱是一回事,性是另一回事,对已经习惯了独身又洁身自好的两个人来说,发生点什么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今晚对他们来说,已经是突破了界限,取得了实质性进展的一晚,他们心中的满足是什么都不能比拟的。


  白玉堂和展昭的房间是门对门,所以他们并不能知道对方在屋里做什么,可若是知道的话,两人必定都会笑出来。因为此刻他们不约而同的站在自己房间的阳台上,望着外面的风景发呆。两人的心里都满溢着甜蜜,充盈着一种难言的情愫,让人满足,也有那么点让人迷惑。


  这样算是相爱了吗?下一步该干什么吗?是不是可以生活在一起?我,真的可以拥有他吗?相对于今后漫长的人生路,两人似乎有更棘手的问题要面对:攻打陷空城!但此刻,他们只想着对方。


  三天的时间非常快,而其中还发生了一段绝妙的插曲。就在第二天,老皇帝突然安排了最高级别的记者招待会,为自己的小儿子出征送行。说起来这也无可厚非,毕竟是征讨罪大恶极的宇宙海盗,而且还是最有希望的年轻将领以及未来帝国可能的继承人。


  关于这件事展昭事前并没有得到消息,但这个安排却在他们的意料之中,所以当皇宫的传令官赶来宣读了记者招待会的消息时,展昭没有丝毫吃惊的表现。他唯一遗憾的是,白玉堂此次不能随行。因为记者招待会后是面向贵族的欢庆会,美其名曰为展昭的征讨胜利提前庆贺,而鉴于上次白玉堂在宫廷舞会上的恶劣表现,他是无论如何都在禁止入内的名单上挂黑了。


  白玉堂乐的不去应付那些繁文缛节,在家里的全息电视机前看直播,他确实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情去看的,因为他知道展昭会在这次招待会上出人意料的宣布自己不会继承王位的事情。不知道到时候大家的表情会是何等精彩,抱着这样的心思,白玉堂一早就捧着蛋糕,大爷样的坐在电视机前的等着。来来往往的仆从们一如既往习以为常的无视这个丝毫没有自觉地海盗头子,谁也不想去触霉头。


  一切果然如他所想,这是个盛大的招待会,仿佛一瞬间全宇宙所有的聚光灯全都集中到了他们眼前。老皇帝看起来精神矍铄,面色很好,而他身边跟从着一向没有存在感的大皇子与张扬跋扈的二皇子,只不过老二看起来有些精神不济,眉宇间透露出不耐烦和败兴的神色。


  在新闻官发布了此次征讨的事情之后,展昭居然抢在了老皇帝之前发了言,一时间所有记者都用兴味的眼光去看着这个年轻英俊的皇位继承人,想要听听他怎么说。


  “首先,我要感谢陛下的信任。”


  这句话一出口,一些机敏的人已经品出了些许味道。如今的帝国,不,整个宇宙中谁不知道展昭是皇帝心头肉一般疼爱的小儿子,非但是有求必应,就连保住白玉堂这种事都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他做到,试问这是多大的信任多深的宠爱。别说那些羡慕嫉妒着别人好运的普通人了,就是含着金勺子出生的人,也对这个一步登天的年轻人感到一丝妒意。若是换了他们,别说整天抱着皇帝这条大腿了,就算不天天在他老人家面前晃悠,也要在各种场合中表现出对皇帝的诚挚爱意。但展昭作为被皇家承认的私生子,竟然在这样的场合不称其为父皇,而是陛下,这显然是在两人之中划开了一条线,对那些“聪明人”而言,展昭的做法显然是没有分清孰轻孰重的,什么公事公办,那都是唬人的,面对可以决定自己未来崇高地位的决策者,当然是讨他老人家欢心更重要,无论何时!


  而展昭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所有人都跌碎了眼镜。


  “在此,我郑重宣布,我是不会继承王位的。这是我个人的意志,也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


  这句话可说是对皇帝无情的打脸,简直是大逆不道!而展昭似乎丝毫无觉一般将话很顺溜的说了出来,此时他依旧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将话说的毫无回转余地。此时的镜头没有对着现场的观众,不知道记者和其他出席者脸上是怎样的表情,但皇帝身边人的表情可谓精彩。大皇子眉头微锁,似乎充满了不解;二皇子瞪大了眼睛,看来难以置信。这一刻他们的神情都被镜头忠实的传送到宇宙的各个角落。


  白玉堂在电视机前捧着肚子笑的前仰后合,完全是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样子。


  “你这低调的猫啊,白担了个低调的名,小爷我长这么大还没像你这么高调过呢。”


  白玉堂笑着伸出手指戳戳全息影像中展昭的脸,笑的一脸满足和宠溺。可是渐渐的,他的笑容却缓缓消失。他的眼神落在展昭身旁的另一个人的脸上——老皇帝。


  对于这个人,无论是展昭还是白玉堂,皆是猜不透。对方毕竟是掌管这个国家几十年的人,就算曾经白纸一张,也早就在权力中心的浸泡中成了一只老狐狸。白玉堂一直猜不透的是这人对展昭究竟是真心,还是假好。若说他对展昭的好是假的,似乎完全没有必要;可若说他对展昭的好是真的,难道他真的认定展昭就是他的继承人了?以现在的情况来说,若是后者,白玉堂反而感觉更加为难。别人家的爹对儿子实心实意的好,甚至连天下都要送到他怀里,自己凭什么去阻拦呢?


  这样想着,他的情绪有些低落,随即他猛地甩头,又敲敲自己的脑袋。真是的,瞎想什么呢,展昭自己都说不要继承王位了,你还在慌乱什么呢?爱,果然会让人患得患失。


  此刻白玉堂的眼神锁定在老皇帝身上,仿佛这人才是他一生最大的情敌,随时都有可能把他的爱人夺走一般。可令他迷惑的是,为何面对这样的爆炸性宣言,那老家伙的面色居然丝毫没有变化呢?


  白玉堂不会单纯的认为老家伙是对展昭宠爱有加,对他所有的想法照单全收;也不会认为他做了几十年皇帝,面对一切都是淡然视之。一个被看好的继承人在如此重大的场合下宣布不继承王位,任谁都会有些许变色吧,可是这个老人的神情却全然没有任何变化,望向展昭的眼神中一贯的宠爱,还有几分了然。


  他,早就猜到了?


  白玉堂又无意识的轻轻咬住自己的指节,大脑快速的转起来。他的目光不停从展昭的两位哥哥和老皇帝之间转换着,这三个人到底在想什么呢?


  其实不单单是白玉堂,此刻全宇宙的眼光都集中在几个人身上。展昭结束了自己的发言后,神情淡然的将前倾的身体站直,看上去恬淡如菊清朗如风,似乎做的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他的眼神还是与侧后方的皇帝对视一下。说来有趣,两人脸上都挂着淡淡的微笑,对于了解展昭的人来说,这不过是他一贯的笑容而已,至于会有多少人将这笑容解读为嚣张的表现就不得而知了。而老皇帝脸上的笑容就没有那么容易解读了。


  一瞬间,整个会场内寂静如同雪后的天地,除了机器的嗡鸣声,似乎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一众记者都傻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发问,当然了,不提问并掩饰不住他们内心的激动,试问有什么新闻会比这个更劲爆呢?


  终于,会场上传来鼓掌的声音,是老皇帝!一双苍老的双手缓慢而有力的拍合在一起,发出一种并不清脆的声音,却一下下如重锤般敲击在人的心上。紧跟着,会场中传出此起彼伏的掌声,一阵高似一阵,仿佛绵延不绝的浪潮涌动起来。这样的掌声持续了好几分钟,才渐渐缓下来。


  老皇帝神色从容面带微笑的抬起手,掌声渐渐小了下去,他回过身挽起展昭的手,将已经退到自己身后的人往前拉过来。他的举动非常温柔,仿佛牵起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生怕吓到他,时时刻刻传递出一种呵护的感觉。这样的温柔让展昭觉得很不好意思,尤其现在面对着这么多镜头,可是他刚刚捅了那么大篓子,哪能在做出更多拒绝的举动。


  老人将他牵到镜头前,他的手一直拍着展昭的手,轻轻的很温柔,这样的关爱之情溢于言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知道老人会对展昭的言行做出怎样的评论。可是出人意料的是,他对展昭的行为并未有任何说辞,而是如之前预定的安排,对展昭即将出发的征程予以了高度评价和充满希望的寄语。就在大家纳闷这场大戏会怎样落幕的时候,老皇帝宣布现在可以自由提问了。


  这个环节是之前没有安排过的,毕竟如此严肃的出征发布会上不会允许记者随意发问,帝国不希望一些不合时宜的问题影响将士们的气势,对方是风头正盛的皇帝的私生子,自然更加不允许败兴的问题出现。可现下,皇帝亲口允许大家提问,大家却不知道应该问些什么。


  良久,一个看起来很资深的记者举起手,问了一个问题:“陛下,您认为您的继承人会是怎样的人呢?”


  问出这个问题后,全场似乎可以听到一阵屏息的静默声,静默也可以成为一种直达人心的声音,比嘈杂更令人烦乱而沉重。


  展昭的视线从那名记者脸上转到皇帝脸上,他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感兴趣,但是他很想探知皇帝的心思。若是说他现在不紧张绝对是骗人的,此刻展昭心中如擂鼓,他拒绝参与皇位争夺战的愿望能不能够实现,就看老人此刻的回复了。


  “肯定是我最优秀的那个孩子。”


  全场又是一阵静默。


  这个回答算是不差,但明确的态度完全没有。展昭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一切还是悬而未决,虽然自己也知道事情没有那么容易,自己的举动是为了断绝那些阴暗小人的算计,可还是怀抱了一点希望。但他却不知道,老皇帝这个回答落在另外两位皇子以及资深记者的耳朵里,是何等震撼!


  这不是老皇帝第一次说出这句话,而他上次说出这话时还是在二十多年前,那时欧德里斯和展昭都还没有出生,那时希利斯特才不过五岁。就在老皇帝说出那句话后一个月,便发生了震撼帝国的阋墙指祸!


评论(2)
热度(20)
  1.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