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鼠猫】七生七世-49 第六世-49

49【第六世-49】


  白玉堂倒是没有预想中的反应,他看起来非常平静,此刻他和蒋平讨论着展昭带回来的情报,制定着以后的行动方案。


  “四哥你是来干什么的?”


  “还用问,肯定是给你小子把那追踪器装回去啊。”


  “那你这算不算借机旷工?”


  “怎么着?你想去皇城司揭发我?”


  两人聊着聊着又开始相互调侃,正经不过一分钟的说法非常适合他俩的关系。但两人也几乎同时注意到,展昭有些走神。蒋平不知道展昭和白玉堂之前的对话,想着这人虽然有胆有谋但似乎心眼有点小,突然一下子这么大的事儿落下来,不知道他的心态是不是能及时调整过来。毕竟从早上他知道这件事到现在也不过几个小时,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却又突飞猛进,任谁都会有点脑筋打结。


  白玉堂心里却多少有些明了,展昭恐怕还是放不下刚刚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他云淡风轻的撇撇嘴,扯着嘴角轻轻嗤笑一声。展昭的答复他多少想到过,不算意料之外,虽然不是最期待的答案,但那猫已经给了他一个他所能想到最好的方案,至少他知道他不是一个人在黑暗中摸索,那人也在积极的回应自己,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令他满足的呢。时间啊,他们最缺的就是时间,而他现在能给他的也只能是时间,纵使在瞬息万变的危境下,时间是如此奢侈。


  “对不起殿下,打扰了。”管家二度打断他们的谈话


  展昭随和的点点头,蒋平以一种卑微而拘谨的神情回应着管家的视线,而白玉堂依旧一副懒散的大爷模样,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宮里刚刚送来一张邀请函,希望您明天中午可以去庞贝波山庄用午餐。”说到这里时,管家特意略带不屑却又恭敬周到的对白玉堂微微一欠身道:“来函特意嘱咐,希望白先生一同参加。”


  展昭和蒋平的视线不由都往白玉堂脸上扫过去,而白玉堂依旧是连眼皮子都不想抬的懒怠模样,索性端起茶托,品起红茶来。


  “知道了,你下去吧。”展昭命人下去之后,拿起那张管家毕恭毕敬放在桌上的邀请函。


  浅蓝色的信笺烫着银色的玫瑰图案,还散发着一丝淡淡的幽香,一切都如此简单而高雅。当展昭的眼神落到那娟秀流畅的字迹上时,眼睛有片片刻睁的大大,随即他的唇角竟然晕开一丝浅浅笑意,眉眼也跟着微微弯起,整张脸庞看着都柔和了几分。管家一离开,蒋平和白玉堂的眼神就落在那张信笺上,看到展昭一脸遮掩不住的幸福模样,两人不由好奇起来。虽然他们同展昭的相处时间并不像彼此一般那么长,但他们都已经了解展昭不是那种会喜形于色的人,在苦难中长大的孩子更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展昭更加深沉端和,这样的性格也决定了他不太可能对一般事物做出那样的表情。就在他们以为展昭会分享一下那张信笺之时,展昭居然将那张信笺收进了自己的口袋。


  “喂,猫儿,别小气,拿出来分享一下嘛。”白玉堂故意拿拇指戳戳展昭的胳膊,展昭却抬眼望着他笑。那笑容里透着难掩的甜,白玉堂仿佛被他的好心情感染却也是更加迷惑,他非但没跟着笑,还故意皱起眉头,拿眼死盯着那张被展昭藏在口袋里的信笺。


  展昭被他的表情逗乐了:“哪有小气,你不是也受邀了吗?明天跟我一起去,不就知道了。”


  蒋平在一边摸着下巴瞧着两人,眼珠子左转转右转转,最后高深莫测的叹了口气,抱着茶盏喝茶。一段相对悠闲的时光就这样在不经意间浅淡的度过了。展昭知道蒋平来虽然是奉命,但他肯定也希望好好瞧瞧自己兄弟是不是平安,毕竟他也是进去呆了几个小时,虽然这进出皇城司监狱的速度肯定是创下记录了。三人聊了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商量出一套相互联系和传递消息的方法,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展昭送蒋平出去,而白玉堂一贯做大爷的回自己房间去了。


  当晚白玉堂本想在找展昭聊聊,无奈那人却被管家缠着讲了一晚上宅邸管理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对白玉堂来说是小事,但越俎代庖也要有限度,更何况他算是刚刚搞砸了一件大事,也不方便再给展昭带来更多麻烦,于是他老老实实的回房去了。第二天一早,他醒来时,被告知展昭独自出去了。


  两人心意初通,虽然会有那种想要陪伴着对方,也希望对方也可以陪伴自己的心思,但俩人都不是那种离了对方一刻都活不下去的主。白玉堂站在阳台上,望着远远的大门,想着展昭独自一人这么多年,或许自己这样突然出现介入了他的生活,多少让他有些不自在,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了吧。恋爱需要贴近,也需要空间,自己应该给他一点时间,让他慢慢适应吧。这么一想,他心里多少开心起来,对自己的大度和体贴,然后在心里狠狠把自己夸了一遍。随后又开始托着腮百无聊赖的瞧着大门的方向等着展昭回来。


  恋爱,会让人变得无聊,离了对方身边都是多余的时间;恋爱,也会让人变得满满当当,因为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是对方。此刻,白玉堂就在这样的闲适与焦急中等待着展昭。很久了,他没有时间梳理发生的事情,现在他有了时间,梳理的却都是他和展昭细碎微琐的一点一滴。


  终于展昭回来了,白玉堂直起身子在阳台上同他摆摆手,却没有下去接他。这里不是那么自在的地方,若是被人窥出了他们的关系发生了微妙变化,给两人带来的都将是灭顶之灾。白玉堂不是傻子,不过聪明如他也猜不到展昭竟然去给他买衣服了。


  “来,快穿上给我看看,帅不帅?”展昭眉眼弯弯一脸开心的把衣服塞进他怀里,把他推进屋里,让他赶紧换衣服。


  白玉堂有些无奈又好笑的抱着衣服,撇着嘴问:“你折腾了这一早上就是给我买衣服去了?”


  “对啊。”


  “拜托,我有衣服的。”


  “那些衣服不好看!”


  “那些衣服都是你父皇派人送来的。”


  “对啊,都是些死板的制服或者平时穿不到的礼服。我给你买的不一样,都是最新款的时装!”展昭说的一脸自豪,那眼神像是在说“你就等着被我的好眼光吓一跳吧”。


  对方的眼光是不是真有那么好,白玉堂不知道,但他现在琢磨过味儿来,抱着衣服一抬下巴问展昭:“喂,猫儿,你去买衣服为什么不叫上我?信不过我的品味吗?”


  “怎么会是信不过你的品味呢。”


  展昭的脸上依旧笑意安然,但白玉堂从他眼睛中捕捉到一丝异样。他清楚的看到展昭的眼神集中到了自己的右眼上,上一次他们去商场时,展昭被偷袭,他保护了他,却也失去了自己的右眼。展昭的眼睛注视着他戴着眼罩的右眼,尽管他知道那里现在有一个神奇的替代品,可还是抵不住心里一阵阵愧悔的疼痛。白玉堂的视线则始终落在展昭的眸上,他全然明了这人此刻的心绪。


  展昭不知不觉中抬起手去抚白玉堂那只黑色的眼罩,白玉堂抬手握住了他的手,将那只手往下微微移了两分,转过头,在展昭掌心落下一个柔柔的吻。这一吻轻柔而短促,却生生敲得展昭的心房擂鼓般轰轰的响,他的身体跟着一颤,握着他的那只手倏地将他的手握的更紧更重!


  一瞬间,展昭也不知道自己想不想抽手。有一瞬,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如此亲密的接触从掌心直达心底,那么温柔却又那样有力。他不由被这样的冲击睁大了眼睛,一双清澈眸光这才注意到白玉堂那早已炽烈燃烧的眼神,展昭的唇微微张开,又轻轻并起,似是欲言又止,其实他根本什么都不想说。


  此刻,语言是多余的。


  白玉堂就这样微微垂着头在他掌心厮磨,那温热的唇与硬硬的齿轮番在他掌心作弄,一阵酥痒一阵轻痛,一刹期待一刹神乱……但是他的眼眸却始终轻轻抬起,注视着展昭,不曾错开片刻!


  不知过了多久,终是白玉堂先抬起头,笑着捏捏展昭的手:“猫儿,怎么傻了?你特意给我买衣服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展昭仿佛才回过神来,脸上不由一阵赧色,把白玉堂往穿衣镜前一推:“快点吧,中午咱们还要去城郊呢,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说罢他自己转身离开了,白玉堂瞧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由一阵大笑。展昭由他去笑,心想着,嚣张的耗子别得意!一会儿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白玉堂穿好衣服走出门,这是一身贴身的浅咖色休闲西装,飘逸的衣料垂感极好,少了几分拘束多了几分潇洒。展昭在走廊里等着他,看见他出来,满眼的欣喜和赞赏。白玉堂从他的眼中读出他的满意,便开心的顺着他的意夸了一句。


  “猫儿,眼光不错。”


  “那是当然!”


  这样的“不自谦”在展昭是少见的,可此刻眼下没有别人,他心底那顽童的一面难得浮上水面。既然对方是耗子,他这人家口中的猫没道理露怯不是吗?


  两人脸上带着笑意,迈着轻松的步伐一同出了门。白玉堂照例担任司机的职位,展昭给他指路,带着他去位于城郊的那座山庄。两人的车来到时,早有人在山庄门口迎接他们,带着他们换乘了山庄内的马车,去到了山庄后的一片葡萄园里。


  展昭欣赏着山庄里的景色,按捺不住一脸的兴奋之情。白玉堂也在欣赏风景,却时不时偷眼去瞧这只有趣的猫,已经遮掩不住满脸欢欣了。虽然展昭一直保密,其实对于今日午餐的对象,白玉堂早已经猜出了七八分,但是他享受这样配合对方的感觉,看一个平日里坚强隐忍的人被自己在自己的宠爱中慢慢显露出不为人知的一面,这是一个有趣的发现过程。


  “哈,就在那边!”展昭显然是发现了什么,眼睛都亮了起来。


  白玉堂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一位端庄秀雅的夫人,盘着高高的发,静静站在葡萄园的一端,望着他们微笑。这位妇人是谁,已经不言而喻。


  “来,玉堂,给你介绍一下,我妈妈!”展昭像个带着玩伴放学回家的孩子,满心欢喜的向朋友炫耀自己引以为傲最亲密的家人。他那孩子气又可爱的神情,让白玉堂和那位秀美妇人都笑起来。


  展昭有些不好意思,却完全掩饰不住此刻的欢欣,毕竟自从回到帝国以来,他还没有机会和妈妈如此亲近。对此,白玉堂完全理解,他早已猜出能令展昭如此动容的人,在此世上唯有一人,那便是他的母亲。对于展昭会带他来见自己的母亲,白玉堂也是非常惊喜而感动的,这是展昭对他的承认,也是两人愿意更进一步的明证不是吗。


  但,这次他真的猜错了。


  白玉堂往前迈出一步,托起妇人的手,轻吻一下。姿容过人的他将这样的动作做来,显得非常潇洒风流,对女人来说,白玉堂是很难抗拒的那类男人。而展昭看得出,白玉堂的恭敬亲和中有一份别样的尊重和亲近,他知道因为这是他妈妈的缘故,白玉堂为了他,愿意对他的家人特别以待。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被一个特别的人,特别的对待着。


  展昭站在妈妈身边,拥着妈妈的肩膀,对那样的白玉堂笑的温柔而满足。此刻,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都在这里,这一刻,他格外的幸福充实。


  这一刻,他们都是最幸福的人!


评论(2)
热度(16)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