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鼠猫】七生七世-47 第六世-47

47【第六世-47】


  展昭坐进车里时,脑子里依旧在转着这个问题:展昭,你究竟是谁?


  这是白玉堂曾经问过他的问题,当时他不明白这个人的意图,所以给出了一个他能够给出的稳妥答案。但不知何时开始,自己都对这个问题产生了迷惑。现在,他恐怕比任何人都更需要这个答案。


  我究竟是谁?


  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他和对白玉堂肯定是不一样的,对他来说现在他急需明白自己的心意,他要知道自己究竟想选择的是怎样的生活,离开虽然从来不是他的首选,可是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排斥这个选项,或许某一天这会成为他的一个选项,但绝对不是现在。


  人,一旦喜欢上某个人,就会在不知不觉中为了他改变。


  从前展昭觉得自己不会为了任何人而改变自己,无关乎是不是相爱,而是他深信自己的选择,深信自己了解自己。但是不知不觉中,另一个人走入他的生命,对他带来了如此深刻的影响,远超过自己的想象。这一切发生的如此自然,仿若呼吸一般,即使不苛求也无法离开。展昭知道,自己必须要下一个决断了:是继续做皇子,还是让一切回到以前!我到底是谁,到底要做怎样的选择?这是他现在必须马上做出回答的问题。


  展昭摩挲着下巴,眼睛一直注视着外面变化的景色。他是独子开车来的,可是回程时,老皇帝坚持派人送他回去。司机毕恭毕敬的将皇子送回宅邸,他的眼睛好奇的从后视镜里打量着这位传说中的青年才俊,只可惜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神色。


  他与老皇帝的这次谈话中断的非常突然,原本以为话题可以更进一步,可是什么人的到来使谈话不得不中断。虽说展昭现在不是什么至关重要的大任务,但是能够让他们中止谈话的事情也不多,而眼下最大的事情自然就是宰相小姐被绑架的事件。展昭心里明白,多半是目前功劳最大的希利斯特也进宫了。聪明如展昭者,自然是体贴的起身告辞。


  关于希利斯特的事情展昭现在不想去思考。白玉堂怀疑希利斯特,因为他的行动速度过快;而展昭实在不愿把这个一直以来,对自己还算不错的哥哥想的太坏。倒不是他幼稚或者妇人之心,而是他很清楚,自己与对方真正产生利益冲突的地方只有一个:皇位继承!所以展昭打算一得到机会,就同他先说清楚,自己是无意继承王位的。


  在刚刚与皇帝的交谈中,他获得了一个重要信息:大贵族中有人图谋不轨!老皇帝虽未言明是谁,但从他的态度不难看出,大贵族中确实有权高位重之人想要搞破坏,而他非常担心自己的孩子会在自己过世后遭逢不测。


  若说白玉堂他们一直想获得的情报,应该就是这个了吧。同时,老人的话等于坐实了之前蒋平等人所说事情的真实性。两方相证,很多事情已经呼之欲出!白玉堂等人没有说谎,皇都里确实潜伏着一股想要偷天换日的邪恶力量!


  展昭此刻无比想要赶快见到白玉堂,他现在连人关在哪里都不知道,话题还没有进行到那里就被打断,令他有些烦乱不安。在他心里,他拒绝将这种迫切解读为“相思”,他还没准备好以“爱”为理由来解释一切。对他来说,尽管皇帝已经发话会把人还回去,可是一个虎视眈眈等着报复的欧德利斯就非常难缠了,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自己不在他身边的机会。


  不过出乎他意料之外,当他抵达宅子的时候,白玉堂已经被人完好无损的送回来了。展昭尽量控制着,神情平淡自然的让人跟着自己去书房,可是一避开众人的视线,他就按捺不住先拉着人上下检视了一番。白玉堂微笑着任由他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才调笑着说道:“放心吧,欧德里斯连碰我的机会都没有。”


  展昭看他气定神闲的确实看起来不错才丢开手,可下一瞬又觉得自己刚刚那么着急,实在是失态了。失态事小,在这耗子面前失态事大!有句话叫,在爱情中,谁爱了谁便欠了谁。展昭自然不会有这种想法,若是不将自己在爱情中放置平等,谁又能把你贬低?更重要的,一个始终能够让你做你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爱你也是你爱的。在展昭心里,也只有这样一个人,才是他倾心等待,也真正愿意去选择的。


  不过爱情中,人都会自觉不自觉的带入点小脾气,就像现在的展昭。他一贯云淡风轻,现在却为了一个是否过度关心别人的举动而斤斤计较起来,且完全不觉得自己小气!


  他的神情落在白玉堂眼中,难得的孩子气,浮现在那俊朗的脸庞上,竟有几分柔和的俏皮、锋芒的温情。面对这样的他,白玉堂也禁不住温柔下来,对这个人他总是有着满腔的柔肠,真不懂这样的他还是他吗?那个令宇宙闻风丧胆的海盗头子?不过谁知道呢,他曾经也以为那个梦中的人是个困扰了他多年的神秘人物,一旦自己见到他肯定要狠狠揍他一顿以消心头之恨,可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这一眼,会倾心于他。


  两个人初次遇到爱,各自都是一脑门子官司,谁也不比谁好,却都觉得眼前这个人对自己来说就是最好!


  展昭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调整自己的“偏激心态”,将小心情收拾到一边,现在还是正事为先。他拉着白玉堂坐到沙发上,给人倒了一杯酒,又打开屏蔽器,确保两人所在的小范围内不会被任何人监听到。这小东西看起来不起眼,却是蒋平送给他的,说是效果惊人。蒋平的手段,展昭还是相信的。白玉堂接过水晶酒杯,看到展昭如此谨慎的样子,就知道他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一定非常重要。


  “刚刚我去宮里了,皇帝亲口对我说,大贵族中有人意图不轨。”


  展昭的话言简意赅,却将一切都讲明了。白玉堂听后轻轻点点头:“这倒是和之前我们推测的不谋而合,那他说是谁了吗?”


  “没有,看起来他也不是很清楚究竟是谁。”


  “或者,他现在还不够信任你,不想告诉你?”此话一出,展昭的眉头立刻蹙起来。若是放在以前,白玉堂大约不会太在意,甚至会故意顶撞上去,但现在他竟是一丝一毫不愿看到对方难过,于是他立刻补上一句:“又或者是,他想保护你,不想把你卷进来,所以才会如此。”


  “……是吗?希望吧。”展昭松开眉头,对他笑笑,不知道是不是接收到他的心意,但至少看起来心情好了许多。不过他也不是单纯的傻瓜,就算自己已经有些沉浸于这缺乏了多年的父爱中,他心中也有一丝清明,不能将自己完全依托于别人,无论是善意的或者是已有所图的,只有自己可以做自己的主人!


  他没有想过这其中白玉堂的地位,也没有注意到这个人已经进驻他心中的独立领地,可或许就是因为这一切发生的太过自然,在他注意到之前那个人已经被他迎进了心底深处。


  那个人,是特别的。



评论(8)
热度(21)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