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鼠猫】七生七世-51 第六世-51

51【第六世-51】


  展妈妈听了白玉堂的坚定回答,突然笑了起来:“你是担心帝国不肯放过你,是吗?我听说了,昭现在算是你的监护人,嗯,怎么说来着,监督人,是吗?你担心离开他,你便会有生命危险,对不对。”


  妇人的笑容明亮而坦诚,白玉堂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轻笑着摇摇头:“您是在试探我吗?让我这么跟您说吧,在现在的帝国,没有人比您和我更关心他,真正的关心他。您不希望他遭遇的事情,我也不希望。而展昭与我在一起时,也能够获得真正的快乐,这点我相信没有人比您更能了解到。”


  白玉堂的眸子里也透露出一种不肯退让的坚定,有些话他还不能明说,不仅仅是因为不想展昭为难,也不愿让这位妇人担心。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忽然远远的传来展昭的声音。


  “妈妈,玉堂,你们在这里吗?酒还没拿到吗?饭菜都要凉了。”


  白玉堂将胳膊递过去,对着妇人温柔一笑:“请吧。”妇人大方的挽过他的胳膊,从容的与他一起往酒窖外走去。


  “真是的!耗子原来也会迷路的吗?”展昭脸上似有一丝抱怨的神情,但看到妈妈和白玉堂亲密的挽着胳膊走出来,眼中又透露出一份开心。毕竟这两个人相处的好,是最令他高兴地事情。


  “你这孩子,他第一次来,你何必苛责他呢?”展妈妈温柔的批评着儿子,展昭难得笑的几分顽皮的走上去挎住妈妈,对白玉堂稍稍瞪了一眼:“他自己说的嘛,他是这宇宙里最认路的。”


  “猫儿,我说过我认路,可没说过这宇宙中我最认路啊,你别谎报军情夸大事实!”白玉堂认真的抗议着。三人说说笑笑的回到了展望台,一切似乎风平浪静,什么不愉快都没发生。


  在回去的路上,展昭忍不住好奇的问白玉堂:“我妈妈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嗯?没说什么啊,就说了你小时候尿裤子的事儿,让我好好照顾你。”白玉堂笑的没有正形。


  展昭抬手打了他一巴掌,把汽车调到自动模式,将人的车座转过来对着自己,认真严肃的问道:“妈妈说去找你,我觉得她就是想私下和你说些什么。她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你觉得她会跟我说什么?”白玉堂反问。


  展昭认真的摇摇头:“我不知道。所以你别瞒我,我想知道。”


  “你为什么想知道?”白玉堂似乎决定耍赖,笑的一脸天真无邪。


  “因为你们都是对我最重要的人。”展昭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回避,没有羞赧,回答的干脆而坚定。


  望着他的眸子,白玉堂心中一阵温暖,他没有想到展昭会如此坦白直率。反正车子正在自动驾驶中,按照既定路线运行着,他索性伸出手握住展昭的手,将他的手放在唇边印上一吻。他感觉到展昭的手在他的吻落下的那一刻颤抖了一下,随后有些僵硬却又慢慢放松下来。他的唇始终不曾离开他的手,所以他知道他的一切变化。良久,他的唇才从他的手上抬起来,他的眼眸也重新回到展昭脸上。


  在白玉堂的吻突兀的落到展昭手上的那一刻,他是有些意外,甚至有点吃惊。尽管他没有再隐藏自己的心思,也正视了那个在自己心底发酵的想法,但他们毕竟没有真正坦诚的谈过这个问题。那种举手投足心照不宣的感觉,只是朦朦胧胧的在他们心里,谁都不曾戳破。


  而此刻,白玉堂的举动无疑突然戳破了那层窗户纸,如此亲密的举动唯有在无间的爱人之间才能毫无芥蒂的做出来。他们,是爱人……这真的是他想走下去的路吗?一种关系明了了,并不表示一定就确定了。现在看来两个人注定要走上不同的道路,如果自己就是他的幸福,那自己真的能给到他,他想要的那种幸福吗?


  展昭早已不止一次的感受到,白玉堂是那种对人好,便会掏心掏肺的对人好的类型。这并不表示他不是这种人,但或许正因为他自己也是这种人,才会知道这样义无反顾的可爱与可怕。并非不能承受这样所爱之重,可正因为这份珍贵而沉重的爱意,才不想有一丝辜负。


  若是不能给他一个完美结果,是不是不要开始比较好?明了与接受是不同的,接受与给与是不同的。有些事情一旦开了一点口,后面便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了。但是望着对方伏在掌心的头,感受着他温暖的吻,展昭又有些迟疑,不知道妈妈给他说了什么,是否伤害了他呢?自己的温柔对他来说是否是一种歉意,一种补偿,一种安慰?


  不管是什么,展昭感觉自己都无法在此刻拒绝他。于是他放松了身体,接受着陌生的亲密,不知道这样的亲密会将两人带往何方。


  白玉堂抬起头,温柔的注视着他。与他平日里给人的咄咄逼人之感不同,这样的温柔仿佛是天,仿佛是海,仿佛是整个宇宙,容纳着世间万物!


  “你妈妈是个温柔的好女人,她很担心你,也很关心你。展昭,她爱你,你只要知道这就足够了。”


  白玉堂说的恳切,他的双眸中满是令人沉醉的宠溺与疼爱,却在此刻显得如此霸道,不容置疑,无论是他的话语还是他的爱意。这样毫不遮掩的爱让展昭温暖也害羞,他从未想过有一个人会这样直白的爱上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应对才是最好。好在此刻的话题是他的妈妈,而不是两人该何去何从。


  “嗯,我知道。玉堂……谢谢你。”


  “傻瓜,谢什么。”白玉堂笑着转过身,将汽车切换到手动状态,专心致志的开车,不再多说什么。


  后座的展昭将手掌轻轻盖在刚刚被亲吻过的另一只手上,那里还残留着那人唇上的温度。他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被亲吻的地方,一遍又一遍。他知道,他的心已经交出去了,以后这世上不会再有另一个人会走到如他这般贴近自己的地方,拥有他在自己心里的地位。


  展昭的探问无疾而终,而当两人回到宅邸时,皇城司与军部的人都在等着他们。皇城司的人带来一份正式的释放令,宣布白玉堂不为此次事件中发生的事情承担任何责任,而军部的人则为展昭带来一份出征令。展昭的旗舰已经通过测试,可以正式投入使用,而他也将带领一支新的部队,于三日后再次出征,这次的目标正是拿下陷空城!


  “拿下陷空城?”展昭不由跟着复述了一遍。他的眼神有意无意的落在白玉堂身上,其他人的视线也都落在白玉堂身上。


  白玉堂恢复了众人心中那种桀骜不驯的模样,挑着眉头笑问:“那我这个顾问是否也要一起跟去呢?”


  “这是当然。”军部的人回复的非常干脆。


  “这么做合规矩吗?”发问的是展昭。他眉头微蹙,似乎是在琢磨什么。


  其是白玉堂也有同样的疑问。以敌对方的角度来考虑,即使他身为顾问,帝国也不太可能让他一同跟去,否则岂不是有放虎归山之嫌?他们深知,对于有价值的地方将领的用途,一般都是控制在己方势力范围内,加以最大化的利用。就像帝国之前做的,委任他为顾问,尽量从他嘴里套出陷空城的所在之地,让他按照宇宙海盗的作战习性来训练帝国军人,提高帝国的应对能力,但是让他随军去征讨,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事有反常。


  可这道命令是不容拒绝的,展昭接过军部的军令状仔细的研读了几遍,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来传达命令的人看起来是一名文职的中级军官,这样的人在军部里虽然不少,但常来传令的那些展昭都很熟悉,这个人展昭却没有见过他。


  “请问你是哪位?我之前没有见过你。”展昭问的很直接。对方行了一个军礼,礼貌却机械的回应道:“塞巴斯蒂安·李维奇上校,我是昨天刚刚调入军部,担任集团军部作战指挥的。”


  “如此说来,我们以后会经常见面喽。”展昭客气的笑笑,没有多说什么。而对方更是惜言如金,只是点点头。


  很快两人都提出告辞,留下白玉堂和展昭一人拿着一份令书,相对无言。不知何时,两人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然后相互扶着肩膀走到沙发旁,把手中的令书一扔,无奈的看着对方。


  “你怎么看?”展昭先发问。


  “太蹊跷,不过你有的选吗?”白玉堂的眼睛瞟着两份令书。


  “没有。”


  “那不就得了。”


  “你觉得他们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多半还是为了除掉我吧。”


  “把你放在帝国岂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动手?”


  “嗯,所以他们的目标看来还是你喽。”白玉堂说着,将手指抬起,一指展昭。


  展昭轻声嗤笑一声,身体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叠着扣在膝盖上,眼睛望着天花板:“……嗯,征讨途中发生意外,宇宙海盗头子贼心不死,串通其他宇宙海盗伏击大军,致使征讨大军失败,而我——”展昭指指自己的鼻子,一脸无辜:“则在抗拒宇宙海盗的袭击中,自杀或者被杀死。是这样的剧本吗?”


  “……对方为什么非要至你于死地不可?”白玉堂蹙着眉头,一点都没有被展昭的俏皮感染似的嘟哝着:“如果说咱们之前的分析来看,帝国中的幕后人应该是直取皇帝的性命才对,但现在为什么却好像死揪着你不放呢?”


  “肯定因为我碍事呗。”展昭的神情愈加无辜,终于是将白玉堂逗乐了。


  “你在皇都的话,最大的问题肯定还是继承皇位的事情。”


  “你认为皇帝真的会选择我做继承人吗?”展昭认真的问。


  “我们不知道,但对方显然是这样认为的。”白玉堂一脸遗憾的点点头:“对方认定你碍事,你就算表明无意继承,恐怕也没什么用。更何况,你现在还没有机会公开表明心意吧。”


  “这里或许有个机会。”展昭探过身子,拿起那张军令状递给白玉堂:“这上面说,后天会有一个军部招待会,向记者们发布一份此次征讨作战的宣言书。虽然都是些面子上的事儿,不过对我来说却是好机会。不能再拖泥带水了,如果对方真是因为我的继承人身份而做出这么多阴损招数,我担心我们离开之后,他们也会威胁到妈妈。”


  “嗯。”白玉堂起身,坐到展昭身边,握住他的手轻轻摩挲着,两人四目相对,都感觉心情平静无比踏实:“你放心,我会带你平安的去陷空城,我绝不会害你。”


  “……玉堂,我……”白玉堂的手指突然轻轻摁在他的唇上,止住了他的话。


  “嘘。”一声温柔的嘘声,轻软的仿佛不似那个人,紧接着一双手捧住了他的脸庞,将他的脸拉近,自己的脸庞也凑上去,直到双唇缠绵的贴合在一起。


  “买路费我已经收到了,跟着我走,你就安心吧。”


评论(2)
热度(23)
  1.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