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鼠猫】七生七世-48 第六世-48

48【第六世-48】


  爱意初通的两人,心中俱是一片旖旎,可是正事当前,这一点难得的旖旎情怀就这样暂时被搁置脑后。


  “如果这话他亲自说给你,想来是非常可信的。”


  白玉堂又在习惯性的轻咬着手指,他的牙齿非常整齐洁白,很好看,只是此时这好看的牙齿将手指的关节咬的有些发白,展昭看得感觉有点疼。他还是没忍住,伸手把白玉堂的手拽开。白玉堂正在思考,下意识的习惯被人突然打断,他怔了一下。


  “怎么?我说错什么了吗,你觉得他在骗你?”


  白玉堂一时没明白展昭为什么这么做,怔怔的问道。他一贯机敏锋锐,何时曾有过这般呆萌模样,展昭被他的样子逗乐,噗嗤一下笑出来。继而,他在他面前弯下腰,一双温柔明眸注视着对方的眼睛,轻缓却坚定的说道。


  “玉堂,谢谢你相信我!”


  白玉堂突然觉得今天自己犯傻的次数有点多,偏偏怎么都移不开眼。他抬手握住展昭的手,笑道:“说什么傻话。”


  “玉堂。”展昭唤着他的名字,在他旁边坐下来,两人的手始终没有松开。


  “我们初相见时,你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展昭你是谁?老实说,曾经我以为我清楚自己是谁,现在我却有点不清楚了。不过多亏你在我身边,你不曾对我隐瞒什么,倒是我一直在瞒了你……很多……”


  “展昭,你我立场不同,我懂得。再说了,那个问题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现在我很清楚你是谁,你就是你,展昭!”白玉堂说这话时还故意顽皮一笑。


  不得不说,展昭非常喜欢他这样的笑容,灿烂明媚毫无心机,之如他这个人给他的感觉,直白纯粹不屑掩饰!人,要如何的自信,才能活的这般坦荡?太多的人情世故,太深的城府算计,太重的名利得失,认识越深越不自在,从小就被告知认识到这种不自在便意味着你成熟了,那眼前这个顶起一片自有天的汉子是否不成熟呢?相信凭白玉堂在宇宙中的战绩和地位,没有人敢这么说,可为何他便能活的如此天马行空、坦率直白呢?


  若说心中没有一丝欣羡,那是假的,但意识到这份欣羡的有多少人,肯坦诚的又有多少人?更多的不还是咒骂他的人吗?就连他的哥哥们也会时不时埋怨他的不听话,可展昭只觉得这人身上那从未遗失的赤子之心是他最可爱之处,最难能可贵之处!欣赏,爱慕,便是由此而来吧。展昭心中有很多复杂情绪,他不知该如何梳理,更不知该如何表达,但他知道有些话自己一定要说出来!


  “玉堂,谢谢你未曾掩饰,给我一个最真的你,这样的你让展昭明白了许多。那个问题迷惑过你,也迷惑过我,不过我现在已经不再迷惑了。”


  说到此展昭停顿了一下,抬眼深深望着白玉堂的眼眸,而白玉堂的视线一刻也没离开过他的脸,此刻两人的视线交汇在一起,仿佛穿越千年的光,透过宇宙中闪耀的星群,终于传到到彼此心底。


  “玉堂,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会让你不快,但请你听完。谢谢你的邀请,我从不会怀疑你的真心和诚意,但是我决定不去陷空城。”展昭心中有一丝忐忑,可这些话他必须说明,好在眼前人脸上并没有任何不快的神情,仿佛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立场是一种很难跨越的阻隔,我并非对陷空城抱有什么成见,而是现在帝国的情况并不允许我离开,这里毕竟是我的祖国,也有我爱的我想守护的人,玉堂,我想守护他们!我也有过被欺负的童年,所以我希望能够让更多人过上一种踏实而公正的生活。


  我不会继承王位,这里从来都不属于我,我也不输于皇宫。不管皇帝是否有意,我都一定不会继承。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会申请戍边,我会一辈子待在距离你最近的地方。或许,我们也可以在边境行星上见面,只要不是战争状态,我们经常见面都不是难事。”


  还有一点展昭没说,他打算在事情结束后为五义向帝国的新皇帝陈情,将他们的功绩公之于世,以此大功向帝国买好,换取帝国的认同,至少将那一片星域以一种特例存在,宣布其合法,让生活在那里的人可以安居乐业,远离战争的威胁!这是展昭的私心,但是他没有自信一定能够说服现在依旧未知的新皇帝,所以他不曾宣之于口。毕竟如果事情真的能够顺利发展到那一步,那么两人生活在一起也未必是不可能的。比起现在自己抛弃责任和家人,跟着白玉堂一走了之来的现实的多。


  “希望到时候可以结束对战状态,一旦帝国和陷空城开始直接通商,我们就可以……就可以……”


  就可以生活在一起了。


  展昭说这话时,眼中满溢着希望,既有对自己设想的希望,也有忐忑不安渴望白玉堂认同的希望。


  白玉堂望着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他不想让展昭感到难过失望,却又难掩自己的担忧和失望。其实他自己也明白那样的要求对展昭来说是强人所难,至少对现在的展昭来说是如此。本来他是想等待的,等待到灭顶的危机来到的那一刻,但是他终于还是没有忍住,不舍得让他看中的猫去经历那种卷天袭地的绝望湮灭的痛苦。


  对于帝国他没有展昭那般乐观的信任,展昭眼中的立场问题,在他眼中其实是一种人性问题。为何展昭看不明白,这早就不是单纯的立场问题,而是一种意识、生活方式、价值观等完全不同的两方阵营在争夺生存空间的战争!陷空城里接纳了多少从帝国被迫逃离的人,他是知道的,幸福有幸福的相似,不幸却有各自的不同。他从未对展昭说过,每当有新人来到时,他总是会抽时间去倾听他们的故事,了解他们的苦痛和需求,因为对他来说,这样的人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列表上一串数字,户口表上一个代号。


  或许因为如此,白玉堂早早便认识到这场生存战的残酷性。望着眼前这个眸光清澈,依旧抱着无限希望并渴望他能认可的男人时,白玉堂不知道该如何说才能不伤害他。从一开始,我们就被判了死刑。逃,或许有生的希望;停滞,就意味着死亡。更不用说走回头路了。


  “展昭,如果你的目的是让更多人享受到公正而踏实的生活,那陷空城不正是一个好去处吗?那里真的需要你这样的人。”白玉堂知道自己的说辞会是徒劳,但他还是不能不去争一下。


  “……本来我不想说,感觉现在说这个太早,但如果玉堂你这样说的话,我确实有自己的想法。”展昭把自己的打算向白玉堂和盘托出。


  白玉堂听着他的话,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他的唇轻轻抿成一条紧促的线,又随即在展昭略带紧张的眼神中放松开来。末了,他沉沉的望了展昭片刻,对他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现在的他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却是纷乱的焦灼。他的直觉告诉他,展昭的选择过于感情用事,或许踩进了什么陷阱;可是他的理性又告诉他,无法用直觉来说服对方,至少现在不是时候,或许唯有真正陷入险境才能让他看到无法回避的残酷真实!只是那时,他还有机会带着他离开,给他和他的家人一份安全的保障吗?


  “我们先不说这些了。这些毕竟太遥远,不管怎样都要先处理好眼前这件事才行。”


  这是目前白玉堂能够给出的最大让步,搁置问题。


  “嗯,说的也是。”


  展昭是个聪明人,今天最重要的便是阐明自己的决定,这样的决定会对今后的一切产生重大影响,所以还是早早表明态度的好,至少真的有变故发生时,对方可以早作决断。展昭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卑鄙,他终究是利用了一个对他坦诚爱护的人的心思,自己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既没有放开他也没有给他任何承诺。


  就这样,两人一时相对默默。原本同探地下道时那种默契的温暖倒恍如隔世一般了。


  “殿下,皇城司来人了。”管家适时的敲门出现,缓解了那阵沉默的尴尬。


  “是什么人?来干什么?”展昭现在对皇城司这三个字有些敏感。


  “是我,殿下。”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管家身后响起,管家礼貌的将人让进来。


  是蒋平!


  二人心中皆是一喜,等的就是你。展昭示意管家可以下去了,管家退出时蒋平还在毕恭毕敬的唠叨着“我是奉命来给白玉堂安装新的追踪器”,可说伪装的相当敬业了。


  等到管家的脚步声消失,三人才重新回到沙发处坐定。展昭给蒋平递了一杯酒,蒋平早就瞧见那两人放在桌上的酒杯,看到展昭殷切递过来的美酒,立刻满脸堆笑一脸开心的模样。白玉堂瞧了他这副表情,不由嗤笑一声。


  “我这四哥不好色不好权,就好美酒和发财。”


  “说对喽,人生总要有点追求,我可没你俩这天生好胚子,女人哪会自己送上门啊。再说了,你小子倒是不爱财不爱色的,最爱的就是惹是生非!”蒋平品一口美酒,那眼睛都美的眯成一条缝了。


  “这么大的帽子扛不起。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不爱美色呢?”白玉堂说的气定神闲,一旁的展昭听了却莫名打鼓。


  这哥俩一说话,他就担心话头会落到自己身上,果不其然,蒋平一听他这话,立刻把眼神往自己身上瞟,嘴角还笑吟吟的透着股坏劲儿。


  “那是,咱老五这模样,一般庸脂俗粉哪能入得了眼呢,唯有那——”


  “行了,说正事!”在他四哥云山雾罩不知道天南海北扯到哪里去之前,白玉堂及时打住了他。他简单讲事情说明了一下,展昭在旁边做补充。


  蒋平眨巴着一双精明的小眼睛瞧着两人。


  “嗯,所以你们俩都觉得这人就是某个大贵族无疑了吧。”


  “这样至少可以缩小范围。”白玉堂点点头。蒋平砸吧着嘴儿,转着眼珠琢磨着什么。


  “蒋,嗯,四哥觉得不是吗?”展昭犹豫了一下,还是叫出了一声四哥,一旁的白玉堂听了自然开心,他开心脸上就好看,他脸色好看,展昭自然也跟着开心。


  “这倒不是,本来他们也是重点怀疑对象。既然现在大家的意见一致集中在此,那我就先把有这种能力的几个人都监控起来好了。”


  监控帝国权贵的大贵族这种话从蒋平嘴里说出来,显得稀松平常,但偏偏让人觉得无法反驳,毕竟这宇宙第一黑客的名头不是白得的。


  “那我能问一下四哥有什么想法吗?”展昭倒不是不放心,但很多事情还是做到心中有数的好。


  “不是我不告诉你们,而是你们知道的越少越好。”蒋平合情合理的卖了个小关子。


  白玉堂自然是不会去打听什么,蒋平是闭口不言,展昭也只能随他去了。


  “那四哥需要我们来做什么?”


  “你们俩有什么打算?”


  “我想目前我能做的,是留意那两位皇位继承人的动向,必要时我可以采取一些行动,咱们里应外合让他们避开幕后真凶策划的陷阱,避免这个宇宙陷入混战的局面。”


  展昭觉得自己的话有些托大,毕竟那两人一个是目前地位最高的皇子,一个是有权有势的热门继承人,自己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虽然独沐皇恩,却未必能够真的对他们造成什么实际影响。更何况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现在这热门的地位,也给自己招来了很多非议的目光,这些非议现在迫于皇帝的威慑都沉在水下,可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谁知道这些暗箭何时会成为夺命的利刃呢?


  可是正如他自己所说,在宇宙可能陷入全面混战的情况下,他是不可能独善其身的,能够在事情发生之前,尽己所能去阻止,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值得!


  想到此,他不由看了一眼身旁的白玉堂。他莫名的知道,自己的心思白玉堂都懂,恐怕在自己明白之前,这个人就已经全部懂得,所以他才想在自己想通之前,劝自己接受他的提议吧。可是自己还是拒绝了他。


评论(7)
热度(26)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