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鼠猫】七生七世-44 第六世-44

44【第六世-44】

  “把你们想说的话都说完吧。”沉默片刻最后,展昭开口。

  “嗯,我想说的是,把水搅浑究竟对什么人有好处呢?那人自然才是幕后黑手。四哥这个道理你比我懂,以你的脾气应该是广撒网才是,不会仅仅拘泥于皇室吧。”白玉堂语调平静。

  蒋平用手抚着后脖颈伸了个懒腰:“搅浑水的人最大目的就是混乱整个帝国,帝国的最高家庭永远是第一目标,我不把眼睛盯在这儿难道还盯着你啊。”

  他这番抢白着实把白玉堂噎了一下,在一旁的展昭却了然了。蒋平是剑有所指,白玉堂则是在维护着他,他们心中恐怕有相同的想法,而白玉堂却明显在顾及自己的心情。想到此,展昭感动之余也有些自责,现在怎是任性的时候?虽然知道他们兄弟不至于为此反目,也了解白玉堂的维护之情,但既然他们对自己坦诚相待,大家要对付的又是共同的对手,自己应该尽力才是,怎么能拖后腿呢!

  “蒋先生说的对——”

  “别,你还是跟着老五叫我四哥吧。”

  展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蒋平打断,这话让他又是一阵尴尬,这声“四哥”他是如何都叫不出口的。蒋平已经憋不住笑了,白玉堂则是一脸无奈的瞥了自己四哥一眼,还是韩彰体贴,他以军人作风干脆直接的把话题拉回来。

  “大哥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不该混乱的地方出现了混乱,那混乱的中心就是我们的目标。”说着他转头向展昭:“展昭,在这点上你确实比我们更有优势,你愿意帮我们吗?”

  他的话语坦诚而直白,没有丝毫算计,干脆利落的如同在下达行军指令,这种作风令展昭觉得熟悉而舒服。他没有丝毫犹豫的点点头。

  “这件事事关帝国的安定,本来就是我分内的职责,而各位如此信任,我更应当投桃报李。”

  “嗯,痛快。”韩彰点点头,脸上难得有了一丝笑意,看得出他对展昭的坦荡也是非常欣赏的:“大哥的意思总归一句话,谁能从混乱中获利,那就是现在嫌疑最大的人。”

  “那么什么是最大获利呢?”白玉堂摩挲着下巴,眼神有些愣愣,不知道看着桌上什么地方,但大家都知道他只是在思考,其实什么都没有在看:“我们现在的假设都是围绕王位,可如果对方的目的根本不是王位,那先前的假设,包括展昭他们三个继承人的怀疑都没什么意义。”

  一道惊雷在展昭心头一闪,他来不及抓住什么,但他明白白玉堂的话说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你们获得信息是分裂帝国,将整个宇宙卷入战乱的境地,而你们来此后获得情报都指向王位继承人,所以你们的目标才一直围绕着皇室打转,是这样吗?”

  白玉堂点点头,他的目光非常自然的投向展昭,展昭也自然的偏过头望着他,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

  “猫儿你的意思是,对方故意将矛头指向皇室,从而混淆视听是吗?”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

  “嗯……”白玉堂没有什么特别的回应,他转回头,双手抵住下巴,似乎再度陷入沉思。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展昭看他这副闷闷的样子,不由发问。

  “这样你是不是更加没法离开了?”白玉堂托着腮,把脸转向展昭问道。

  展昭一怔,美好的眉目缓缓温柔的舒展开,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点点头:“看来确实如此,短时间内肯定是不能了。”

  “那你的选择还有意义吗?”白玉堂眼神中多了一丝烦闷的色彩,还有几分无奈的讥诮:“所以你瞧瞧,主动权从来就不在你手里掌握。你所有的设想,和别人的阴谋相比,根本一个回合都走不下来。”

  展昭听了这样的话,只有无奈苦笑,有些沉重的点点头:“你说得对,而且若是想要查出幕后真凶,这座皇城便更不能离开了。”

  “所以,我陪你回去。”白玉堂闻言点点头,回复的坚定无比。

  展昭抬眸瞥了他一眼,就见那耗子端着茶杯,喝的悠然自得。对方这样的心意和决定,本也在他意料之内,此时除了无奈的点头同意,估计也没有别的好办法了。

  “不过好在宰相小姐顺利回府,事情不管怎样算是一个终了。”韩彰吐出一句。

  “只怕不是终了,而是刚刚开始吧。”蒋平略感头痛的揉了揉额头。

  “至少表面上这件事情完结了,人只要平安的回来,老五的罪责总有办法脱逃。你小子就算铁了心留在展昭身边,也得能好好活着才行吧。”韩彰倒是比看起来要乐观,不过白玉堂明白自己的兄弟,他二哥这么说其实是无形中在给展昭施压,那言外之意无外乎,我们兄弟可托付给你了,他若是有什么闪失,陷空城不会放过你。

  白玉堂感激兄长的关心,却也觉得有些好笑。这一切都是自己所选,自己也从未有过片刻后悔,什么样的结果都要,他已经得到了自己追寻的答案,这个答案甚至好过预期。他的唇轻轻贴着冒着热气的茶水,这种不同于加奶红茶的东方式清茶他已经很久没喝到了。好喝的清茶是韩彰人生中难得的一点坚持,在喝好茶这件事情上,他从来不肯让步。白玉堂不由将视线在这几人身上又环视了几周,这些都是他的亲人,他关心和爱着的人,不知道下次这样可以卸下心防自由自在交谈会是什么时候。他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轻松的回到陷空城,甚至身边还可以有展昭……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回去?”韩彰看看时间,心里虽然不舍却依旧问的很干脆。

  “现在吧,时间也不早了,再拖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拖得越久变数越多。”白玉堂将手中的茶如酒般一饮而尽,将茶杯放在桌上,站起身。

  展昭跟着他一同站起身,是福是祸,两个人好过一个。事到如今,自己骗自己也没什么意思,这个人对自己就是与众不同的。虽然还没有理清,自己到底对他期待这什么,又想用怎样的方式与他继续走下去,但生死攸关的绝境一定会两人一起面对!

  四人就此分开,展昭坐着白玉堂开的车回到了自己的宅邸。刚一进院子,他们就看到院中站着一群皇城司军戍卫装扮的人。

  “这么快就找来了。”白玉堂冷笑一声。

  “说起来也不算快了,不过看这个架势,是势在必得要将你带走。”展昭打量着那些人,明显身上都配了枪,按理说他们来皇子的宅邸却身配武器,这是有违规制的。

  展昭想的自然是如何来保白玉堂,而白玉堂却先他一步说了出来:“一会儿他们要动手的话,你别插手。今天我是一定要去皇城司做客了,那边有四哥,我不会有问题的。他会及时给你传递消息,你不能被我连累,才能真正用得上力来帮我。猫儿,听我的,一会儿你只要配合他们就好了。”

  白玉堂说着,将车停在了院中,一圈人立刻围上来,但或许是因为看到了展昭,他们显现着克制的态度。展昭本想说些什么,但他知道白玉堂说的对,如果自己盲目的硬出头,恐怕只有反效果,只是……只是他才刚刚明白自己的心意,就要这样分开,而且他明明知道,一旦白玉堂进了皇城司,必然是严刑以待,甚至被人暗下杀手!

  白玉堂已经推开车门下了车,他优雅的为展昭打开车门,展昭随着一同下车。踏出汽车时,两人的视线恰好相交,白玉堂脸上挂着好看的笑容,眼眸中满是温柔,这样的温柔他甚至不避讳周围人的目光,就这样倾泻在自己身上。展昭回以一个明亮的笑容,如果他们要分开一段时间,那就让此刻的笑容伴他撑过这段时间吧。

  “白玉堂,请跟我们走吧。”一个像是头目样的人走上前,他微微向展昭点头致意,但并没有向他问好,相反,他非常直白的说出此行目的。

  不得不说,这种做法有些不给面子,无论是什么样的机构,只要在这皇都内,是绝对不应该无视展昭这样的存在。对方强硬的态度也让展昭有些在意,他的第一反应是:此人的幕后究竟是谁?

  蒋平此前的猜测令他非常介意。尽管当今皇帝像个程咬金一般杀出来要当他的爹,但在心里他对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确实产生出了不同以往的感受。那个人,对他很好,很温柔,甚至真正像个父亲一样教给他一些“收买人心的小手段”。那一刻,那位老人看起来很顽皮,与他相处是如此轻松,更不用说那些完全无法拒绝的,令他的生活舒适无比的爱心礼物。展昭无法否认,他已经喜欢上与那位睿智有趣的老人保持着距离却又亲密的相处。

  人,终归是喜欢别人爱自己,对自己好的。

  展昭并非不能想象那人或许只是为了骗自己,但这样骗自己究竟有什么好?作为皇帝,他的一生虽然没什么卓越的建树,却也是一位中规中矩的合格统治者。是的,在展昭心里,他称得上是合格的,可正因为他是合格的最高统治者,展昭无法相信他会冒着皇室的荣誉被损的风险,承认自己私生子的身份,给予自己现在这一切。那人,对自己很好。他的理智告诉自己,蒋平说的或许有可能,但他的感情告诉他,这绝对不可能,绝不接受!

  “你们隶属于哪个部门?”展昭同样直接的问道。

  “皇城司,殿下。”那个人不卑不亢的回答着,却也避重就轻的回避了展昭的问题。

  “我知道,我问的是具体隶属于哪个部门。”展昭按下焦躁的心情,用近乎冷峻的语气再度开口,此刻的他比平日更有压迫感。

  “殿下为什么想知道?”那人将球踢回来。

  “有什么我不能知道的吗?”展昭也不客气,完全不接对方踢来的球。

  那人眼神在展昭与白玉堂的脸上转动一圈,脸上浮出一点公式化的笑容:“自然没有,但我们的任务仅仅是来带走白玉堂,至于其他问题,还请殿下向皇城司的负责人咨询吧。”

  说完这人完全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从旁边人的手里接过一张纸,递到展昭手中。展昭展开纸张一看,是逮捕令,由皇城司签发的逮捕令。即使不是皇子展昭也知道,皇城司的逮捕令是不容抗拒不容置疑的。那人没有直接说出这份签发令,已经是给展昭留了面子。

  展昭知道已经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他回过头,望向站在自己身后的白玉堂,白玉堂恰好也往前踏出一步,向对方递出自己的双手。旁边上前两人,将白玉堂的手臂挽到身后,把他的双手铐起来。

  “他并没有违抗命令,他只是按照我的命令行事,回到我身边而已。”

  展昭当着众人的面撒了个谎,但那人却并不为其所动。

  “殿下有什么话,尽管去说给皇城司的负责人吧,下官只是负责抓人。”

  阎王好过,小鬼难缠。

  即便这人并不像一般皇城司的人一样盛气凌人,满满小人得志的模样,展昭也知道自己跟这些人打交道是不会有任何收获的。对方说的对,太低的官员自己反而没有什么好说的。那么,现在他是应该先去皇城司走一遭,探探口风和情况呢?还是直接去皇宫,向皇帝来求助呢?

  在这个过程中,白玉堂始终非常配合而沉默。除了那短暂的对展昭的一笑,别人已经无法从他脸上读出任何信息。现在的他更像是众人印象中的那个海盗头子,冷酷、拒人于千里之外,谁能想到前一刻他还在自己哥哥面前耍赖。

  刚刚展昭为他辩护时,白玉堂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展昭不清楚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但其实白玉堂是不想浪费展昭的好意。他可以出言撇清展昭,可是难保不会有别有用心之人故意歪曲他此刻的话,反而坐实了展昭过于袒护自己的事实。虽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但还是没有道理自己送证据到别人面前。他知道,现在只要他缄口不言,静待事情发展,四哥和展昭他们会想办法,尽快把自己搞出去的。

  他,相信他们。

  他,信他!


评论(6)
热度(19)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