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鼠猫】七生七世-42 第六世-42

42【第六世-42】


  展昭怔怔的望着白玉堂,似乎在消化他所说的话。这是怎么回事?这样的对话和他最初的意思好像一点都搭不上边,他们究竟是怎么说到这里来的。不过白玉堂没有给他什么反应时间,他拉着展昭站到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此时街上已经响铃大作,实施救援的人员已经赶来,现场一片混乱。


  “老五!展昭!快上车。”


  两人还没想好话题该如何继续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两人一齐转过头,一辆低调的民用小车正停在他们身后,而不久前刚刚见过的白玉堂的二哥韩彰向他们点头,示意他们快点上车。两人二话不说,赶紧穿过四散的人流,挤上了车。


  “二哥你怎么来了?”


  “老四跟我说了你们所在的地点,我想着你们需要援手,就赶过来了。”


  “多谢。”展昭坐在后座,虽然知道韩彰看不到自己此刻的神情,但他还是满怀感激的道了个谢。在他身旁的白玉堂则看得一清二楚,他歪着头笑吟吟的瞧着展昭,说了句。“不客气。”


  展昭回头去看他,瞧见他一脸的志得意满,本想要赏他个大白眼,却无奈自己没绷住,跟着一同笑出来。前面的韩彰听见后座上传来的细碎嗤笑声,调整了一下后视镜,让他们可以看见彼此。


  镜面中后座上的两人不知道为了什么相视而笑,看起来心情还不错,韩彰无奈的微微摇头,平淡的声音中透露着一丝严肃冷峻,像极了他的军人作风:“你们俩还笑得出来,真是心大。知道现在什么情况吗?”


  白玉堂将身体依靠在前座上,一手扒着椅背,好奇的问道:“什么情况?”


  “就在你们俩玩失踪的这段时间,希利斯特已经带人救出了宰相的女儿,现在他可是炙手可热的大功臣了。”韩彰语调平静,完全没有任何起伏。


  展昭白玉堂不由对视一眼,两人心中不由都升起一个疑问:怎么会是他?


  白玉堂重新坐好,静了片刻,嗤笑一声,说了句不相关的话:“唉,还是二哥好啊,若是四哥的话,非得拿这事儿消遣我不可,一定会让我猜来猜去的费脑筋,不猜到他满意都不会告诉我实话。”


  “嗯,看来是我告诉你的太容易,让老五觉得没趣了。”韩彰没什么起伏的声音再度响起。


  “怎么会呢?都说了,还是二哥对我好嘛,二哥还来接我呢。”白玉堂笑嘻嘻的再度趴上前座,还伸出手在韩彰肩膀上抓挠了抓挠,那样子像极了一只讨食儿吃的小耗子。


  此情此景让展昭不禁笑出声来。韩彰听到展昭的笑声,腾出手拍了白玉堂的脑袋一下,白玉堂乖乖的痛呼一声,把脑袋撤回去。


  “让你见笑了,老五在家里也是没个正形,一家子就他年纪小,大家都宠着他,宠坏了。”韩彰一本正经的跟展昭解释了一下。


  展昭脸上笑意更浓,眼睛不住往白玉堂身上瞟:“没关系,这样挺好的。”


  白玉堂瞧他看自己,又坐回来,拿肩膀一扛展昭,问道:“猫儿,你笑什么?”


  展昭认真的望了他一会儿,淡淡的温柔一笑:“没想到你在家人面前是这样子,挺好的。”


  白玉堂的目光也随着他,逐渐温柔起来:“我还没见过你在家人面前的模样,什么时候让我也瞧瞧如何?”


  “好啊。”展昭痛快的点头。


  白玉堂心中泛起一阵说不清的开心,脸上的笑容自然更加好看。通过后视镜看到这一切的韩彰,忍不住把后视镜调整好,免得被这俩缺乏危机感的臭小子气到。


  三人回到蒋平的秘密小屋,这位集帝国高级情报专员、宇宙级黑客及陷空城四当家于一身的最神秘男子正在给自己做饭。折腾了一番的两人顿时觉得肚子很饿,不约而同的想起早上那顿没来得及吃完的早茶,结果原本应该是未来对策的讨论会顺理成章变成了家庭会餐。


  看着满满一桌子精致料理,展昭对自己印象中狂嚼粗糙外卖的技术宅的刻板印象有了新的认识。当蒋平热情邀请他入座的时候,他的眼睛在七八样各色料理上转了一圈,才带着认真的表情歪过头,问坐在身旁的白玉堂:“你们这一大家子,到底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白玉堂挑了一块红色肉类料理放进嘴里嚼了嚼,评价了一句:“有点儿老了,口头不够好。”然后才笑眯眯慢吞吞的回答展昭道:“尝尝这个醋鱼,这是我四哥的拿手菜。”


  展昭看着精心挑过的鱼肉放在自己面前,有些窘迫的用叉子挑起来,放到嘴里仔细品尝起来。虽然从小在妈妈身边长大,但独自抚养他的妈妈并没有太多时间照顾他的生活,反而是邻居经常照顾他的三餐,结果就是展昭从来没有很好的掌握筷子的用法。


  “味道不错,你四哥居然还是美食家,真意外。”展昭对这种酸溜溜又甜兮兮的味道感觉不错,加之这是白玉堂的四哥,让他更加自然的夸赞出来。


  “诶嘿嘿,谬赞谬赞!”蒋平说着将最后一道热气腾腾的菜端出来,一道鲜美的海鲜汤,他一边给展昭盛了一碗,一边冲着白玉堂努嘴:“有机会你该尝尝老五的手艺,他做饭才是真好吃。我这点儿本事,根本入不了他老人家的法眼。”


  白玉堂一边轻咬着筷子头,一边用脚去挑蒋平的椅子:“四哥又挤兑我了。”


  蒋平把汤勺放好,一把抢回自己的椅子,啪嗒一声放好,一屁股坐上去:“耍你老哥哥呢,你小子精的跟猴似的,我还能挤兑你?”


  展昭听的笑吟吟,一边的韩彰却受不了了,插进了两人的对话:“好啦好啦,都少说两句。”


  白玉堂和蒋平凑到一起时叽叽喳喳出火花都不稀奇,但两人对作为二哥的韩彰还是颇有敬意,加之展昭也是第一次和他们一起吃饭,两人还是稍稍收敛了一下。展昭倒是觉得无所谓,这种轻松的热闹气氛,他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体会过了,似乎从军校毕业之后,就总是自己孤身一人在一群冷漠审视的目光中谨慎度日,希望可以早日出人头地,争得一席之地。


  “没关系,你们不介意让一个外人来蹭饭,我已经很高兴了。”展昭一个不留神,眼前的饭碗里已经堆起了一座小山,搞得他既尴尬又开心,这样被人照顾的感觉既陌生又感动,他不自觉脸颊上有点泛红。


  他这幅样子瞧在众人眼里,都觉得很有趣。蒋平偷偷冲着白玉堂使眼色,那意思:这只猫真好玩,改天让哥哥好好逗逗。白玉堂注意到他的眼神,唇角微弯,眉梢一挑,一个眼神丢过去:甭想,你不跟在这猫身边,没机会。


  蒋平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故意,竟然脱口而出:“哎呀,改天等陷空城里养了猫,机会多的是。”


  展昭没看到他们之间的神色交流,不知道这话是从何说起,但他清楚这话一定是意有所指,不由圆睁了眼睛看着白玉堂,似是在问:你四哥这话什么意思?你又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阴谋吗?


  白玉堂倒是不显尴尬,拿起桌上的手帕擦了擦手,故意叹一口气:“四哥这么有本事,你直接问问他自己呗。”


  这下展昭更加肯定,这俩兄弟的谜语猜的是自己。虽然已经对五义兄弟间的相处之道有了几分了解,也喜欢这种轻松自在的氛围,但他还没做好准备融入这种模式。有时候展昭觉得白玉堂那声“猫”真的没有叫错,自己对向往的事物也会先小心翼翼的观望一番,唯有反复确定心意之后,才会义无反顾的投入进去。现在的他还处在欣羡的观望阶段,如同一只小猫,好奇的想要伸爪,又犹犹豫豫的把爪子缩在身前。


  “行了,你们俩还是说点有用的吧。”韩彰非常体贴的再次出言,把不知道会飞到哪里去的话头扯回来。


  “说说看吧,你们打算怎么办?”


  这是他们无法回避的问题,尤其是展昭和白玉堂。展昭蹙起好看的眉峰,手上的动作渐渐缓下来,白玉堂则依旧一副该怎样就怎样的神情,大吃大嚼好不快活。蒋平看戏般瞧着两人,吃的也很香,韩彰干脆把碗筷都放下,双手叠交的放在桌上,来回审视着两人。最终还是展昭先开口。


  “我想,或许从现在开始分开行动比较好。”


  “猫儿,这话什么意思?”


  “你是中途逃跑的,不管之前是不是欧德里斯有陷害你,就像你自己说的,此举足以判你死刑。就算欧德里斯不追究你,难保宰相不会对执法机构施压,甚至暗中对你下手。”展昭将碗筷也放在桌上,望着白玉堂神情严肃态度认真而坚定:“从现在起你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安全,我们就此分开,我会帮你说话,虽然不一定有用。但有你四哥在,我可以把离开的适当时机告诉他,你找机会离开帝国吧。”


  “嗯……所以,你是把这顿饭当散伙饭来吃喽。”白玉堂挑起一条菜叶,放进嘴里嚼个不停,他的眼睛甚至都没有去瞧展昭,但展昭已经从他的眉宇间感受到这人生气了。


  此时气头还不大,想必是气闷,可是展昭已经可以从他的神色中感受到莫名的压力。展昭没动餐具,继续坚定的望着他。他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会尽其所能的帮他逃离,现在只等白玉堂的态度便可行事了。


  “我也觉得这样比较好。”韩彰闻言点点头,对展昭的建议表示赞同:“老五在这里就是来添乱。”


  “二哥,你这是什么话!”白玉堂颇为不满的瞟了自家二哥一眼。


  “实话。你本来就不该来,谁知道你这小子又发什么神经,居然连大哥大嫂都劝不住你。”


  韩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将一部分背后隐情吐露了出来,展昭听得眉头越蹙越紧。若是在今天以前,展昭说不定会很开心的刺探一下幕后故事,但就在刚刚,白玉堂已经毫不掩饰的告诉他,他所来的目的就是自己。展昭知道白玉堂这次坦诚相告,所说的就是自己一直令自己困惑的答案,他所说的是实话。


  他无法否认,那一瞬对他心灵的撞击令他震撼,也令他开怀。情绪是复杂的,但若说有什么最令他吃惊,大概就是自己对他所说的话并无一丝反感的心情吧。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这不止一次是他对他的感觉,而他没来由的相信白玉堂心中亦是如此。也唯有如此,才能解释为何他会对这个人近乎不设防的相信,那种相信绝不是马汉他们担忧中的冲动,若有似无却又偏偏放不下。


  展昭的眼睛不知不觉中垂下来,直到他感到有谁握住自己的手,才惊觉自己的失态。急转眼眸往那只手上去看,是白玉堂的手,那人的手正紧紧握住自己的手。展昭的眼睛顺着他的手缓缓往上看上去,直到对上他的眸。


  “我还没走,你就失魂落魄了吗?那我还真是走不得。”白玉堂全不在意在座的另外两人,把一句电影台词样的话语说的掷地有声。


  展昭的脸腾就红了,他猛地抽回手,狠狠瞪了白玉堂一眼:“你在胡说什么!”


  白玉堂哈哈大笑着收回手,故意往展昭身上撞了一下:“看你那么紧张,开个玩笑嘛。”


  展昭紧接着又送上一枚大白眼:“这个玩笑并不好笑!你还是跟你二哥赶紧回陷空城吧,现在虽然还没解禁,但至少针对你的全城搜捕还没开始。我是认真的,趁现在还有机会,赶紧离开吧。”


  白玉堂也渐渐收敛了笑容,他的手指在桌上轻轻重重的敲出节奏,轻哼一声,说道:“我现在跑了,只会陷你于不义之地,你觉得这种事儿我会做吗?”


  “咱们老五是最讲义气的,肯定不会做出只顾自己,不顾别人的事儿。”蒋平嘿嘿一笑:“展小猫,你还不了解老五,他真能做出那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事来,他那脾气上来,什么命不命的,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列。”


  “行了!别胡说。”韩彰不满的瞥了蒋平一眼,蒋平没所谓的一边喝汤一边砸吧嘴。


  “我说各位,想不想听听我的意见?”


  众人的视线集中在蒋平脸上,等着他发表高见。


评论(9)
热度(23)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