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鼠猫】七生七世-38 第六世-38

38【第六世-38】



  白玉堂拉着展昭出了门,两人就松开了手,毕竟这里是充满了住户的公共区域,俩大男人还拉着胳膊很容易被人注意到。他一边在前面走,绕开可能会撞见人的区域,一边拉开自己之前拿着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些胡子、帽子之类简单装备的东西。他将一个宽沿的帽子递给展昭,又把拿在手上的胡子往自己脸上拍。

  展昭跟在他身后,瞧着他变魔术似的迅速装扮好,心里不由地想:这熟练程度,以前看来没少这么干。他想着,随手用指头梳理一下头发,将两边的头发往后拢过去,将白玉堂递给他的帽子戴好,又从包里翻出一副墨镜戴上。虽然称不上什么变装,但简单的掩饰还是有必要的,毕竟现在满大街都是欧德里斯的人在准备找他们。

  戴上胡子的白玉堂,妥妥地一个帅大叔,脸上尚未痊愈的伤痕,匀称修长的身材,加上与平时风格完全不同的衣着,展昭不由腹诽,这个人长这么显眼,变装有用吗?他顺手从其他住户晾晒在外面的衣物里顺了一顶看起来很丑的帽子,强迫白玉堂戴上。看着白玉堂别别扭扭的把那顶帽子戴在头上,勉强遮起伤痕的模样,展昭满意的点点头,在他之前走出了大楼,来到街上先行探查一番。

  “要走就快走,要走的自信不犹豫,这样才不会引人注意。”白玉堂说着从他身后超越,往一个方向走去,展昭紧紧跟上。

  “你倒是挺懂的。”

  “你也不差嘛。”

  此时街角一个巡警装扮的人望过来,俩人淡定自信的望回去,不停脚步的往自己的方向走去。展昭不知道白玉堂葫芦里装什么药,反正这个人往哪边走自己跟着去就是了。巡警看了看他们俩,转开了头,展昭在心里感叹一声:展昭,你跟着那耗子又学坏了。白玉堂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待他靠近自己一步之后,才小声在他耳边笑道。

  “你可没缴过学费。”

  展昭白了他一眼,问了个很实际的问题:“你知道咱们俩要往哪里去是吧。”

  “当然。”白玉堂说着从兜里掏出车钥匙,快步走向停靠在街边隐蔽处的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将车门打开坐了进去。展昭自然的跟着他,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我们要去哪儿?”看着旁边涌动的车流,展昭对白玉堂要去的地方越发迷惑。

  这个人真的一点都没想到避嫌啊。这样想着,他歪过头去瞧车外的风景。其实哪有什么风景可言,宰相的女儿被绑架,全城以一种微妙的形势在戒严着,老百姓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展昭看得出那些明显增加了的便衣和巡逻车。看来欧德里斯还没有找到方向,只有通过增加派人手和严查搜捕的方式来控制局势。展昭不由嗤笑一声,这个人还真的是没什么能耐,平时装装样子还可以,在正事上完全不能指望。难道他身边连个可靠的智囊都没有吗?迄今为止的诸多事都让展昭了解到,他身边确实缺乏这样的人,若是以前他可以一笑了之,而今日他却蓦然冒出个念头:这是他性格使然?还是有人故意为之呢?

  白玉堂没有回答他,因为他注意到展昭在问了这么一句之后就陷入了莫名的沉思中。白玉堂唇角轻轻扬起一个弧度,心想:这阵子也是难为他了,偶尔发发呆放松放松,或许也不错。

  两人在一种默契的静默中随着车流缓缓前进。不一会儿,展昭注意到两人来到城南边的穷人区。贫穷与富有,一场互为表里的光影派对,展昭也曾经贫穷,少时经历的贫穷让他懂得这种人为的不光彩的标签有多可怕。但就像光能驱赶黑暗却不能消灭黑暗一样,那些高高在上的富有之人,无论何时也没法将他们看不过眼的贫穷完全消灭,只能驱赶到他们看不到的地方。

  白玉堂将车停在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展昭跟着他下车,随着他再度穿进小巷里。这里的小巷多了些脏乱和横流的污水,还有不怎么好闻的味道。展昭跟着他走到一道小门边,看到白玉堂掀起那个黑色的眼罩对着小门上的一道孔望了一下。那小孔里闪出一道绿色的光,展昭敏锐的察觉到那是扫描光束,他不由惊异的望着白玉堂。白玉堂扣好眼罩,站直身体,笑着回望了展昭一眼。就听咔哒一声,小门打开了,两人鱼贯而入。

  幽窄昏暗的楼梯看上去像是随时会垮掉一样,两人侧身让过两三个妓女模样的女子,来到了三楼东首一道门前。白玉堂照例将眼罩打开,在门前扫描,顺理成章的打开了门。至此如果展昭再不明白他的眼睛里有什么把戏,那他就不配做展昭了。一个事实隐隐的在他心里成形,但如果这是真的,对他来说也一时难以想象,但是这一切在他进门后见到那人时,豁然开朗。

  那个皇城司的文职官!

  两人进屋穿过走廊后,赫然见到被改造过的客厅里端坐着一个人。说端坐不太对,那人的双腿叠在一起搭在眼前宽大的桌台上,桌台上层叠的端放着十多台宽平电脑,一看规格就知道是军用的高档货,非但价值不菲更是用途惊人。这个房间的布置倒很像展昭预想里该有的样子,一个秘密潜伏的高端黑客什么的,不过看到了预想中的场景,他倒不觉得激动了。只是当他的眼睛落到那个正巧回过头来的人的脸上时,还是觉得吃了一惊。

  “你!”

  “哎呦喂!娘诶!”那人夸张的惨叫一声,立刻随手拿起一本杂志遮住自己的脸:“老五,你怎么把他给带来了!”

  “猫儿,这是我四哥。”白玉堂笑的一脸轻松,比了个手势,给展昭做介绍。

  “四哥?”展昭吃了一惊,他虽然猜到这个人和白玉堂可能有关系,但怎么都没想到他就会是帝国第一号挂红通缉的宇宙黑客。

  “哎对了,跟着老五叫哥就对了。”那人见自己的身份被戳破,也不再故作掩饰,把手中的杂志放下来,一脸赖皮的冲着展昭笑嘻嘻。

  展昭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玩笑逗的尴尬,讷讷的回了一句:“……我不是那个意思。”

  “哈哈哈,老五,这猫真好玩!”

  这话说的展昭更加尴尬了,他刚想说“我不是猫”,就听白玉堂愉快的接口道:“那是当然,我看中的猫嘛。”

  “说说看,把你看中的猫带我这里来干嘛?”蒋平放下手中的杂志,横一眼竖一眼的来回瞧着两人。

  白玉堂从旁边拖了两张凳子过来,俩人一人一张坐下来。白玉堂笑容满面的还没开口,展昭先开了口。

  “没想到我能有幸见到宇宙第一黑客,实在是意外之喜。不过你能不能给我说一下,他那个义眼到底是什么?”

  展昭和蒋平同时转头去看白玉堂,白玉堂正在揭掉脸上的胡子,看两人的目光同时落在自己脸上,立刻给了他们一个闪亮的招牌笑容。蒋平抬手指了指他带着眼罩的那只义眼,答非所问的笑道。

  “那可是我的杰作。”

  “所以,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展昭步步紧逼。

  “一把可以打开所有门锁的万能钥匙。”蒋平毫不避讳的给出了答案,旁边的白玉堂吹了一声口哨。

  “所有的门?”展昭有些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头还不自觉的微微歪了一下。

  蒋平瞧见他这样子,不由噗嗤一笑,展昭不明白他笑什么,就转头去求助于更了解他的白玉堂,却看到坐在他身旁的白玉堂也正兀自托着腮,瞅着他笑。展昭忽然觉得掉进耗子洞肯定不是什么好滋味,他咳嗽了一声,转回头盯着蒋平的眼睛,想要从那双闪着精光的眼睛中辨别出更多真实。

  “所以你已经掌握了帝国所有的网络秘密是吗?”

  蒋平不置可否,与展昭对视了一会儿,轻笑一声,转过头去看着自己的五弟,对他勾勾手指,倏地转动座椅回过身,从电脑上调出一个画面。

  “这是我找到的宰相女儿被绑架时的画面,做下这件事的人非常专业,效率很高,而且显然计划周密。看好,他们的入侵速度非常快,而且熟悉这个宅子里所有的监控情况。”他说着,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点击着,画面不停跳转,展昭和白玉堂的眼睛也紧紧盯着画面,听他继续分析。

  “他们是从外围侵入的,但报警器没响,可见他们入侵网络的能力相当不错。他们撤出的路线是巡逻人员的间隙,而且是监控录像几乎没有的路线,整个过程居然不到十分钟。更妙的地方在这里。”说着,他手指飞转,画面飞速移动,只见之前那辆载着小姐的车快速在深夜的空荡街道上飞驰着,迅速进入一段城内隧道。画面回到正常速度,运转了一两分钟的时间,蒋平笑道:“看到了吗?之前的那辆车子没有出来,他们显然是在隧道里换了车,而更有趣的是并没有画面显示之前有其他车辆进去,躲在隧道里。我已经比对了三天时间内,之前和之后进入的车辆,都没有,完全没有任何车辆在那之前隐藏在里面。有三辆车在那之后进入了隧道,但是从通行时间来看,完全没有在里面做超过一分钟的停留,为了确保他们没有接人,我调取了这三辆车的信息和跟踪卫星图,这三辆车都属于平民,而且完全没有人藏匿的迹象。”

  “如果有车真的在里面躲藏三天,肯定早就被交通部门拖走了吧。”白玉堂点着嘴唇笑道。

  展昭则蹙着眉头:“如果前后都没有,那辆车到底消失到哪里去了?”

  “不必执着于车,如果消失的只是人呢?”白玉堂托着腮,眼睛盯着暂停的画面,黑乎乎一团的画面上看不出什么,“他们可以选择把人放在别的车上带走,或者,人还在隧道的某处藏着。”

  “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展昭接着说,“隧道里有地下排水系统,是潜逃和隐藏的好地方。”他快速转过头望向白玉堂,眼神里有一丝兴奋,“或许我们现在应该过去看看,从午夜到现在,只要他们是从那里潜藏的,我们应该可以找出蛛丝马迹。”

  “嗯……”白玉堂瞧见他望向自己,也迅速的瞥了他一眼,看到那猫脸上努力压抑的兴奋,嘴角一挑快速地浅笑一下,不过他的视线很快回到屏幕上,“我不明白的是,不管是换车还是把人藏在隧道的地下水系统里,他们为什么连车也要藏起来呢?”

  “的确,绑架犯如此训练有素,他们一定知道调查人员会调取卫星信息,想要欺骗调查人员的话,完全可以将人放在隧道里,只把空车开出去,这样做伪装的话至少能够拖延我们一段时间。”展昭顺着白玉堂的话说下去。

  “所以这些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白玉堂的身体前倾,唇齿轻轻咬上弯起的指节,指节微微泛起了白色,可见这个问题确实令他感到困扰。

  “或者他们真正的目标是谁?”展昭则双臂抱在胸前,将双腿叠交的往前伸展,身体却往后一靠。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调整姿势,蒋平伸手一点他们俩,脸上挂着促狭的笑容,玩笑般评价道:“你俩这一言一语的样子真可爱。”

  仿佛被他点醒了一般,两人不由转头审视了对方一眼,又不自觉的对视了一眼,各自调整调整姿势,却又不知为何同时选择了将双手叠交在身前放着的姿势。这下蒋平再也憋不住了,一手指着他俩,一手捶着桌子的大笑起来。

  展昭转头盯着白玉堂,伸手指指笑得一抽一抽的蒋平,静静道:“管管你四哥。”

  “管不了。”白玉堂把双手抱到脑后,像刚刚的展昭一样,将双腿伸展开来,把腰背往后一靠。

  展昭无奈的揉揉额头,瞧着一点都没打算停下来的蒋平,问了白玉堂一个问题:“你知道那个追踪手链其实是炸弹吗?”

  “不特别知道,不过也能猜得出。”白玉堂干脆无视一边笑抽了的四哥,和展昭聊起天来。

  “这种炸弹如果随意摘下可能就会爆炸,你还真是胆肥,怎么敢这么解下来?”这个问题他一直想问,只是之前气坏了所以没想起来。

  展昭想着之前看到白玉堂时,被这家伙的一副悠闲做派给气晕了,第一次他感到自己的理智被那耗子的任性冲垮,直觉给了他一拳,虽然自己其实收了力道,也在挥拳之前给了人一个警告的眼神,但是看到白玉堂捂着肚子痛苦的依靠在墙上时,他还是有些不忍。只是这家伙确实可恨,自己担心的不行,他却悠哉悠哉,估计不找上门来都不会给自己一个安心的答复。


评论(4)
热度(23)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