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27

 @TakaraXiao 两个情敌的对决!第一次!


  27.


  且不提屋中的展昭终于得以清净,任由自己的情感尽情发泄,单说被白玉堂拉走的丁兆蕙,一直别扭着想要甩开白玉堂的手,无奈白玉堂竟是用了十成十的力道,将他一路带到院外。


  “怎得,老五竟不请我去你屋里坐坐吗?”


  “天色已晚,二哥还是速速回客栈休息吧,莫让小弟耽搁了你。”


  此时两人还在别别扭扭的一个拽着一个甩着的撕扯着。展白二人的小院外是另外一个套院,白玉堂直直拽着人出了外面的套院才松开手。丁兆蕙愤愤的甩开他的手,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衫,回过身对白玉堂冷笑。


  “五弟刚刚是什么意思?你自己抛下展昭,也不许别人来照顾他吗?”


  “我去干什么二哥清楚,我是否有意丢下他不顾,二哥也很清楚,何必加罪于我!”


  “呵,那些我是清楚,可五弟又为何要拦着别人,不许对展昭好呢?”


  “丁兆蕙,听听你自己的话,不觉得可笑吗?!”


  白玉堂此时已经没了好脾气,不耐再与他纠缠,双手一背,与他冷目相对。丁兆蕙显然没打算让步,他索性将背往院中树上一靠,将胳膊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望着白玉堂笑道。


  “怎得,白老五,你看上他了?”


  “你在胡说什么!”白玉堂叱了一句,却显然没什么力度。


  丁兆蕙抱着膀子大笑起来,末了他一边摇头一边笑道:“白老五啊白老五,你自诩胆识过人,却怎得连自己的心意都不敢承认?”


  “呵。”白玉堂一声冷笑,“喜好龙阳的是二哥你吧。”


  一句二哥说的又客气又讽刺,可显然这样的讽刺对丁兆蕙而言毫无杀伤力。他没所谓的耸耸肩膀,对着白玉堂一挑下巴,“呦,老五,还在对昔年之事生气呢?你不是也狠狠教训了做哥哥的?再说了,我也没对你存过什么非分之想了,不是吗?”


  “呵呵,你是在肖想展昭吧。”白玉堂的神情如同他的声调,充满了讽刺之意。


  “何为肖想?我不懂你的意思。”丁兆蕙一脸随性和善的回望着白玉堂。


  “你不懂?丁兆蕙,你不觉得自己太虚伪吗?”白玉堂突然双眉一轩,目光紧紧刺向丁兆蕙,毫不留情:“展昭对我说过,他在茉花村时已说过无意娶月华为妻,你却还带着她一同上京,究竟是月华之意,还是你自己的意思,你心里没数吗?”


  “对,是我对展昭有意。”丁兆蕙点点头,应的毫不掩饰,也没有半分不好意思或羞耻之意:“不过月华也不能说对他全然无情。就当公平竞争吧,谁先得手算谁的,若是展昭喜欢月华,我定然会成全他们,绝不让他们为难。”


  这话把白玉堂给气笑了,他目光如炬的往丁兆蕙脸上一刺,冷笑道:“丁兆蕙,这话你怎么有脸说的出!你以帮月华之名接近展昭,居然还说是为了成全他们?呵,我看你是想找机会成全自己吧!”


  “是又如何?机会本就人人均等,白老五,你若有意你也可以加入啊,我丁兆蕙欢迎之至!”


  “呸,丁老二!我看你的无耻堪比那花蝶!”


  “没什么无耻不无耻,男子相恋本就不比男女之恋,若不费些心思哪有那么容易得手。”


  “呵呵,所以你便来抢你妹子的心上人?”


  “我便是抢她心上人,又不是抢你心上人,用得着你来多事?!”


  “哼!此事我断断不许!”


  “哈哈,白老五,你也太把自己当个葱了吧?心之相许难道也是你管得了的?”


  “若是心之相许,我自然不管,可你现下是求他真心吗?刚刚我若不进去,你会对他什么都不做?!丁兆蕙,你这般耍尽手段也好称自己心之相许吗?!你付出真心了吗?你的真心就是带妹子进京来逼迫展昭吗?!展昭就这么入你丁家的眼,哥哥妹妹的都要许给他一人?”


  丁兆蕙听他这么说,也失了好脾气,将脚一蹬身后的树,身体从依靠的树上弹起,眉眼如电与白玉堂针锋相对,冷笑道:“白玉堂,你别以为我喜欢过你,就可以对我颐指气使!我还就告诉你,你说得对!不管是月华,还是我,展昭一定会成为我丁家一员。你若不喜欢,就滚一边去,别来碍事!”


  瞧着他如此强横,白玉堂的脾气也冲了上来,往前一步,狠狠道:“就冲你这份软骨头的算计,这个事儿我还就管定了!”


  瞧他这幅样子,丁兆蕙抱着膀子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笑得讥讽道:“白老五,你失心疯了吧?”


  “呵,我疯了也用不着你丁家来管!总之,你给我离展昭远点!”


  “你让我离我就要离?呵呵,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啊。”丁兆蕙讥笑着也往前一步迈进,两人离得愈加近了些,他一探脖子故意在白玉堂脸前扯出个无比讽刺的冷笑:“白老五,承认吧,你就是喜欢上人家了。”


  白玉堂一愣,丝毫不让,“说什么浑话,当人人都是你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丁兆蕙突然笑的张狂,“你真是太好笑了,白老五!你竟连自己喜欢上他都浑然不觉吗?”


  白玉堂被他这话激的脸上挂不住,冷声道:“我再告诉你一次,五爷没有龙阳之好!若是五爷真的喜欢上了,也绝没有你这般藏头露尾,拿着妹子当挡箭牌的混账算计!”


  “哦!这么说,你白五爷对他展昭展御猫确实心无旁骛,毫不动心喽?”


  “废话!”


  “那就好,那就好,刚刚你二哥还担心,老五如此俊雅逸人,人人见而倾心,若是老五你非要和哥哥抢,那哥哥我可没胜算啊。”他说着还故意摇头晃脑,一时辨不清什么神色。


  白玉堂被他这些话绕的心头纷乱,只冷着脸道:“总之,你别打展昭的主意,也别把月华扯进来!”


  “说的好!男子汉大丈夫,爱了便是爱了!受教了五弟。”说着丁兆蕙对白玉堂竟然做了个揖,白玉堂被他这一下弄得不明所以,却见他一边弯神却一边抬起头来对着自己露出个狡黠笑容。


  “既然五弟没有龙阳之好,那便承让了。”


  说罢,丁兆蕙一甩衣袖往院外走去。


  “等,等等!”白玉堂仿佛回过神来一般,在他身后叫了一声:“丁兆蕙,你究竟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确啊。”丁兆蕙笑着转过头,脸上又挂上那般顽皮笑容:“展昭我追定了,你若有不满尽管去说,只是你与他非亲非故有什么立场来替他做决断?有什么资格来阻我情路?就因为你不喜欢,我就不能追求展昭了吗?哼,白老五,别做梦了!无论是我与展昭,还是月华与展昭,都,与、你、无、关!”


  说罢丁兆蕙转头离去,只留下白玉堂一人紧攥双手在冷寂的院中独自站着,心绪烦乱,无法收拾。


评论(20)
热度(63)
  1.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