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23

 @TakaraXiao 

  23.


  “展兄弟还真是个实在人啊。”


  门口传来蒋平的声音,展昭往门口望去,就见蒋平一身风尘仆仆的短打装扮,像个跑码头的小伙计。展昭起身见礼,蒋平笑着点个头,又向包大人见过礼,这才转向他道。


  “展兄弟真的认为那花冲是偶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吗?”


  “……四爷的意思是,连他的出现也是一场算计吗?”展昭觉得脑中有些乱。


  “他已经做下一系列案子,从未被我们抓获,甚至连苦主都鲜少报官,他却突然被你们撞破。你不觉得这其中有什么问题嘛。”


  “但他的行动除了牵出太师府,根本毫无意义啊!若太师是他的靠山,难道他会去自毁靠山吗?”


  “说的对,这正是他的目的。”蒋平嘿嘿一笑,“他身上那改不了的臭毛病,展兄弟也是知道的吧。”


  展昭点点头,随即吃了一惊,“难道?!”


  “对,听说那花冲虽然在太师府时间不长,已将太师府中成群的妻妾美倌儿渐及淫遍,嘿嘿,你想庞太师的心性,能容得下他?”


  “原来如此。”展昭点头,“他这也算是养虎为患了。”


  “他这叫恶有恶报,恶人自有恶人磨!”蒋平又是一声坏笑,“没事儿引了头狼进府,还是一头白眼狼。”


  “现下就全明白了,太师招了花冲,让他假冒玉堂做下那一系列案件,再嫁祸给玉堂,同时污蔑开封府。而花冲像他府中下手,他便起了杀心,一旦此事完成便会杀人灭口。那花冲自知事成之后,一定性命不保,便暗中将事情戳破,让我们尽快发现背后黑手庞太师。而太师染指大理寺,也让那位大理寺卿林大人心生不满,所以前来挑明此事,让我们尽快破案。”展昭将大家所言总结在一处。


  “正是如此。”


  “庞太师也是人心尽失,处处算计却处处被人算计。”包拯浅浅一笑,公孙先生此时递上一张信笺,上面不知写了什么,包拯接过来看了一下,拿起桌上的笔顺手签批,然后将其递给展昭,对他笑着点点头:“你凭此笺去大牢里提白玉堂出来吧。他既然熟悉那花冲,此案有你们一同经办自然最好。”


  展昭闻言心中惊喜,立刻起身,双手接过那张信笺,脸上已经忍不住浮现出笑容,他这副喜形于色的模样,将大家逗笑起来。蒋平忍不住拍着他的肩膀笑道,“展兄弟你当真不怕老五拖你后腿?”


  “四爷说笑了,先前玉堂给我提过醒,可我还是中了那厮的暗算,可见玉堂之言于展昭是有益的。”展昭说着,不好意思的微微垂头。


  蒋平哈哈大笑起来,出其不意的问了个问题:“展兄弟何时开始唤五弟叫玉堂了?”


  “诶?!”展昭的心怦的一跳,觉得脸上开始发烧,结结巴巴的回应道:“我,展,展昭,失礼了。”


  “哪里哪里,你与五弟如此亲厚,我们自然开心。”蒋平捋着小胡子笑得灿烂,“这下丁老二那小子可没机会下蛆喽。”


  “嗯?”一听蒋平的话,展昭愣了一下,“四爷,您说什么?”


  “嗨!光顾着打趣你了,都忘记说了,今儿早大哥接到一封茉花村来信,说丁家那俩小子带着丁小姐进京了,说是来看看展兄弟,顺便助开封府一臂之力。嘿嘿嘿。”说到这儿蒋平冲着展昭一挤眼睛,又是嘿嘿一笑:“你说丁家那俩小子来就来呗,干嘛还拉上丁小姐一块来呢?”


  这话把展昭闹了个大红脸,他心说:肯定没好事儿。嘴上却回:“这我哪里知道去?”


  正说闹着,就见包兴一溜烟跑进来禀报道:“大人,茉花村丁氏兄弟带着一位小姐还有松江府府衙的手信来访,现下人正在客厅正堂候着呢。”


  “说曹操曹操到,可见背后不能说人啊。”公孙先生笑着望向展昭,包大人也是笑的一脸慈祥的望着展昭。


  被这三人如此一瞧,展昭面上越发的烧起来,心里一路小鼓敲,赶紧向包拯做了个揖,忙忙道:“大人,既然这里没展某什么事儿了,那我还是赶紧去狱里把白玉堂提出来吧。”说完一鞠躬,跟只小兔子似的跑走了,只留身后一阵充满善意的大笑之声。


  “哎呀,既然展护卫走了,那公孙先生便随本府一起去会会这三位丁家后人吧。”包拯起身,还不忘叮嘱蒋平:“花冲与太师府之事既然已经明了,那边不要放松。花冲毕竟是江湖出身,也有些江湖手段,你们从江湖上将其围剿,使他无路可走,才好投入我开封府的囊中。”


  蒋平心领神会,嘿嘿一笑,“这点包大人放心,包在五义身上。”


  三人一同走出书房,各自往不同方向而去。公孙先生同包拯打趣道:“先前听说茉花村丁氏对展护卫有意,想要将他们的小妹许配给展护卫,看来此言不虚啊。追人都追到这里来了。”


  包拯听了也是捋着胡子含笑颔首,话语却截然不同:“只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怎么?大人觉得展护卫对丁小姐无意?可学生怎么听说,他们之间已有婚约呢?”


  “若是已有婚约,刚刚展护卫就不会逃的那么快了。”


  “说的也是。”公孙先生笑着摇摇头,“这情事从来不比破案简单,只希望展护卫可以快快度过情劫,早日安定下来。”


  “嗯……你之所言,亦是本府所愿。”包拯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却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深沉而严肃起来。公孙策不知他想到了什么,或许是最近开封府屡遭算计,年轻的后生们一直遭逢厄困吧。是啊,真希望这段日子赶紧过去吧,丁氏双侠而来未必是坏事,帮手总是越多越好。


  且不提他们去迎接丁氏三人,单说展昭拿了包拯的批条,也没问他究竟和林大人是怎么说的,这事儿该怎么办为好,只顾着一溜烟跑来大牢,将批条递上,赶紧把白玉堂领出来。


  “行啦少爷,别嗅啦,身上没臭。”展昭瞧着一路上一脸嫌弃的在自己身上嗅来嗅去的白玉堂,不由好笑的说了一句。


  白玉堂也不搭理他,兀自嗅了嗅衣袖上的味道,摇摇头,又将目光一转往展昭身上一瞥。展昭被他瞧的不自在,拽了他一把,牵着他往外走。


  “在狱里这几日关傻了不成?若想洗干净了,也要回房才是。你放心吧,我已经安排了白福给你备水,一会儿你洗漱干净了,咱们再去见大人他们。”


  展昭只管拉着人,一边走一边絮絮,却不防一把被白玉堂拉住。


  “展昭,你碰到那厮了?”


  “谁?”


  “花冲!”


  白玉堂说着时,眼神不觉凌厉而冰冷,直直刺向展昭的脸庞。展昭本来还满脑子纠结一会儿该怎么面对丁家兄妹,一下被白玉堂凶神恶煞的模样问愣了,傻呆呆的望着他,不知如何回答。


评论(14)
热度(45)
  1.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