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21

 @TakaraXiao   嘿嘿嘿,每周都要准时艾特小宝大大

  21.

  展昭直言花冲之事,完全是言随本心,没有算计那么多的,也是他关心则乱,一心想着为白玉堂脱罪,也没想想花冲之事他们虽有理却无据。其实今日与花冲一会,展昭心中明白,那花冲多半就是让白玉堂背了黑锅的人,可他明白不顶用,官家的人不认,什么都是白搭。所以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的展昭,被这位林大人一打趣,心说,正事还没办,扯什么闲篇子。就把实话给说出来了,他可提前没问问包拯让不让他说,加之包拯的位置在两人之侧,他也没去偷瞧包拯的脸色,自然不知道包拯的打算。

  其实展昭的话一出口,包拯的眉头就是一蹙,这官场中事不比江湖,哪有那么一是一二是二的分明,整日里和你笑脸相迎的人难保不会背后捅一刀子。现下花冲冒充白玉堂的事儿他们只是怀疑,并没有证据,即便真有证据也不好直接捅给他大理寺,谁知道大理寺的背后有没有太师的势力插手,此事事发已经不是一日两日,若真是太师府所为,定然是做好了准备,既然能大费周章把皇上近前的白玉堂弄进大狱,那下一步冲着谁来也就不言自明了。包拯原本的心思是,此事若是他们查明确实与太师府有关,就要小心行事,暗中收集证据,自己再亲自面圣,将证物呈上,方为上策。可是眼下展昭却一股脑把花冲之事给说了出来,这般匆匆不像是他的风格,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又或者他已经掌握到了关键证据?

  “展大人此说可有什么凭据?”林大人接口问道,虽然脸上还是含着笑意,可眼神中已经不见了玩笑的意思。

  “……不知大人说的是怎样的凭据。”话到此时展昭感到不妙了,暗暗气恼自己今日真是被气昏了头,先是那花冲险些撞破自己女儿身的身份,再来被这劳什子的大人拦住摆了一道,不能去见白玉堂也让他心生不满。这心里一堵,气冲上头,就有些犯起江湖人的脾气来。被这么一问,他突然想起官场上要打哈哈的机巧,一边推了一句,且探探对方的意思,一边偷眼去瞧包拯,却见包拯并不看他,自顾自的端着茶杯饮茶。

  展昭有些放下心来,这是开封府中的暗语。有需要回禀的突发事件,守着外人不知说话的深浅之时,只消看大人的暗示。若是包大人举杯喝茶,那意思就是但说无妨,我给你兜着;若是包大人连茶盏都不端,那就是最好什么都别说;若是包大人只是端端茶盅又放下,那便是话到嘴边留三分,只说个一星半点就行。这套规矩还是公孙先生给定下的,公孙先生的说法是,开封府从上到下一窝子直肠子,一张嘴就给人看个通透,还不定哪天就被人一锅端了,商量套暗策小心应对着,不能白白给人机会吃了亏去。

  “展大人此话就是玩笑了,你在开封府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会不明白林某问的是什么凭据?”林大人笑起来,只是笑声中毫无笑意,听着干巴巴冷冰冰的。

  瞟到包拯的暗示,展昭便不再掩饰,将自己所知花冲之事与刚刚自己暗中跟踪他的事都说了一遍,但他隐去了自己中麻药而把人跟丢了的情形,只说那花冲本领不低且擅长毒物烟药,自己需要白玉堂的协助,才好将人捉拿归案,还请林大人网开一面,允许白玉堂与他协同查案。至此,包林两位大人才明白,展昭为何绕了这么一大圈子,原来还是在白玉堂身上。也是,那白玉堂虽然得圣上口谕可以羁押在开封府,但目前案子终归是归大理寺审理,若是大理寺不开口,开封府是没有道理放人的。上次包拯放展昭去看白玉堂已是法外开恩,大理寺不是开封府,不能凭空指挥别人该如何办案。

  “如此说来,展大人尚无真凭实据?”

  “请林大人开恩,允许白玉堂协助于我,定能破获此案!若是林大人不信,尽管定下日期,若是逾期,展昭宁愿与玉堂同罪!”

  展昭一撩衣摆,单膝跪地,同时抬起头,眸光明澈的望向两位大人。包拯将茶盏放回桌上,歪过头去瞧那姓林的,而那位林大人老神在在一抖衣摆,将衣衫上的褶子抖平了,才看向展昭,淡淡笑着再度开口。

  “其实今日林某过来,也是有一事要特意请教展护卫。”

  展昭并未起身,只是赶紧将头往下一垂,又抬起来,毫无闪避的迎上那人的眼神,回道:“大人请问。”

  “白护卫入狱之前,听说展大人与他在一起?”

  “是!”

  “展大人是为何同他在一起呢?”

  “是因为翠香楼一件杀人案,玉堂来找我一同勘察现场。大人,其实此案足可证明此前犯下奸污案的并不是白玉堂。”

  “嗯。”林大人一边听一边淡淡点头,展昭心意稍平,却听他话锋一转,突然逼问道:“如此说来,在那之前,你并未同白玉堂一直在一起喽。”

  展昭这才突然想起,自己在翠香楼曾经当着众人的面扯谎。那时一是情急之下维护白玉堂的颜面,免得他被人公然泼了污水;二来也是开封府的信誉,不能因为心怀不轨之人的诬陷而受损。现下想来当真是漏洞百出,更不妙的是,岂不等于被这位林大人抓了个现行。可是展昭并不慌张,他记得白玉堂说的很清楚,自己此前一直在皇城的军巡铺里,他,虽然并不像自己,因为供职开封府,经常在街面上走动,可他怎么说也是护卫,有时候与自己换换职责,在开封御街上巡视一下也是有的。那些军巡铺里的官军,自然也是认识他的,不认识他还能不认识宫中腰牌?想到此,展昭并不慌张,他朗声回道。

  “在那之前白玉堂一直在军巡铺中,想来大人只要问问当时当值的军卒便可知道了。”

  “嗯,这些事展大人是从何而知的呢?据本官所知,今日并非白玉堂当值,他去军巡铺做什么?”

  “这些是玉堂告知我的。若是大人有何疑问,问他问那些军卒想来都可以知道答案。”

  “呵,问过了。当值的军卒说,他们没见过白玉堂。”

  林大人说这些话时,眼神一直死死盯着展昭的脸。展昭一听这话,心中咯噔一声,面上一僵,眼睛立刻瞪得大大的,脱口而出:“不可能啊大人!”

  “林大人,今日过来开封府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吗?”开口的是包拯,他适时的打断了展昭,展昭低下头去,不再多说什么,但是心中却不停打鼓。

  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先是花冲,又是这位林大人?他们之间真的毫无联系?前后出现的时间也未免太巧合了,或许正因为一个是大理寺的官儿,一个是江湖混混自己才大意了。是啊,花冲背后是太师府,难道这林大人背后就不是太师授意了吗!那自己所为岂不是正好给了人把柄?!白玉堂之后,他们的目标果然是自己吗?自己终究是连累开封府。一旦进了大牢,自己的身份可就保不住了!展昭脑中一时思绪纷杂,不由感到深深的自责和疲惫,现在改怎么做他有些没了主张。目前的情势可不是自己一肩挑就能挑得起来的,江湖人所为该出手时则出手的规矩在眼下是一点都派不上用场!

  第一次,展昭感到身为女子的压力;第一次,展昭感到曾为江湖人的无力。

  或许自己心里从未离开过江湖吧。庙堂虽好,却又高又冷;江湖虽乱,却纷扰而明晰。

  或许这是老天在给自己一个提醒,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评论(2)
热度(52)
  1.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