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19

 @TakaraXiao 嘿嘿嘿接下来是不是该鼠猫一起联手比较好呢?

    19.

  展昭原是不认识花冲的,但蒋平等人知道他的底细,早已将花冲的面容描述一番。展昭躲在暗处仔细打量,就见此人面若敷粉星眉剑目,确实生了一张好面向,只是面容中有虚浮之色,眼下还透着点儿乌青,你看就知道是那档子事儿做多了,虚!展昭心中冷笑,来得好!于是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那花冲轻功不错,脚程极快,从太师府中翻出来,连着几个翻身已经消失在其他大户宅邸的高墙之中。展昭哪里能让他走脱,心说,抓

  住这厮交给大人审问,不信他不招!

  他潜身跟着花冲,一路在高墙阔瓦中飞转腾挪,一边心说,这厮的功夫是真不错,若不是做那么多下三滥的勾当,在江湖上肯定早就扬名立万了。人当真不能做坏事,此人也称得上容貌过人了,可比之白玉堂那眉宇间的正气与英气,怎么看都添了些猥琐之气。

  展昭跟着他左拐右转,竟转到了不知什么地方的一条小巷里。那花冲转过一个屋檐便不见了。展昭不敢贸然探头,藏身在屋檐后悄悄往里张望,是一个三进的小院,方方正正,拾掇的干干净净,东边单池里一棵紫薇开的正旺,却是不见那花冲的身影。展昭拿不准那人是不是进了那间屋子,又抬头望四周望了望,确定那人是没有从屋顶往别处逃走的。那便只有这个地方了!

  展昭提气,轻轻落在院中。四周寂静一片,完全听不到一丝声音,没有交谈,甚至没有呼吸声。事有反常!那人一定在这里!展昭心中明了,他悄悄凑近东厢房,将耳朵凑近,没有任何声响。展昭提气,脚步轻

  盈的腾挪到南边屋子,耳朵刚刚贴近窗户,突然一道银光穿过窗户纸从展昭脸前堪堪擦过。

  果然!

  展昭加了小心,他听得破空之声已经将头往后移动,才堪堪躲过了这一镖,那飞镖直直

  插入庭前的紫薇树里。展昭瞧那镖身泛着一层绿光,便知道上面淬了毒!可恶,果然是个阴狠的恶徒!展昭想起白玉堂之前的提醒,自然更加小心。

  他快速跳开一步,与此同时屋中之人从窗口直直扑出来。两人一前一后仅错过半个身子。那人一柄长剑从下往上冲着展昭的身子刺去,好在展昭早有防备,跳开的瞬间已经抽剑在手。眼见着那柄淬毒的剑冲着自己而来,巨阙剑花一翻将那柄阴毒暗剑拨开,同时一个就地滚身,展昭稳住身体却并不站起来,而是接着翻滚的力道脚下一蹬,不往后退反向前的冲那花蝴攻过去。

  花冲本想着自己先发制人,又是攻其不备,定然可以得手,哪里想到展昭跳开之时,竟能中途变招,一边防了他的偷袭,一边还反客为主,借力打力。但那花蝶混迹江湖多年,自然也不是白给,他眼见着自己一击未中,立刻收住力道往后跃去。他本就是武功上乘之辈,这么多年来别的功夫没提升,那脚底抹油的功夫绝对是出类拔萃,巨阙的剑锋堪堪擦过他一缕发丝,便被他躲了开去。那花冲往后跳开两步,在刚刚突袭出来的屋子前站定,一柄长剑当胸一横,瞧着来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南侠客。哦不,是展大人,小弟这里有礼了。”说着顺手剑花将双拳一抱,眉目间尽是亲切和善,若不是打量着展昭的眼神里充满了戒备和窥探,倒还真似个阔别已久的老友般。

  展昭哪里会吃他这套,但他也不是傻

  子,两人均是快招奇袭,皆未能给对方造成预想的伤害,这便意味着棋逢对手难分高下。高手过招,胜负只在一瞬!展昭虽然对他志在必得,但眼下并非暴露一切的时机,自己毕竟没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抓他,心里再恨面上也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只不过就算被他撞破了自己的跟踪,也不想就这样轻易放过罢了。

  “展大人何故到此啊?”那花冲只做不知一般满脸探问的惊讶之色,故意发问。

  展昭不由冷笑,心说,这厮还真是不要脸!既然能够潜进院中埋伏着等待自己,刚刚还步步杀招,现在竟然能恬不知耻的反问自己为什么到此。可展昭根本无心跟他打哈哈,开宗明义的说道:“抓你归案!”

  花冲看起来更加惊讶了,摆出个极为无辜的神色道:“展大人何出此言啊!花某自从来到这开封府一向安分守己,难道展大人以为花某做了什么需要开封府过问的事儿吗?”

  “花冲,你之前在上阳县做下的那些龌龊事儿都忘记了吗?桩桩件件都够把你移送官府查办!”展昭知道此人油滑,心中早就有谱,待他乖滑的问出那话时,他心里早有计较,随便拎出一件以前花冲犯过,尚未结案的案子堵他的嘴。这等人就是如此,虚伪的很也油滑的很,一贯揣着明白装糊涂,真当别人都是白

  痴吗?展昭心中暗骂。

  “哦~原来是为了那事儿啊。”花冲一脸轻松的耸耸肩,嗤笑道:“我说呢,展大人一个四品京官,好大的官威,怎得连一个过路访友的平头百姓都要抓,原来是为了那些事。嗨,陈年往事了,再说我与那冯家小姐乃是两

  情

  相

  悦,若不是她爹爹死活不同意,说不定花某早就可以将冯小姐明媒正娶了,哪里还能落得现在这般孤身飘零呢,唉……展大人若是为了些江湖传言就来缉拿花某,那花某可真是冤枉死了。”

  “既然冤枉,就不妨跟着展某回开封府吧,自有包大人还你清白。届时若是展某真的冤枉了你的清白,自当给你赔罪如何。”展昭才懒得听他那些胡言乱语,在汴梁城喊冤,活该他进开封府。展昭知道在这种无耻之徒口中是没有实话的,便是他亲自所为的恶行也要扯下个天下无有地上无双的美妙理由来搪塞,好似这样天下人就都能被他给骗了去一般,所以白玉堂遇到这种人从来都是直接动手不废话。若是以前的展昭,也不会同他讲这么多废话,看他单方面自欺欺人的表演,但现在毕竟供职开封府,大人有理有据的习气不知何时也影响了自己吧。

  展昭面上耐着性子同花冲打哈哈,私底下可是一点戒备都没放松。刚刚那一下他已经知道对方是个不可多得的高手,自己若是放松警惕,难保不被对方得手。白玉堂说的那情况他倒是不担心,他就怕这厮到时候识破自己真身,单单是欺君之罪一条就够他杀十遍头的,更别说那厮背后是太师,而自己背后是包拯,太师多少次想要把包大人除之而后快就是不得手,自己这头衔是大人给求的,自己也不过一时承情就接了,这事儿若是爆出来,那真的是连累大人一起死无葬身之地了!

  也多亏了展昭戒备着,就在他刚刚踮脚提步,想要动手去抓对方之时,那花蝶突然出手。嗖嗖嗖,三根透骨钉直冲展昭门面打来,展昭的脚刚刚踮起就见三道银光向着自己上中下三路打来,立刻一个鹞子翻身,平地里旋起三百六,剑身一拨,将那三根透骨钉打了回去。

  那花蝶毕竟老道,又是他自己先发制人,哪里会想不到展昭的应对。一经偷袭他已经知道展昭身手极快,自然不敢怠慢,刚刚讲话时看似休闲的站着,其实那手是伸到背后,去掏后腰里别着的暗器包去了。这就是他的狡猾,也是他的厉害之处。一般江湖人也就是藏些东西在怀里,随时抽着方便。展昭是随师父所学,在袖子里另装了袖箭,为的也是情急之下可以应变。而白玉堂是腰间别着百宝囊,他精通机关,又兼着飞蝗石比什么绣花针之类的暗器重一些,小石子儿溜光滚

  圆也不似飞镖之类好贴身收藏,故而他是单独装个百宝囊。但这花冲偏偏把暗器藏在谁都想不到的后腰里,那腰带里缝着个暗包,藏的都是淬了毒的轻便暗器,从透骨钉到绣花针,他视情况来用。平日里腰后插把扇子,若是动手时只做谦谦君子状,一般人只想他去拿扇子,哪里提防他是拿暗器呢。这才是阴毒狡诈!

  可展昭不是一般人,又有白玉堂的再三嘱咐,对花冲的一举一动不敢小觑,加之他刚好也想对花冲动手,这三根透骨钉才刚好被他躲了开去。按理说这三根钉上中下三路偷袭,总有一路躲不开,但展昭手持的是巨阙宝剑,巨阙不但是柄重剑,亦是柄长剑,刚好将三路全部防死。可展昭也留个心眼,他在把暗器打回去时,将剑锋稍稍偏转,使巨阙的利刃不至于将透骨钉削断,而是完整的将暗器物归原主!

  这点是花冲万万没想到的,只听他哎呦一声,身子凌空翻转,竟是没有躲过!旋空的脚抖了一下,落地不稳,重重摔在了地上。展昭赶紧抢上一步,巨阙在手,直直冲着花冲的脖颈而去。他不是真的要结果了这厮,而是如同老虎扑食,先奔着猎物最脆弱的地方下手,以期制住活蹦乱跳的猎物。

  “喝!”

  就在展昭快要到花冲近前之时,只见那花冲突然大喝一声旋地而起。这是习武之人的基本功,一旦被对方掼在地上,或是鲤鱼打挺,或是旋地三百六,都可以瞬时起身。原来那花冲竟是诈伤!目的自然是引了展昭放下戒心,到他身边来。他不用鲤鱼打挺为的是怕展昭刚好赶到近前,自己这一起身撞倒人的剑口上;而旋地三百六是依靠双

  腿突然旋转之力,带动整个身子起来,但凡有近前之人都会被他的腿脚先踢到,便是一时起不了身,想抓自己的人也近不了身!更何况这花冲的靴底还藏着利刃呢!

  说时迟那时快,花冲一声暴喝,旋地而起,同时将靴底的利刃冲着展昭的脚筋刺过去。展昭此时收力是不可能的了,他的剑也刚好举得高高,竟是完全没有防备!此时展昭已经看到那靴子头露出半寸淬了毒闪着莹莹绿光的尖刺,他想也没想直接将迈到近前的那只脚往后扣起来,一个扣膝的动作虽然会使身体不稳,但至多就是落地时崴脚,总好过一只脚被人给废了。可他终究是后发变招,稍稍慢了一步,脚面被花冲的靴底尖刺划了一道。

  展昭脚上的方向变了,手上的力道可没停,加之被偷袭得手的愤恨,这一剑倏地砍下来,比平时更多用了五分力,这会儿他也管不了这一剑是不是会把那花蝶劈成两半了。但那花蝶竟连出奇招,他一击得手非但没躲,反而往展昭怀里撞去,一个矮身蹿到展昭身前,从下往上抬手就是一招猴子偷桃,竟往那不要脸的地方偷袭而去。

  展昭哪有桃可让他偷啊,但这一招令他吃惊不小,心叫一声不好,心脏竟是跟着跳错了一拍!

  此时已是没有回头路,加之从刚刚被刺那一下,展昭就开始觉得脚底发麻,心想,好快的毒!这招数想来就是花冲平时为了逃命而备,岂有不快之理?好在他行走江湖多年,经验老成,从脚底的感觉便知道这不是什么致命的毒,只是用来麻痹人,限制对手行动的东西。展昭干脆错身躲过花冲从胯下伸来的手,一个就地翻滚,往与那厮相反的方向连着滚了两圈,用巨阙撑住身体,单膝跪地,回过头死死盯着那不要脸的下

  流胚!

======================

不自然分段的地方,都是敏感词,厉害吧!辣么敏  感  呢~

评论(32)
热度(55)
  1.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好久没来了支持一下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