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18

 @TakaraXiao  终于出来了终于出来了!情敌终于出来了!

  18.


  展昭迅速来到开封府大牢,这地方他算是熟门熟路,也不用人带路,自己便往里走去。开封府中关押的并非什么重刑犯,故而一看到来人身影,立刻从两边的牢笼中乱七八糟的伸出一只只手臂,伴着撕心裂肺的喊冤声,想要将他抓住。展昭才无暇理会他们,这些人是不是冤枉自己心里都清楚,可是到了这般田地还是舍弃不了想要脱罪之心。展昭一径奔到牢底,刚刚进门时开门的衙役说了,五爷要他们将自己关在一个清净远人的地方。这大牢之中哪里有什么清净的地方,但当展昭一口气奔到牢底时,还是不由涌起一阵心酸。那人虽然未着囚衣,依旧一身干净长衫挂身,在这晦暗的大牢之中倔强的背手而立,如同黑夜中绽放的白花,抵抗着暗的侵袭。


  “玉堂。”他唤了一声。


  白玉堂并未转身,只是喟叹一般应了一句:“展昭,你不该来。”


  展昭拿不准他这句话是不愿他看到自己眼下的窘境还是觉得自己就不该踏足这样的地方,但他心想,这人定然心情很差,憋了一肚气无处发泄,自己应该先帮他舒缓舒缓情绪才好。于是他走到牢笼前,将手握住坚固的实木栅栏,轻声笑道,“怎么?你知道我会来?”


  “爱管闲事是江湖人的本性。”白玉堂说着转过身来,一撩衣摆在墙边一处凸起的石座上坐下来,石座上勉强铺了些许薄薄的稻草秸秆,白玉堂双腿一收,盘成打坐的模样,双手交叉着随意叠放在身前,静静的望着他。“你我已经知道此事绝不是简单的江湖恩怨,幕后之人是冲着大人和开封府来的,你更应该先顾好大人的安危,贸然卷入我的事情里只会使你更加被动。一旦你同我一样被困在这方寸之间,便难以行动了。”


  展昭闻言,微微垂下眼帘,他知道他说的对,自己也是一时情急,“难道你不信我?”


  “我信你,才安然入罪。不过你实在不该为我冒险,我的事自有大哥他们操心,猫儿,你还是回去好好守护大人吧。”白玉堂语调平静,倒是听不出愤然气恼或委屈不甘,只是不知为何,展昭还是听出了一丝压抑。他知道如他那般桀骜的人被泼了这样一盆脏水,哪里能心情平静呢,不过是强自压抑罢了。他的手将牢笼握的更紧,身子也更加贴近了牢笼轻声问道。


  “你,还好吗?”


  “在这地方,有什么好不好的。”白玉堂说着,声调压下去几分,头也跟着微微垂下。展昭瞧着他这样,想着自己原本是想来给他打气的,怎么能让他更加泄气呢?又想着平日里张王马赵那些个个糙汉子是怎么开玩笑的,于是赶紧挂上笑容,故作轻松的语气对白玉堂说道。


  “嗨,在这里也不全然是坏事。你可知道吗?现在京中大户家的女儿都嚷着要嫁与你呢,你若现在出去了,还不给她们抢疯喽。”


  他这话一出,白玉堂撩起眼皮子扫了他一眼,沉默片刻,把眼皮子又放下,凉丝丝的回了一句。


  “不会安慰人,就别开口。”


  “嗯?诶,那个,我没有笑话你的意思。我,我寻思着你白五爷玉树临风,本领又高,必得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举案齐眉吧。”展昭顿时有点抓耳挠腮之感,来安慰人的人老是在给人家添堵,话是越说越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展大人是平日里被白五爷欺负多了,特意挑了这时候来报仇的呢。


  “我不喜欢举案齐眉。”白玉堂的声音在这晦暗的牢笼里听来竟有些悠悠之感。


  “诶?”这样的回答倒是出乎展昭的意料,他不由问道:“举案齐眉不是天下夫妻都追求的合和美梦吗?怎么,你白五爷倒不愿?”


  “呵,若只要个女子为我端茶倒水,那我只要雇个婆子便可以了,何必要她为我事事亲躬还得毕恭毕敬。”白玉堂说的坚定,显是早已拿定了主意。


  展昭不由更加好奇,他眨眨眼睛,定定的瞧着白玉堂问道,“那,玉堂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白玉堂闻言,抬起头看着他,那眸光倏地温柔起来,只不知是对着展昭还是对着某个在未来等着他的心上之人:“我白玉堂必要寻个心爱之人,与她比翼双飞。”


  “……比翼双飞……吗?”


  “嗯,我不想她终日只想如何伺候我,白爷有手有脚什么不能自己做,什么不会自己做,非要个女子天天在家等着伺候我?不,展昭,将来我白玉堂的女人会站在我身边,她不必弱于我,我不必强于她。我会待她如己,只要她能伴我,天南海北朝朝暮暮,我不会同她分开。”


  白玉堂说得认真,说道最后他的唇角竟微微弯翘起来,展昭竟一瞬看呆,跟着呆呆说了一句:“……天下有那样的女子吗?啊,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你不是那意思。”白玉堂腰板挺直,双手搭在了双膝膝头,“你还有什么话想与我说,不妨现在就说吧。”


  展昭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掩饰了一下刚刚的尴尬,把之前自己同大人他们的分析一股脑说了出来。白玉堂静静听着,当他听到花冲的名字时,冷笑了一声,那笑声里透露着杀意,把这牢里的温度硬生生拉低了几分。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事是太师府的幕后主使。”


  “现下看来极有可能。”


  “……猫儿,我虽然不知道太师与花冲是怎么搭上线的,但那花冲为人狡诈阴险,手段下作,对他你要格外留神小心。”


  “嗯,这个我知道。”


  “你没吃过他的亏,未必全然知道。”


  “嗨,说的好像你吃过他的亏似的。”


  展昭非常不适时的又抛出一个玩笑,那耗子自然还是没笑,只是又撩起眼皮来瞧了他一眼,这次的眼神里明显有种看白痴的感觉。展昭心虚的一撇嘴,心说这耗子怎么这么不经逗,开玩笑都一点亏不肯吃。可白玉堂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着实大吃了一惊。


  “……很少有人知道他男女通吃。毕竟男子吃亏,比女子更不愿让人知道。”


  “你真吃过他的亏?!”


  “你放屁!”白玉堂终于忍无可忍的吼出来,展昭瞧着对方想要咬他一口的脸色,讪讪的摸摸鼻子,陪着笑道:“你别生气嘛,你看你也不同我说清楚,我哪里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去。我不是怕你吃亏嘛。”


  “是我怕你这笨猫吃亏!”白玉堂继续愤愤的吼道,然后使劲深呼了一口气,平定了平定情绪,接着说道:“他擅长用药,他的迷药也多是自己配的,江湖上没有什么解药,左不过都是些下三滥的东西。我是怕你什么时候着了他的道,若是他只想着占你便宜还好说,怕就怕他故意给你设局,让你玷污个官宦人家的女儿,再贼喊捉贼的给你来个人赃并获,我看你到时要怎么办!别忘了,他主子的目的可是开封府,拔了你这个包大人的左膀右臂,不但给大人抹黑,还将大人的生死置于险境,那时你就再也没法翻身了!”


  “啊,哈,原来是这样啊。哈哈,那个不怕啦,没人会相信的。”展昭尴尬的打着哈哈,心想,什么叫占我便宜就好说?我的便宜就该给人白占的?若论占便宜,现在还没哪个有你白五爷占得多!若是论教训,展某首当其冲就要找你这个白耗子!要是真诬陷了我玷污人家小姐,大不了验明正身,清浊自辨,我怕谁来!


  这话他心里想想,可没法说出口,但他这不当回事的态度却大大惹恼了心情不好的白五爷。看着展昭傻子似的挠着头,嘴里还一个劲儿说没事儿没人信,他心说,没人信?没人信我怎么到这大牢里来了!跟这傻猫也别说些有的没的了,有些亏非得吃了才张教训,还是趁着眼下没人说点有用的。


  “行了,我也不同你说笑。你去我屋里拿我的百宝囊,那里面有大嫂给我配的醒神丸,对付那厮之前先在舌头下含上一粒,万一那厮用了迷烟来喷你,一时间总能有所抵抗。虽然不能保万事无虞,但总好过无所适从。”


  “好,我知道了。”


  展昭知道这里不好久待,人见着了,该说的话也说的差不多了,又安慰了白玉堂两句让他安心,便告辞离去了。见他离开,白玉堂才起身,走到刚刚展昭站立的地方,抬手握住刚刚展昭的手握着的地方,望着他离开的方向站了良久。


  展昭心中已有计较,他知道眼下若想直捣黄龙,最好的方法便是找出太师指使花冲的罪证,所以他是一刻也不想耽误,但他记得白玉堂说过的话,想着赶紧去他屋里拿了灵丹,快快去太师府揪出那淫贼花冲。


  展昭换了身平日里不穿的衣衫,远远的从太师府外溜了一圈,瞧着这太师府的防卫是真严啊。原来自从白玉堂在他太师府大闹过一通之后,庞太师白白吃了哑巴亏,再不肯将自己的府苑宅邸当安心之所,护卫看守加翻了一倍,把个太师府当城池那般守个铁桶般严实。展昭正想着夜里改如何暗探,却发现一个清俊男子遮掩着从太师府后院墙翻出来。


  花冲!


================

下一章,猫儿大危机!五爷,快来救媳妇啊!

一周又开始了,只能等周末再见了!谢谢支持和观看的各位!么么哒!爱你们~(づ ̄3 ̄)づ╭❤~

评论(51)
热度(69)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