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16

 @TakaraXiao   这章终于该五爷进监狱,猫儿去搭救了,然后让早该出场的第一个情敌出场吧!

  16.

  蒋平的话一出口,白玉堂登时面沉如水,脸色变得难看极了。展昭瞧着他,并不说话。倒是花花忍不住插口。

  “这怎么可能呢?!便是我一个下人也知道白大人的人品不可能做这种事!”

  “这些咱们自然知道,可人家苦主也是言之凿凿,这事儿既然闹到了开封府,包大人怎么可能不管。五弟,你听我一言,现在赶紧收拾东西,快快离开!”

  “蒋老爷,您这是说的什么话,五爷怎可一言不辩就这么离开?这岂不是等于坐实了罪名?蒋老爷您平日里可是多智过人,现下怎么这么糊涂?”

  “诶呦,小姑奶奶,你说的那些难道我会想不到?若是事态能有回转,我还至于匆匆忙忙赶回来?那些人家里有当朝官宦人家,结结实实带着把柄来的!五弟若是此时被抓,那就是砧板上鱼肉任人宰割!”

  “可是……”展昭刚想插言,就听旁边的白玉堂冷冷开口,“我不能走。”

  “玉堂!”

  “五弟!”

  “五爷?”

  “我若走了,开封府必定受牵累,包大人待我不薄,我断断不会只顾自己逃跑而陷开封府于不仁不义之地!”

  “我没有让你逃跑,此事很多细节唯有你能说得清楚,若是你被抓了,根本不待过堂便先上一遍刑具,五弟啊,只怕你到时候不死也得扒层皮!”

  “那又如何?便是我残了废了,也不能做那些不仁不义之事!”

  “没让你做什么不仁不义之事,只是让你自己去洗刷冤屈!这事儿你没法交给大理寺,开封府又不能插手!一旦你落入大理寺手里,就等于——”

  蒋平的话还没说完,外面传来嘭的一声,院门竟被人粗暴撞开。身着大理寺皂衣的四五名衙役一拥而入,随后进来的竟然是大理寺卿陈魁,跟在他身后的是脸色不好的包大人。众人立时噤声,白玉堂率先推门出去,众人只得跟在其身后一起出了门。

  白玉堂来到院中向着包拯单膝一跪,向他问安。包大人虽然没说什么,却还是轻轻点了点头。展昭赶紧跟着一起下跪问安,他心知包大人如此回应,便是没有恼他们,他的眼神中也是担心多过恼怒。展昭注意到这点,安心不少,可是接下来的事儿让众人立刻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请白护卫现在便随我去大理寺走一趟吧。”

  如此开门见山的话语,虽未提捉拿之词,但其中强硬态度已不容争辩。白玉堂转过头瞥了一眼那位大理寺的大人,又环视了一下跟进来的衙役,轻轻点点头,却又回过头对着展昭温柔一笑。

  “抱歉展兄,今晚我要失约了。”

  “玉……白兄且安心,我们会帮你证明清白。”

  那大理寺的官儿听闻此话,嗤笑一声,单手一背对着白玉堂做了个请的手势,他身后众人呼啦啦分开两边,让出一条道来。白玉堂被带走后,众人立刻集中到包大人的书房,公孙先生已经等在那里,手里还拿着一沓刚刚整理好的苦主的状纸和文案记录,众人聚在一起一边看那些状纸一边纷纷扬扬的讨论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相信白玉堂会做这种事,但他们不相信没用,苦主不但有状纸,甚至还有物证,包大人的桌上正摆着一块白玉堂身上的玉坠,那坠子府中众人曾经见过,是否真的丢失也没有听白玉堂说起过。这位大少爷,一时兴起赏了人或者路与不平送了人都有可能,毕竟是别人的物什,谁会去刻意打听呢?现下看来这份体贴反而拖了后腿,除了白玉堂被人陷害冤枉之外,目前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众人就这般议论着等待包拯回来,却未想这一去竟是过了晌午才回来。

  “大人!”

  一见包拯进屋,卢方与蒋平率先迎了上去。

  原本他二人是趁假期回陷空岛照应的,不想两人去茶点铺子用早餐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些大户人家仆役们的窃窃交谈,两人大吃一惊,又听说此案已经绕过开封府,直接报到了大理寺,二人赶紧赶回府中,想着眼下这情形需得先让白玉堂离开,只要他不被抓住,无论是找个借口搪塞着慢慢查访,还是他自己去缉拿真凶,总比被关进大牢被人白白陷害的好。

  包拯一看他们的神情,全然明白他们想说的,但他还是一语不发,等着两人开口。这活自然是口齿伶俐的蒋平来干,他对包拯稽首道。

  “大人,这事断断不可能是我五弟所为。刚刚小人等已经看过案卷,苦主所说的时间确实都是五弟不在宫中当值的日子,但他与站兄弟同院而居,若是五弟每每夜晚出入,展兄弟不会一无所知,可我们刚刚问过他,他说从未注意到五弟有此等行为。这只能说明做下此案之人居心叵测且筹谋已久,且他做下这等事就是冲着五弟去的。

  还有一点,府中各位想必早就注意到,我五弟一贯簪花。大人是官场上人,必知这鬓边花忧身份高低之分,可大人未必知道,对江湖中人来说,有‘戴花不采花,采花不戴花’之说。他生的风流,平日里也少不了闲花野草,他不去招事儿,未必事儿不来找他。故而五弟一直簪花,意在明志。非是我等是结义兄弟才如此袒护,这么多年来五弟的为人我等绝对敢以命担保!此事绝非五弟做的,望大人明察!”

  说着他便跪地磕头,旁边的卢方眼眶都红了,此时自然是一起磕头求情。包拯赶紧将两人扶了起来,待两人站定他转过头看展昭。展昭上前一步,对包拯一抱拳,点头道。

  “大人,蒋四爷说的没错。若此事真是白玉堂所为,展昭断断不会毫无察觉。”

  看他说的如此肯定,包拯也点点头,环视了一下四周对众人说道:“尔等放心,我与白护卫相识时间虽然不长,但他的人品还是了解的,本府亦不相信。不但本官不信,圣上也未相信。”

  一听这话众人眼睛一亮,包拯点点头继续道:“刚刚我送走大理寺卿之后便入宫去了,圣上那边已经有人秉明此事,此事牵涉甚广,不差察清楚是不行的。不过好在圣上相信白护卫的为人,也相信我开封府的名誉,已经吩咐将白护卫发回开封府暂行羁押。圣上肯将人交由开封府看守,已是最大的回护,免得他遭人暗害,亦是给我们机会查明真相。”

  看到众人明显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包拯继续说道:“现下看来此事事发已久,只是之前未曾有人报官,究竟是碍于家丑,还是有意为之,还不能确定。若是碍于家丑,为何这些人家竟在此时同时上告,背后究竟有无人指使,又是何人指使,展护卫这些就由你去查察清楚吧。至于卢方蒋平,你二人是他结拜兄弟,此事还是避嫌为好。虽说避嫌,但你等也务必上心,既然你们怀疑此事与江湖恩怨有关,那便借此次回陷空岛之际,去探查一番,若有什么消息,及时告知本府。王朝马汉,街面上的消息就由你二人去打探,平日府中之事由张龙赵虎来照应,你等应卯即可。”

  包拯安排已毕,众人赶紧依命行事,不敢有所延误。

评论(18)
热度(58)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