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43

 @TakaraXiao  想看两人拜堂成亲吗?唔,虽然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写……

  43


  包拯一声听令,展昭立刻瞪圆了一双猫儿美眸,等着听包大人的命令。就在这当口,包兴突然跑进来,对着包拯和展昭行了个礼,气喘吁吁道:“大人,那大理寺卿的林大人带着人又回来了!”


  一听此话,展昭和包拯皆是一惊,他们对视一眼,就听包兴继续急促的说道:“他带了一大帮衙役,瞧着像是来抓人的!”


  “大胆!”包拯脸色一沉,一巴掌拍在桌案上,刷的起身:“这里是开封府,我倒要看看谁敢造次!”说罢,他衣袖一翻,往院外走去。展昭自然是跟在他身后,一同快步走出去。


  说来那林大人倒也规矩,虽然带了人一起来,却老老实实站在院子里等着,他只身一人在公孙先生的陪同下等待在二堂里。这般处置倒是减轻了不少气势汹汹的逼宫之感,至少表明他还不想与开封府撕破脸。不过包拯等人有数,这位林大人一向不是无的放矢、胡乱找茬之人,他若是来必定是有所准备的,只是不知这次什么人被抓了什么把柄,否则他也不会如此大的阵仗前来。


  “包大人,一日两次前来打搅,实在是太过意不去了。”一见包拯等人进来,林大人满脸堆笑的向他们抱拳致意。虽说抬手不打笑脸人,但那是一般人,包拯从来就不是一般人。此时包大人冷着脸,也不还礼,只是故意往二道门外面眺了一眼,冷笑一声:“林大人,好大阵仗,上次带走了白护卫,这次要来抓包拯了吗?”


  这话说的是要多不给面子有多不给面子,林大人不由苦笑一下,这开封府的石头都是又臭又硬,这窝硬茬子就怎么都给自己赶上了呢?不过该说的还要说,该办的还得办。他眼睛一瞟,瞧见了跟在包拯身后的展昭,对他微微点头一笑。


  “其实刚刚林某走的匆忙,回了衙门才想起,今日怎么一直未见展护卫呢?”


  包拯心说,这理由找的也未免太次,可是既然他圜转话题,我也不要与他硬碰硬,且听听看他想干什么。心里这么想,脸上可还是一样臭,冷着脸先迈步进了二堂,也不管众人,先一步进了二堂东屋。


  “林大人还有何事不妨直说吧。”包拯连茶也不上,坐定之后,直奔主题。


  林大人倒是好涵养,也不尴尬,还是客客气气的笑着,却将头转向了展昭:“之前听闻展大人也去抓贼了,为何一直没见展大人呢?”


  展昭有些不好意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自己被白玉堂打发去睡觉了吧。不过没等他开口,包拯冷冷接口道:“林大人过府来叙,便是想要知道展护卫的所在?还是你怀疑展护卫有何不轨吗?或者说,林大人怀疑我开封府中人不可靠?”


  包拯的三连问可说丝毫面子都不给,也足以表达他此刻的不满,甚至愤怒。他一生气,林大人那边便更加好脾气了,对着包拯陪足了笑:“包大人莫要生气嘛,林某只是想多方了解,此事毕竟是首先着落在我大理寺身上,若是我了解不够,错枉了好人,只怕对我们双方都不好,还会让人落了笑柄。”


  “所以林大人究竟是怪本府没有第一时间将人犯送去大理寺?还是想将我开封府的护卫都审个遍?有话不妨直说,包拯还受的起。”


  眼瞧着包拯这话是越说越不留情面,林大人倒也干脆,直接转向展昭问道:“听闻昨晚展护卫与白护卫一起前去捉拿人犯花冲,敢问抓到没?”


  “回大人,不曾!”此时展昭也憋了一些气,回话干脆之间也带了几分冲劲儿。一来,他气这林大人三翻四次找茬;二来,他气此人忒不长眼,连包大人都敢顶撞;三来,他气这林大人想让自己入彀,多半还是冲着白玉堂去的。他究竟怎么想的,竟然会认为自己会出卖白玉堂?


  “林某愿闻其详。”那位大理寺卿并不着急,甚至还笑眯眯的。


  “林大人,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白护卫,难道还不知道答案,何故又来套展护卫的话?”包拯这话说得清楚明白,其实也是为了给展昭提个醒。


  展昭自然明镜似的,他虽然不知道白玉堂说了些什么,但这位林大人敢来套他的话,想必是掌握了什么,或者说怀疑什么。对林大人来说,他必定认为开封府中之人已经互通过消息,但展昭等人自己清楚,他才不过刚刚拜见过大人,哪里来得及互通消息。但包大人以此方式告知自己,林大人已经掌握了多少情况,那林大人也不会听不出其中关窍。展昭顿时感觉心好累,和这些大人物说话多少虚虚实实且不知,就这些你来我往的圈子套子就让他无数次感觉自己如履薄冰,炎炎夏日里也会如置数九寒冰之中。


  “大人,您若想知,但问无妨,展昭必定知无不言。”展昭以此开场,他是真不知道白玉堂说了多少,又是怎么说的,回来的路上两人一直同旁人在一起,又哪有机会串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于是他小心翼翼的说起来,拖着时间说那些自己熟悉的情况,如何在北市上看到花冲的身影,如何追踪,如何留下踪迹却又左右无援,最后落入陷阱,再被白玉堂搭救。


  展昭没有那说书的嘴,只恨自己不懂如何说的天花乱坠,不知如何将时间拖的久一点。其实他早就瞧见,在自己述说之间,公孙先生起身出去了片刻,张龙等人的身影也在门外闪过,但想必是大人嘱咐,谁也没有进来。可是展昭再能说,说上两盏茶的功夫也就差不多了,他可没那个本事说上一个时辰。瞧着外头已是夕阳西下,算着不一会儿就该掌灯,这林大人再不懂事也不会真有想要留在开封府蹭吃蹭喝的念头吧,便是他想,包大人也不会留他的。


  果然,等展昭说完了,林大人静静低头思考着什么,包大人稍一沉吟,向着这位不开眼的林大人问道:“林大人已经听过我开封府中人是如何说的了,还有谁你想审问的吗?”


  “包大人说笑了。”林大人还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只可惜这幅样子此刻只是让众人有些恨得牙根痒的感觉,明知道他没打好主意,却不知道他憋什么屁。“既然展护卫知无不言,那林某想知道你与白护卫是何时去追那花冲?何时分开?何时,在何处汇合?这一晚又是如何追踪的?最后又是怎样将人追丢的呢?”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展昭不由心中打鼓。他根本就不知道白玉堂怎么说的,饶是包大人他们知道,现下也不可能说与他听,若是自己所说和白玉堂出入太大,这一晚究竟是怎样的,立刻就如同包火的纸杯烧个精光。


  “怎得?有什么展护卫不方便说吗?”今日里第一次这位林大人显得咄咄逼人,可见他是定要从这条线上追下去了。


  展昭心里打了个突,他隐隐约约觉得这位林大人不是冲着白玉堂去的,恐怕是冲着自己来的。昨儿后半夜的行踪唯有自己和玉堂知道,可这话是偏偏没法说……


  “昨夜的情形白护卫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包拯突然开口。他的眼睛根本就没看着展昭,而是盯着林大人。林大人的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展昭的脸庞,他自然是想知道展昭有无隐瞒。接收到包拯暗示的展昭,只是了然的点点头,不发一言。


  “包大人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白护卫只说没能拿住那花冲,深感丢脸,再就没多说什么了。”姓林的眼光一瞥,快速从包拯那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扫过,又盯回展昭脸上:“白护卫是个好面子的,可展护卫一向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况且此事事关朝廷案犯,你不会有所隐瞒吧。”


  “大人严重了,展某说过知无不言,自然有什么说什么。但说起来,我与玉堂两人也没能拿下那花冲,确实丢脸,若说详情无非是江湖人的一些手段;若说结果,终究还是我二人轻敌,走脱了花冲。”说到此他突然单膝跪下,低头大声道:“大人若要治罪,尽管冲展某来,但开封府上下众人一心,无一不为此案尽心尽力,还请大人网开一面,勿要因展某办事不利连累了众兄弟。”


  “呵。”那位林大人一听这话就笑了,心说:跟着包黑子混久了,果然什么花猫白猫的都会变成黑皮猫,没想到连展昭都学会以退为进挤兑人了。他赶忙起身把展昭挽起来,刚待要在他手上拍一拍以示安慰,展昭却已经抽回了手,垂首乖乖立在一边,一副等候发落的模样。


  “展护卫严重了,你与白护卫都是在为朝廷办事,纵有不利之处,也是人之常情,林某怎会因此而治你等得罪呢,只是此事事关重大,林某总要了解清楚,以免冤枉好人。”


  展昭心里这个气啊,心说这林大人也是够阴的,看来是从玉堂那里没得到什么,就摁着自己使劲,搂草打兔子,抓不着那白耗子抓只小御猫也是好的。他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是一口气顶在喉咙处,吐也吐不出来,索性低着头看着脚,什么也不说了。


  “怎么?昨晚有什么不方便告知,让林某和包大人知道的吗?”林大人倒好似得理不饶人般追击起来。


  这下连包拯都察觉了不对。若是白玉堂没有告知他展昭的秘密,他是决然想不到的,可既然知道了,某些事情也便呼之欲出了。白玉堂是没脸告诉包拯,他和展昭已经生米组成熟饭了,但眼下白玉堂和展昭两人不约而同对昨晚的行踪都闭口不谈,旁人未必知道,包拯却被突发的念头吓了一跳。一番思索之下,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只白耗子亟不可待的把展昭是女子的事情告知自己,原来是为了让自己在他不在场时护着展昭。


  可是话说回来,白玉堂去哪儿了呢?


  就在林大人咄咄逼人,空气中有那么点剑拔弩张之时,一阵爽朗的笑声从门外传来。


  “林大人好官威,不去审讯犯人,却拿着功臣来盘问,是否不妥啊。”


评论(24)
热度(26)
  1.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