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42

   @TakaraXiao 小宝大大有亲想看小鼠小猫,你的意见嘞?

42

  展昭与丁月华相识以来,第一次清清静静说这样多的话。展昭将自己的事情拣些个重要的跟她述说了一番,不过自然隐瞒了他与玉堂之间的故事。初时,丁月华惊讶,后连也渐渐平静下来,一桩桩一件件仔细思量过来,很多事情早有端倪不是吗?只是一切太过匪夷所思,所以并不曾有人往那些事上去想。

  展昭一直小心翼翼端详着丁月华的脸色,心说,万一真的动起手来,这次是能打得过也不能打,大不了让她打两下出出气也就是了。倒不成想,丁月华竟是个大度的。

  听完展昭的故事之后,丁月华只是略作沉吟,便起身向他道了个万福,柔声道:“是我们兄妹给展……呵,我倒不知该称呼你为展大哥,还是展姐姐了。”丁月华杏目一挑,无羞无惧的望着他微微一笑,展昭登时不好意思起来,讪讪道:“凭丁姑娘顺口,怎么称呼都行,只要人前……”

  “展兄放心,这个月华晓得。”丁月华既没称呼他为大哥,也没唤他姐姐,而是选了一个尊敬却略有疏离的称呼“展兄”。这份细心让展昭心中感动,立刻起身对丁月华施了一礼。

  丁月华倒也干脆,她知道展昭的为人,知道展昭这是承了自己的情,大大方方受了展昭这一礼,这便是等于承诺了展昭,自己绝对会为他保守秘密。待展昭起身后,她一反之前的娇羞与礼仪,握着展昭的手一同坐下来,款款道。

  “展兄,此事上是我丁家思虑不周,给展兄添麻烦了。但不知展兄将来有何打算呢?我虽不曾像展兄这般在官场上摸爬,但我家族毕竟也是疆场上杀出来的,莫说伴君如伴虎,便是官家身边那些人哪个不是火眼金睛,谁又不是紧盯着谁?小妹觉得,官场虽是多少人之所求,包大人亦是公正严明,却实在不宜久留啊。”

  她这番话说的肺腑,展昭自然也承她的情,点头道:“我所想与月华所言相同。现下开封府在风口浪尖,我自然不能弃包大人与众兄弟于不顾。但我心中已有计较,此事一了,展昭便会辞去官职,远离这是非之地。”

  丁月华见他想的清楚,知道这样也就够了,有些话不必说的太明,有些事也不能办的太急,这几年都过来了,还差这两三个月的功夫吗?况且花蝶虽然在逃,但官府已经发下了海捕文书,京城四周又严格布控,难道他还能插翅飞了不成?

  “那,展兄对将来有何打算呢?”丁月华心里知道这事儿并不该自己过问,但实在是按捺不住心中好奇,也是为这个原本以为是未婚夫,却突然成了好姐妹的人挂心,沉吟再三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展昭微微一怔,他自然清楚丁月华问的是什么,她关心的是自己将来的归宿。究竟是野鹤闲云的野游一辈子,还是终有一日恢复女儿身,嫁个如意郎君?若是以前,展昭肯定想也不想就选第一条,对他来说,即便是云游行侠上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好。可是现在……现在他有了玉堂……

  说也奇妙,虽然他与白玉堂有了如此亲密的关系,此刻心里对他也是一万分的挂念,可是竟没有立时三刻就要嫁给他的念头。甚至可以说,就算他已经明白自己心有所属,却没有一定要他为自己负责……之前他没有静下心来想过这个问题,只觉得走一步看一步,眼下自己与玉堂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他心中很是满足。但是此刻丁月华如此一问,他才突然惊觉自己心中竟是这样的想法。

  若是换了寻常女子,不是去寻死觅活,就是非要缠着白玉堂娶了自己不可。以白玉堂那般心性,迎娶自己也是不说二话的,况且从昨晚的情形来看,玉堂对自己竟然也不是全然无意。【展昭,我根本就不在乎,你是男还是女!】这句话如同一击重锤,为自己凿开了一扇封闭已久的门!

  自己在乎了这么多年,心中的苦与累没有人知道,就连自己都不清楚,或许沉重久了便不觉得重。但是突然有一瞬,一个人告诉你,他并不在乎,那些无形中给了你多年压力的事情,他并不在乎!那一刻,展昭的心灵确实是前所未有的轻松……那一瞬,他也觉得他的托付是正确的!白玉堂,这个人因为他是他,而爱他!那一刻,展昭就感觉自己心里那一块多年的空洞被填补的满满!

  满足……

  想到此,他的眸光愈加柔和,唇角不自觉噙起一丝浅笑,淡月梨花般令人甜醉的气息。他的这番变化自然都落在丁月华眼中,对她亦是一番触动。自从认识展昭以来,他何曾在任何人面前显露过此刻的轻松与满足,那是幸福的神情,只有沉溺在幸福之中的人才能毫无保留的显现出这样的表情。丁月华觉得释然,原来展昭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让他可以托付的人;忽然她又觉得有一丝羡慕,展昭已经有了这样一个人,自己的良人又在哪里呢?

  丁月华哑然失笑,摇着头笑着站起身,向展昭告辞。展昭也未加挽留,毕竟现在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不能继续沉迷在自己甜蜜的小小世界里了。他要赶快去见大人,还有玉堂,至今未有现身的玉堂又在哪里呢?自己已经休息的很充分了,是时候该去处理正事了。

  于是展昭随着丁月华起身,送她出府后,转身去了包拯的书房。展昭一踏进包拯的书房,就感受到一种不一般的气氛。书房里明明没有旁人,就连一贯在大人身边的公孙先生也不在,独独大人一人端坐在桌前,捋着髯沉思着什么。可就是这样的简单举动,竟然展昭感受到一股和平日里不同的气氛。

  “大人。”

  展昭小心开口,生怕自己声音太大惊扰了包拯思考。包拯神情严肃,眉头紧锁,好似在思考着什么难题,展昭不由心中打鼓,莫不是自己刚刚休息时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了,听说那个大理寺卿林大人过来了,那个人一向难缠,他对玉堂也是步步紧逼,难道他受了太师之命为难大人来了?

  一想到此,展昭顿觉揪心。无论是包大人还是白玉堂,此刻都成了那些人的首要目标,而自己拼尽全力也没能分担半分,唉,这官场还真不是自己好混的,纵有天大本事也只是在刀光剑影的厮杀上,这些人与人之间的事情上,自己当真是半分忙都帮不上。如此想着,展昭心中有些难过起来,脸上的神情也跟着落寞下去。

  起初展昭进来时,包拯并没有注意到他,他的思绪还沉浸在之前白玉堂留下的话语里。

  展昭是女子。

  这个他一眼看中的江南侠士怎么会是个女子呢?他不是成名已久,自己也曾打听过,甚至王朝马汉等人来投奔时,自己也没少听他当年的那些轶事,没有人跟自己说过他是个女子啊!不,恐怕以张龙赵虎等人的江湖做派,若展昭是个女子,未必能够在他们之中有如此之高的威信。包拯正想的一脑门子官司,心中左思右想的没有个主意,最终在决定车到山前必有路的短暂麻痹一下自己之后,他才发现原来展昭已经在屋里站了半日了。

  说来有趣,此时的展昭不知在想什么心事,也是呆呆的,微微抿着嘴想的出神。包拯也不出声戳破,就这样上下打量着他,赫然发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如此好好的仔细看过他。

  比一般女子更欣长的身材,纤细有力的腰肢,一身红色官服倒似喜服一般穿在身上也显得熨帖,越发衬的他俊俏。平日里他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好似梨花淡月般清新儒雅,今日他这样收敛了笑容,微微挂着一丝愁容,连带着他这个人都像是陌生起来。一些事情浮上心头,难怪他有时总会避讳着别人,难怪他对进宫当值这种美差唯恐避之不及,难怪……

  白玉堂说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们是旧交。旧交吗?原来还有这样的缘分。包拯说不清楚心里什么滋味,他很清楚如果继续留展昭在开封府,迟早要降下大罪。如果如白玉堂所说,花冲已经识破展昭真身,以这贼人的恶毒心性,展昭的女子身份只怕是朝不保夕,或许白玉堂说的对,现在是让他离开的最好时机。当初不就是自己一意孤行,想着为有恩于自己的这个人讨个封赏,才应下了御猫的名号吗?可惜堪比家猫般乖巧可爱的人,注定是个野猫的命,唯有天地才能容他,一座开封府终究还是太小了啊。

  不知为何,这样一想,他心中倒也豁然起来。故意用手指轻轻扣动桌面,敲了几敲,吸引了展昭的注意力,展昭一回神立刻像只偷鱼时被抓包的小猫咪,瞪圆了眼睛,又匆匆低下头去。包拯故意板起面孔,沉声道。

  “展护卫听令!”

评论(5)
热度(26)
  1.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