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41

 @TakaraXiao 更新一个过渡章,现在在忙礼包,争取周末的时候继续更新!谢谢喜欢此文的大家,呜呜,爱你们!

  41


  林大人突然调转矛头指向白玉堂,就见白玉堂一副贵公子派头十足的将手中茶盏往旁边的小桌上一搁,转回头迎向他的视线,他的声音镇定而自然,坦荡回应道。


  “那时我正在追踪此案的元凶首恶花冲花蝴蝶。”


  “那白护卫可曾将他抓获?”


  “不曾。”


  “哦,怎么?白护卫是圣上眼中的第一能为之人,竟然也拿他不住吗?难道这个花冲竟有如此能为?”


  听了他这番话,白玉堂居然扯出一丝苦笑爽快的点点头,而非常人所知的回呛:“大人所言不差,若是论文武修为白某自信那花冲拍着马也追不上,但若是论陷害耍奸,十个白某怕也赶不上一个花蝶。”


  众人皆知白玉堂是何等心高气傲之人,若非皇上一个访人而非拿人,如果包大人一个不戴枷锁请进开封府而不是捉拿归案,只怕他白五爷连这两位的面子都不会给。今天他居然如此服软模样,只不过这话里话外的连带着把太师府也讽刺了一通。听了他这话,瞧着他这乖巧模样,连林大人也没脾气了。有些人就是如此,刺儿起来气死人不偿命,乖起来就特别招人疼,白玉堂显然就是这种,看他辛苦奔波了一晚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可怜模样,林大人原本苛责的话也便说不出口了,他这么大官还当着包大人的面,总不能做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娶媳妇打媒人,吃饱了就骂厨子的事儿吧。要做,也不是现在。


  思至此,林大人倒也爽快,直接对着包大人一抱拳道:“今日叨扰了,林某此行收获颇丰,急盼来日与包大人共同审问这些人犯。”他话说的明白,大家也听得清楚,今日只是暂时撤退,估计来日有更大的行动。


  不过对白玉堂来说没所谓,得一时喘息,将事情同包大人讲明白,便能保住展昭!这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于是,他也没管那丁老二是不是兔子似的一溜烟往后院溜去,只是遣开了众人,将包拯拉到后堂两人一番低语起来。


  且说丁兆蕙终于得脱,高高兴兴的往后院来寻展昭,却被小丫头花花拦住吃了个大大的闭门羹。不过听说展昭在休息,他自然知道他辛苦,想着自己也该有些风度,一味体贴只会显得虚情假意,想到此他也放开了遗憾的心情,准备打道回府。可是一转头间,却看到小丫头一脸凝重的模样,不似平日里笑闹可爱。丁兆蕙也是个爱玩闹的,瞧着小丫头冷着一张脸,就想逗逗她,于是凑近小丫头故意仔细盯瞧一番,笑道。


  “怎得?是谁家小子不长眼,惹得花花姑娘不开心啦。”


  “怎么,二爷也来瞧小丫头热闹吗?”花花瘪着嘴一脸不开心,瞧见丁二连眼皮子也懒得抬一抬。


  丁兆蕙本来没能见到心上人,有些郁闷,不过好在他这人也够心大,想着自己这次总算是在展昭面前立了功,还怕这个好讨不到吗?心里勾画着无数如何与对方宴筵往来的场景,心里倒还美滋滋的。小丫头的顶撞丝毫没有影响他自己描摹的美好场景带来的好心情,继续跟小丫头逗乐。


  “花花可是展大人的心头宝,我怎么敢看花花的热闹呢?回头再让展大人怪罪,我可吃罪不起。”丁兆蕙故意挤了挤眼睛,看着倒有几分俏皮。


  花花本来因为展昭和白玉堂私定终身的事儿挂心烦恼,毕竟这两人身份特殊,一旦此事在不适当的时间不适当的场合揭出来,两人绝对是人头落地还要身败名裂。不管平日里如何同展昭数落白五爷的不是,可花花心里清楚若不是白五爷不计较,自己这小丫头又哪能嘴上没把门的图这快活呢。就因为这两位爷都是一等一的好人,花花才不希望他们身上发生任何不幸。虽然她想不到那么远,但平日里拿着白五爷和展大人赏的碎银也没少听戏听书,那些戏文里不是都说了嘛,欺君之罪,那是要杀头的!


  是故,花花想的一脑门官司,本该为展昭高兴的时节也完全开心不起来。她正心说:展大人也真够心大的,这么大的事儿他还真能睡得着!不对,想来定是那白五爷折腾了展大人一宿,哎呀……一宿……白五爷,真是太坏了!太坏了!


  她正这么想着,恰恰碰到了丁兆蕙打趣,此时她心里没好气,故而回话时也不由自主的埋怨起这个到现在都不见身影的白五爷来。“哼,二爷可别这么取笑花花了,而今展大人心里只有白五爷,哪里还有花花呢?”


  她这无心之言让丁兆蕙着实吃了一惊,他知道这是两人近身的小丫头,这小丫头的话可比旁人的更加真实可信!闻听此言,他心中一凉,刚刚的旖旎春景都消失不见,丁兆蕙脸色微微一沉,即刻又换上了之前那副笑模样,探头过来问道:“你这丫头可是知道了什么?莫不是白老五欺负你了?那你尽管告诉我,我来给你做主!”


  说着他还拍拍胸脯,一副稳妥可托的模样,不过这样的言行也显然没有给花花丝毫安慰,花花瞧着他停下脚步,半转回身望着小院的模样,立刻警惕的拽着他的胳膊往前院走,一边走一边抱怨似的说:“谁说不是呢,别瞧那白五爷平日里冷面冷心的,偏偏招女孩子喜欢的紧,三天两头就些个媒婆啊丫鬟啊啥的往我这里塞帕子递条子,想要保媒拉纤的,真真烦死人!”


  “那和展昭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不信展昭收的会比他少。”丁兆蕙自然没心听白耗子那些花边小道消息,他关心的自然是展昭。


  “这倒是,论说受女孩子喜欢,展大人可不输人,那春风一笑不知道迷死多少人家的小姐丫头呢!”花花笑颜绽放,说的一脸得意,好像刚吃了个大甜枣似的。


  “那你怎得说展昭的心都在白玉堂身上呢?”丁兆蕙对这个问题可说是又紧张又期待,紧张的是不想听到花花说展昭真的喜欢上了白玉堂,期待的是若是展昭对白玉堂动心,那岂不是说身为男子的他也有希望。说不定,那展昭喜欢的也是男人呢?毕竟他来京城这么多日,又在包大人手下供职,肯定被很多女子惦记,却怎得不见他对一人动心呢。


  他这样盘算时可没把自家妹子算进去,在他心里,自家妹子那早就不能列在情敌之列了。当年就是他一番话促成两人比剑的情缘,那想个完全的法子将这段姻缘拆了,也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儿。再说了,展昭要真的和他这个二哥哥好了,不信妹子还能和他抢男人。这会儿他没想自己的做法是不是不地道,只想着这难得中意的人可别被旁人抢了去。


  花花哪里知道这些,只是突然觉得这丁二爷似是有要去找展昭的念头,想着展昭身份未明,可不能让他撞破了,便拉扯着丁兆蕙往前院走。丁兆蕙被一个小姑娘拽着,也不好挣脱,就算他想要挣脱也是不易,花花攥的那个紧,好在小丫头也发现丁兆蕙对自己所说的颇有兴趣,也不管他是什么心思,便同他说道起来。不过小丫头机灵的很,自然知道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平日里和白玉堂斗嘴打趣练出来的嘴皮子也是利索,一点不比汴梁城里说书的差。丁兆蕙一门心思想打听出些门道来,便也就跟着她边走边听,渐渐远离了小院。


  小丫头东拉西扯的说了许多,丁兆蕙稀里糊涂的听了许多,这里面半真半假的他也不知道,只是隐隐听出展昭对那白玉堂确实非同一般,白玉堂孩童心性的不知轻重,倒是展昭似乎对他格外关怀,好像……没别的。可上次自己试探那白老五时,他倒好像……有几分动心?难道……不不不,听那意思白老五对男人还是不感兴趣的,可他和展昭日日在一起,展昭又对他格外回护,日久生情,若说是兄弟之情,那白老五的反应也未免太过!就算展昭不动心,只是那白耗子动了情,自己也会麻烦上几分!只要有疑影存着,终是让人不安心。丁二爷愈加坚定了这个信念,在展昭对白玉堂有别的心思,或者白玉堂生出什么情愫之前,自己赶紧把他们拆了才好!可是应该怎么办呢……刚刚那个什么大理寺卿,似乎对白耗子格外关注,不如就……


  一个主意在丁兆蕙脑子里有了轮廓,他眼珠子一转,想了想,摸摸小丫头的脑袋,随意的道了个别,就匆匆离开了。花花哪里知道那许多,就瞧着他转身走了,心道:只要你不去烦展大人就好。想罢,转身去了厨房,为展昭和白玉堂准备红豆饭去了。


  展昭这一觉暖暖和和睡到午后,吃饱喝足美美睡上一觉,展昭这才觉得身上都舒坦了。大约是那些吃食,也可能是休息的充足,展昭并未感觉任何不适,野外露宿一晚也没有让他感染风寒。倒是白玉堂那边,不知为何一直关着门,一点动静也没有。


  展昭换好新衣,想着去对门看看他,可是敲了半天门竟然一点回应也没有,他不由心中纳罕:玉堂难道还在前堂吗?


  正兀自疑惑间,一个意外之人出现在院门口,对着他轻轻唤了声:“展大哥。”展昭一回头,就见丁月华正款款迈进门。


  若是以前这声“展大哥”他也就受了,有时候在心里还会觉得好笑,面上不自觉的带出些温柔笑意,不知道一下惹了多少芳心。可是今时今日再听这声“展大哥”只让他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外加万分尴尬,不由得他脸上竟浮现出一丝红晕。可是这些许红晕落到丁月华眼里可就有了别的滋味,她掩口轻笑走到展昭近前,款款施了一礼,柔情问道。


  “听说你们连夜抓贼,很是辛苦。我想着这个时候展大哥也休息的差不多了,所以才来瞧瞧。我带了些吃食,都是我自己做的小点心,展大哥尝尝?”


  她言语温柔,展昭听了心里更不是滋味。伸头一刀缩头一刀,现在更没有退缩的理由,纵然会有些伤人,但长痛不如短痛,择期不如撞日,就不如今时今日把这桩公案了了吧。


  于是展昭回转身,迎上去,对着丁月华亦是抱拳一礼。他伸手接过丁月华手中的小巧食盒,对人做了个请的手势,一边将人让到自己的屋中,一边像是切断自己的后路般对人朗声道。


  “展某也有话要对丁姑娘说。”


评论(12)
热度(28)
  1.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