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12

 @TakaraXiao   周末就要努力更更更……

  12.

  “你说什么?!”

  展昭闻言,噌的站起身,桌上的茶盏被碰翻,一阵叮叮当当。花花也被展昭的激烈反应下了一跳,她很少看到展昭会如此气愤慌张,赶紧掏出帕子一边擦桌上的茶渍,一边仰起头来问。

  “展大人,你没事儿吧?”

  “呃?我,我没事儿。花花,你说的是真的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最近京中出了个采花贼!专门荼毒京中美貌女子,不管是秦楼楚馆还是良家女子,但凡是他看上的,便一定要得手才肯罢休。起初并没有人知道他是谁,被侵犯的女子也鲜有报官,多半都是吃了哑巴亏。可渐渐的这人竟把手伸向了官宦家的小姐们。这次听说有人发现了小姐屋里情况不对,便喊了人来,那采花贼溜得仓促,留下的一颗坠子。有人认得那是白五爷的!”

  展昭听完脸色铁青,深沉的可怕。花花摸着胸口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帮他把茶再度添好,静静的陪着他,等他开口。过了片刻,展昭抬起头,定定望着窗外,院落中一树丁香开的正好,那香气一阵一阵晕开在空气里,甜兮兮的醉人。

  “我不相信!”

  展昭的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握成了拳,重重砸在桌子上。花花赶紧捧起他的手,小心的给揉着,柔声安慰道。

  “是呢,大家也说不可能是他。可市面上已经有这样的流言传出,若是真有这种事情,展大人还是跟白五爷说一声,小心防备的好啊。”

  “嗯,你说的是。花花,据你所知,这事儿眼下是否已经人尽皆知了呢?”

  “那倒没有,这件事儿也是我今日上街采买时,碰上了陈家小姐的贴身丫鬟,她是来给小姐拿药的。她知道我在开封府,又是伺候展大人和白大人的丫鬟,便同我攀谈了几句,还问我白大人是否人品可靠。”

  “那你怎么说的。”

  “我能怎么说,自然是怎么好怎么说喽。”

  “嗯。”展昭缓缓点点头,似乎心气平和了一些,“此事你帮我留意一下。”

  “这个自然。”

  “对了,你刚刚说她是去抓药的,那家小姐可有什么不妥吗?”

  “据说是因为被下了迷药,身体有些不适,那采花贼没有得手,倒是没什么别的事儿,就是受了惊吓,需要一些安神的药来压压惊。”

  “呵。”展昭松了口气般笑了出来,“那就肯定不是白玉堂了!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他白五爷是断断不会做的。”

  “展大人这么信任白五爷啊。”

  “怎得,花花你不信他吗?”

  “这个自然不是,但花花觉得展大人对白大人的相信里,似乎回护之意特别浓呢。”

  “诶?”这话题转的有点快,展昭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掩饰的咳嗽一声,“哪里的话,大家同殿为臣,他总是代我当值,我也欠他许多呢。”

  “他代你当值,你便如此相信他了吗?展大人的话似有不妥哦。”瞧着小姑娘一脸八卦的样子,展昭决定还是出去走走。可突然他想起一事,回转身,神色严肃的问道:“你刚刚进来时说坊间已经在传陈家小姐被糟蹋了,可你同陈家小姐的丫鬟打探时,她却说那人并未得手,是吗?”

  “诶?”听闻此话,花花一愣,她匆匆忙忙间只顾着跑回来通信,倒是疏忽了这些矛盾之处,“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呢!”

  “既如此,这坊间的传闻是谁说出去的?还传出的这么快?”展昭蹙眉,“这件事你帮我留意起来,现下只是刚刚有流言传出,一旦事情变得不可收拾,就太晚了。”

  “行嘞,放心吧,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一会儿若是白五爷那边没事儿,我就出去打听。”

  花花一一贯燕子般轻盈的步伐奔奔跳跳跑了出去。展昭听了这消息,心中有些沉闷,便更想出去走走了。今日他不当值,难得轻松一天,正好大家都不在,自己也便换了便服,决定出去放松放松。谁想,刚刚走出二门,迎面撞上一人。而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白玉堂!

  “展昭,你来的正好!快走!”

  白玉堂似乎正为了寻他而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他便要往外走。

  “诶?白兄,出了什么事儿?!”

  “东市出了桩杀人案,似是有些争执,现下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嚷嚷的厉害,似乎庞家那坏小子也在,赵虎马汉他们压不下,包大人让我们先行去处理此事。”

  “哦,哦,好!”

  展昭说着往屋里奔去,没想到身后突然伸出一只铁臂,那大手在自己胸前一箍,手掌刚好紧紧扣在他心口上,白玉堂的声音在他身后急急的传来。

  “展昭,你往哪里去?现下应该去东市,往这边走才对啊。”

  白玉堂手下力道很大,这一箍不但是抱住了他,似乎还要拖着他往外走。

  “啊!”

  展昭延迟了一瞬,大叫出声!他这一嗓子,吓得白五爷登时松开了手。

  “展,展昭,你没事儿吧?”

  他哪里知道,今日展昭本想着可以逍遥自在,根本就没裹平日里的束胸。说来也巧,平日里白玉堂总是一副贵公子模样,手脚规矩的很,今日却不知道怎的,这么心急火燎的,竟是想抱起他就跑。于是两下里阴差阳错,竟让他不偏不倚的摸上了展昭的胸口。他松了手回身愣愣的瞧着惊声尖叫的展昭,心说,这猫今天怎么一惊一乍的?而展昭则下意识想要抱紧胸口,又硬生生收住了力道,两手摊开在空中,回瞪着对方。

  展昭赶紧把头转开,心里扑通扑通跳得厉害。他把脸转开的还有一点,此刻他觉得脸上发烧,不用想都知道肯定红透了。分明都是男人,同吃同睡同寝同洗澡的时候也有的是,干嘛自己要脸红成这样?一定会被识破的!可是,可是,那该死的耗子不是应该知道自己是女……呃,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回过头,恰好又瞧见白玉堂的侧颜,那人微微低头瞧着自己的手掌,似乎是在发愣……展昭的心扑通一下,似是跳漏了一拍,紧接着又是一阵擂鼓般的扑通扑通扑通。好容易把这种心悸又心惊的感觉压下去,他感觉自己脸上不再那么烧了,才抬起头来,努力神情自若的望向白玉堂,可巧白玉堂正兀自望着他。

  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的愣了一会儿,白玉堂先收回手,讷讷的说:“呃,走,快走吧!”

  “好,好。”

  两人一前一后快速往东市跑去。这一通乱哄哄之下,展昭忘了问,白玉堂也忘了说,本该已经被包大人斩杀的庞煜又为何会出来大闹青楼呢?

评论(23)
热度(64)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