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39

 @TakaraXiao 终于写了一章,呜呜

这两天不知道为啥上不了lof,呜呜呜,赔罪,终于更新一章!

  39

  众人回到开封府后,白玉堂自作主张的揽下事情,以展昭一天一夜水米未沾为由,把人赶到后院去休息,同时还叫走了想要一起往后院走的丁兆蕙,不由分说就拉着人去面见包大人了。

  若是平日里那耗子这般自说自话,展昭定然不会答应,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展昭确实觉得身上不怎么舒服,想要好好打理一番,再美美的吃上一顿,好好睡上一觉,所以他也不同白玉堂虚客套,点点头就往后院走去。这里面还有一样,经历了昨晚的一切,展昭对那耗子的心意更近了一层,也便更加不想驳他面子,更何况这耗子做的说的都是对自己好的事情,自己又何必矫情,伤了他的心呢。

  虽然是些不为外人道也的小心情,却让展昭此刻甜蜜蜜的,还有些不想让人发现的小羞怯。于是他抿着翘起的嘴角,比往日更显温柔可亲的笑着往自己休息的小院走去。这一路上见到他的人莫不琢磨,怎么今日展大人看来心情格外的好,莫不是那狗贼被抓住了,这可是大功一件,这下那太师府可要落我们开封府的下风喽。

  且不提众人的小心思,单说展昭回屋自己收拾一下,想着是先吃东西还是先洗澡,就见小丫头花花叫了开封府的下人将洗浴的木桶放在了展昭屋里,那热腾腾的水汽从浴桶里蒸腾起来,瞧着都让人觉得舒爽。就见小丫头一边将食盒放在桌上,一边对展昭絮絮。

  “展大人这一晚抓贼辛苦了,可是要好好犒劳犒劳才行。花花我最有心了,早就准备了你和白大人素日里喜欢的吃食,这虽不是什么大鱼大肉,可每道点心粥菜都是花花我亲手做的呢!哦,对了,刚刚白五爷还着人捎话过来,说是给展大人泡澡的水里放些发热的草药,解解风寒。展大人你昨晚受了风寒吗?一会儿让花花给你瞧瞧——”

  “花花,多谢你。”本来展昭一直含笑的听着小丫头的絮絮,最后终是忍不住打断了她。

  倒不是他不近人情,而是此时放下心来,他真的觉得心神俱疲,那桶热水对他的诱惑太大了,还有暖胃馨香的食物都严重的刺激着他。而最重要的一件,便是此刻他不太想让人注意到自己身上的变化。说不上是不是“做贼心虚”,但面对着机灵过人又心细如发的小姑娘时,展昭总觉得自己那点小秘密根本藏不住。他,还没做好准备去面对这些,或许再等等……或许他只是希望这个小秘密藏在他与白玉堂之间,再多一点,再久一点。

  可这小秘密在眼明心亮的花花面前注定保留不了太久。当展昭吃了杯水酒,喝了一碗肉粥,品了些小菜,暖暖和和的泡进浴桶后,正在帮他整理床铺和衣服的花花突然传来一声小小的惊叫。正在浴桶里躺坐着,让热水浸过肩头,舒舒服服打算眯一会儿的展昭登时惊的手脚一阵慌乱,险些在浴桶里溺水。当他扒着桶边坐直身体时,花花已经惊慌的抱着一件她的贴身衣裤跑过来,一瞧那衣裤上的痕迹,展昭默默转回身,把半个脑袋都泡进水里,昔日英勇神武的猫大人顿时缩成了羞羞小乌龟。

  “展大人这是怎么回事!你的月事乱了吗?!”花花尽量压低了声音,可那声音还是有点大,回答她的是水面浮上来的一串小泡泡。

  花花抱着衣服弯下身,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眯起来,几乎凑到展昭脸前盯着他看。展昭的鼻子以下都在水里,时不时冒出一点点泡泡。看到花花凑过来,展昭一双明眸立刻紧张的耷拉下来,眼睛盯着水面数泡泡。

  “展大人!看着我!”

  “……”

  继续冒泡泡。

  “……展大人?”

  “……”

  还在数泡泡。

  “……”

  “……”

  僵持了片刻,不知道展昭的脸颊是憋得还是泡的发红起来时,花花终于抱着衣服直起腰来,一脸高深的分析道。

  “今儿不是展大人的月事,最近你的身子绝对没有受寒或者风热,不可能乱了时日……嗯,听虎子哥说,昨晚展大人白大人一起去追那花蝶了,彻夜未归……难道!展大人你!和白大人——”

  花花的话还没说完,展昭腾一下从水里蹿起来,抬手捂住花花的嘴巴,紧张道:“我的小姑奶奶,你火眼金睛,什么都瞒不过你,你别喊了,再喊全天下的人都要知道了!”

  他话说到此,花花伸手将他的手扒下来,一双眼睛睁地大大的怔怔的望着他:“……展,展大人,你,你们还,还真的……”

  展昭似乎也明白过来,自己着了小丫头的道,自己这是被她诈了话了,登时又红着一张脸缩回了水里。花花自然看不到他一双手在水下画圈圈,只是有些呆呆愣愣的张着嘴巴,自言自语的喃喃道。

  “没,没天理了。青天白日的,猫,猫让耗子,叼走了……”

  “……不,不是青天白日……”

  水面上飘过如蚊子嗡嗡的一句,也不知道有没有飘进花花耳朵里。花花愣了一会儿,倏地转身往外面走去。展昭瞧她行为反常,以为她受了什么刺激,赶紧伸出一条胳膊抓住她的衣角,将她拽住。

  “花花,你上哪儿去?你,你没事儿吧。”

  就见小丫头转过身,一双无辜精灵的大眼睛冲着展昭眨眨眼睛,满脸单纯的说道:“追贼的不是我,被耗子叼了去的也不是我,奔波受累一夜的更不是我,我会有什么事儿啊。”说着小丫头还促狭一笑,继续道:“放心吧,我是给展大人呐,煮红豆饭去!”

  说完小丫头就一蹦一跳的抱着换下来的脏衣服出门去了,还不忘体贴的关紧了房门。展昭听着外面的院门也被关紧的声音,这才放松下身心,任由自己沉浸在热水中舒服的享受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忽听院门响动,展昭迷迷糊糊的撑起身体,觉得水有些发凉了,赶紧从水中坐起身。他可不想旁人突然闯进来看到自己这幅样子,虽然之前已经将他要休息的事情交代下去,花花也是摆好了屏风才离开,可现在府中还有个不长眼的丁兆蕙。想到那剃头挑子一头热,总是自己瞎积极却还点不得的人,展昭就不由感到一阵头大。若进来的是白玉堂,他虽然会害羞,倒不会提心吊胆,可若进来的是那丁老二,他还真会惊出一身白毛汗。

  不过好在进来的是花花,那小丫头瞧着展昭既懵懵又惊醒的模样,不由笑出声来。蹦跳着将什么东西放在展昭屋里,又把替换的衣服抱过来放好,才笑嘻嘻的拿过毛巾对着展昭轻轻一摆。

  “我就知道,就算我离开那一下,展大人也洗不完这个澡。”

  展昭有些不好意思,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干脆把脸板起来,不满道:“花花,你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论职位,论年龄,都是你大我小,这点呀花花心里有数着呢!”小丫头一边打趣展昭,一边帮他擦干身体,为他换上干爽的新衣衫。

  展昭今日是真有些犯懒,大约是大部分人犯落网,而自己又难得偷了半日闲,将一切事情交出去的感觉实在很好,于是他顺从的任由小丫头摆弄自己,换好了衣服,乖乖坐到桌前,把花花精心烹制的餐点吃了个风卷残云。

  吃好喝好,又听了花花一顿唠叨和嘱咐后,展昭才被允许爬上床,准备好好的休息一下。此时他头一转,往窗外望去,就见日头已经过了正午,这一番折腾下竟然已经到了这个时辰,玉堂怎么还没回来?

  这个念头一起,展昭有些坐不住了,那人也是辛苦一晚,现在顶了自己的差事,自己倒落得轻松,未免心中有些不忍。刚刚有些不忍,那人也是辛苦一晚的念头又窜进心里,才下去的红晕又爬上了脸庞。

  花花在一旁瞧着,气哼哼的哼一声,双手摁着他的肩膀,把他摁倒在床上:“我说展大人啊,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这还没嫁出去呢,怎么就拔不回眼睛了?女孩家家的要矜持啊!”

  展昭受了一顿抢白,干脆一拉被子一翻身,把脸朝里,连同自己的小心思一起甜甜蜜蜜裹起来,不理会花花小鸟雀般的吱吱喳喳,兀自沉沉的睡去了。

评论(20)
热度(38)
  1.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