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10

 @TakaraXiao  不好意思,太忙了,实在是太忙了,捂脸

  10.


  展昭为了掩饰身份,平日里都会悄悄裹胸,虽然不甚紧,但总归是将身体遮掩起来,还可以显得身板更结实,就连白玉堂都曾笑言“展兄还真是体魄强健啊”。可是他今日出来的急,哪里还记得裹了胸再出来呢?加之领口又松,撞过之后衣衫也被撞乱,那本该隐秘之物透过衣领若隐若现,却也难以掩饰。


  花花心明眼亮,一下就瞧见了那不寻常之物。这些待字闺中的小丫头平日里对展大人白大人也没少聚在一处聊得开心,平日里偷偷看两人进进出出,小丫头们都会开心的聊上半天,大家一致认为,就算为了近距离看看这两位护卫,来开封府也是值得的!而在大家的一致评判下,都认为白五爷看起来更削瘦,展大人的胸肌更发达呢!每每说到此,小丫头们都会掩着嘴捂着脸,不知道什么表情的笑上半天。可眼下自己看到的场景,着实让花花吃了一惊。她不知不觉中抬起手,直愣愣的瞧着展昭的衣领里面,吐出断断续续的两个字。


  “胸,胸……胸脯……”


  “诶?!”


  这两个字一出口,展昭顿时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喵呜一声扔了手里的被褥,捂着胸口噌的直起身子,下一刻又赶紧捂住小丫头的嘴巴,这会儿他也不管这姿势是不是登徒子了。


  “你,你,你看错了!啊,不不,那个,是人都有胸的,很正常,很正常!”


  花花再次被捂住嘴巴,乖乖的一动不动,只是对着展昭眨巴眨巴眼睛,示意:你说,我听着呢。可惜展昭此刻只顾着自己慌乱,完全顾不上花花的友善回应。


  “总,总之,你看错了!”展昭紧张的一手抓紧着胸口的衣衫,一手捂着花花的嘴巴,“那,那个我这就松开,你,你可别再喊了。”


  “呼啊——”


  被松开的花花好好呼了一口气,做出个憋死了的表情,这才揉着自己的心口仰起头来,一脸无辜的对展昭说:“展大人,刚刚好像一直是你在喊诶。”


  “啊?是,这样吗?”


  “嗯,就是这样呢。”


  两人四目相对,花花眼里是脸都红透了的展昭,展昭眼里是乖巧平静的花花。


  “那,我们回屋再说!”


  “嗯,好啊!”


  花花抱起被展昭扔在一边的被褥,乖乖跟着一脸惶急的展昭回到了他屋里。事实证明,心思聪明的展大人也有犯傻的时候,而看起来单纯无辜的小丫头花花也有细密过人之处。


  展昭一回屋就赶紧先拿起桌上的茶壶咕噜咕噜往肚里灌,倒不是他渴了,而是人生头一回被人以这种方式撞破真身,他需要压压惊,也需要好好斟酌一下,权衡利弊,把接下来的事情好好盘算一下,该怎么解释,究竟要不要说出实话。他哪里还能注意到花花的举动呢?此时花花已经顺理成章的走到他的床铺前,将被褥抖开往床上一铺,瞧了一眼,转过头来,正看到展昭仰着脖子喝凉茶,登时指着他大喊一声。


  “快放下!不许喝!”


  “噗——咳咳咳咳咳咳——”


  展昭一口茶憋在喉咙里,跟卡了块玉似的,吞吞不下去,吐吐不出来,生生又把脸憋红了几分。连忙捶着胸口拍了几下,这口茶才算吞下去,这口气也才算顺了过来。可就这一眨眼的功夫,花花已经走到他近前,跟他脸对着脸,眼对着眼。展昭赶紧把头往后仰,却被花花拉着腕子坐在了凳子上。只见花花一副老道的模样,将指头往他脉上一搭,竟然在给他把脉。


  “展大人这是来月事了吧。”


  “什,什么?!!”展昭立时就想蹦高,估计要不是这屋房梁高,这一下子就能蹦上去,“花,花小姐,你,你搞错了吧?!”


  花花一翻水汪汪的大眼睛,凉丝丝的说道:“那展大人便瞧着花花的眼睛再说一遍,花花说错了。”


  展昭盯着花花的眼睛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没支吾出个缘由,就听花花接着说:“茶这些凉物在来月信时是碰不得的,不然准叫你肚子疼上两天!”


  展昭已经不知道这时是不是该点头称是了。他强自镇定下来,重新坐定,还摆了个赵虎他们坐下时常常摆出的很爷们的姿势,沉声道。


  “花花姑娘不可乱言,展某是——”


  “是什么?”


  “是——”


  “是女子。”


  “不是!!”


  “你还敢说不是?”花花的手指头一指展昭的床铺,“那褥子上还有血——”


  “别说了……”展昭难过的低下了头。


  “还有你的胸——”


  “别说了”展昭把头埋进了胳膊里。


  “展大人,我是为你好。我爹爹以前是游方郎中,我自小跟着他也学了些本事,刚刚我瞧你的脉,虽然鸿博有力,却透着些许不稳。花花多句嘴,展大人最近的月事都不准吧。”


  “你怎么知道?”展昭猛地抬头,一激动之下才想到自己说漏了嘴。可这个事儿他是真担心,又觉得没人可问没人可说,更不敢去找郎中,守着个公孙先生都唯恐避之不及。眼下瞧着这小丫头识破自己的真身是铁板钉钉的事儿了,展昭也就不在嘴硬,只红着一张脸委屈的瞧着花花。


  不想花花噗嗤一乐,“瞧瞧你这委屈样的,若是让那些爱慕你的姑娘们知道了,还不定怎么伤心难过呢。论说起来,她们的委屈可比你大多了。”


  “什么?还有爱慕我的姑娘?”展昭现下是真真哭笑不得了,自己这里正难受的紧,却听到有姑娘爱慕自己,满满的错位感与莫名的挫败感。他不由想起了白玉堂,不知为何轻笑着叹了一句:“生为男子还真好啊。”


  “生为男子有什么好?生为好看又有钱的男子那才好呢!”花花说了一句很有常识的话,“这下隔壁白五爷可就赚到了!”


  “什么意思?”


  “若是知道展大人其实是女子,那爱慕展大人的姑娘们岂不都要转去爱慕白五爷了?”


  展昭被她这话逗笑了,难得的轻松一时,点点头温柔笑道:“爱慕他,倒也是理所应当。”


  他的眼睛自然的往一边瞥去,唇角勾着淡笑,神情温柔。花花托着腮瞧着他,若有所思。窗外一声鸣啼,有只鸟儿从晨光中闪过,花花赶紧站起身,走到展昭的床边,一边整理床铺一边对展昭喋喋嘱咐。


  “展大人今日就别当值了,我待会儿就去跟公孙先生说,展大人宿醉头疼,公孙先生今日要去义诊,绝对没时间来这里仔细瞧的,让他给你开上点醒酒的汤药,我回头熬药时都给你换了安神的,你好好歇歇,到了明日就舒服了。还有,这被褥我都给你换了新的,你刚刚没收拾好,睡上去会不舒服的,现下尽管好好休息吧。对了对了,还有,再也不可以喝隔夜冷茶了,平日里都不能喝,更别说你现在身体特殊……”


  “花花姑娘。”


  “嗯?”


  “你,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花花抱着被褥走到展昭身边,露出个大大的笑容:“我只知道展大人是好人,无论怎样,花花都不愿见一个好人被难为。”


  说完花花抿着嘴笑嘻嘻的走出去了,留下展昭一个人在屋里兀自呆呆的瞧着合上的门,瞧了一会儿,展昭深深的叹了口气,望着已经渐渐亮起来的窗外,浅笑着想。


  或许被识破也不坏。



评论(18)
热度(70)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