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8

 @TakaraXiao 今日双更,补齐昨天的承诺实现了哦~么么哒~

  8.

  多日沉闷一扫,迎着初升的旭日,府中众人都不觉得有一丝困倦。包兴鞠着躬的将老和尚送到客房,至此展昭才有机会和众人一起叙说寒温。包拯坐在床上,众人围了一圈,展昭坐在包拯床头的方凳上,像是讲故事的说书人一般,将分别后的事儿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包拯含笑听着,等到这些时日的事情说完了,大家也都过瘾了,包拯吩咐大家都好好回去歇息,这几日大家挨的辛苦,既然自己已经无事,那大家便轮流好好休息,补一补这几日的辛苦吧。众人听了自然无有不从,纷纷起身离开,展昭亦起身想要告辞,却被包拯一把握住了手,对他笑道。

  “展义士且留步。”

  展昭慌张之下,直觉想要甩开对方的手,又觉不妥,这一瞬迟疑间,包拯已经松开了他的手,而众人也都前后离开了。包拯见人站定了,便直了直躺的酸痛的身子,正色对展昭道。

  “今日包拯得救,多亏了展义士,大恩不言谢,这份情义包拯记下了。但今日留下义士乃是为了别的事——”

  “大人想让我留在开封府。”

  展昭适时打断了包拯的话,他用的却不是疑问,而是肯定之语。包拯虽被抢白,却全无恼意,相反,他对展昭这等迅速的反应很是中意。对方野鹤闲云惯了,又是江湖中的名人,想将这样的人收入麾下是要下一番功夫的,他哪里知道展昭真正的烦恼呢,只当展昭这样的江湖义士对官府颇有忌惮,未必肯轻易点头。但张赵马王四人毕竟是展昭推荐来的,而且在与四人的交谈中包拯也得知,展昭苦口婆心规劝于他们,也声言包拯的治下是个好去处,终有归处强于江湖飘零。若是这样想来,那他展昭也未必没有归于包拯之意,只是这口要怎么开,眼下展昭一语点破,倒是省了他不少麻烦事。

  包拯抬眼望着展昭,目光真诚。有那么一瞬,展昭是真的很动心,可他明白自己的顾虑,进入公门不比自己在江湖的自在,大家出入相随也便罢了,这般朝夕相处难保不会有暴露秘密的一天。他还没做好准备回复自己的女儿身,不,其实若是可以,他纵使孑然一身,也想要以这个南侠展昭的身份行走于世……那是他对父亲最诚挚的纪念,是从不知何时开始,自己最深切的坚持……这样的心思是无法对人言说的,可是看到包拯怜才爱才之意,他又不禁动心。自己不过是凭着江湖人的热心才救了他,换了别人他行事一样,不会有差,可包拯无论闻达还是困守,似乎都想着他这份恩情。嗨,有些事做过便是做过了,自己哪想那么多,也没想一定要得到什么,自己尚且不挂心,他又何必挂心呢?这样想着,展昭对包拯一抱拳,清澈双眸明正坦诚。

  “多谢大人垂爱,但展某自在惯了,受不了官府约束。其实大人现下炙手可热,实在是不适合与展昭这样的江湖人多结交的。庙堂之上诡谲多变,难保不会有人用展昭的行事攻击大人,大人是国之良相民之青天,展昭愿守青天,但实在不愿入公门,还望大人成全!”言罢,他深深一辑。

  谁知他说完,包拯却笑了。展昭诧异的看着包拯,眼中满是疑惑。怎得?难道自己话说的不妥?或者包拯确实为自己做了什么安排,自己这番拒绝是不是伤了他的颜面,浪费了他的心血?展昭兀自疑惑,就看包拯笑着连连摇头,再抬眼时瞧着他的眼神中竟有几分怜惜伤痛之情,展昭不由吃惊,心中更加迷惑。此时,便听包拯沉声道。

  “展义士,你以为我是为了报恩才想将你收作麾下的吧。”展昭嘴唇一抿,点点头,包拯却摇摇头,声音中带着几分惋惜:“你错了,展昭。”

  他不知不觉中换了称呼,但两人都仿佛未觉,展昭回过身静静站着,他知道包拯接下来要对他说的,是不方便在人前所言的真心话。无论这是怎样的话,他都想去好好探究一番。好奇是人类的天性,展昭亦不免俗,不管他行事多么端和稳重,这样的心思总还是藏在心里,他不明白包拯为何对他露出这许多惋惜,他相信自己多年的坚持没错,做个好人没错,做个侠客亦无措,那在这位相爷眼里到底哪里错了呢?

  “侠以武犯禁,这句话你听过吧展昭。”

  “大人是担心展昭滥用武功,荼毒良善吗?可展昭并没有。”

  “可这短短两日里,你便杀了两人,不是吗?”

  展昭一愣,心中有些不悦。但他面上还是一贯温和,对包拯再次稽首。

  “那大人的意思是展昭杀错了,是吗?”

  “对错善恶,原无定数。”

  包拯此言一出,却让展昭吃了一惊。

  “大人何出此言?展昭一直以为大人心中有一杆明秤,公正公平,可现下连大人都如此言说,难道展昭之前都看错了大人不成?”

  包拯看着将义愤藏在心里,却又难掩激愤之情的人,心中不由连连摇头,对自己的想法有些动摇,这样的人太单纯,真的适合进入公门吗?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与他听,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此人对自己几番救助的回报,也要同他说清楚。

  “展昭,这世间的道理无非那几条,这世间的面貌却千差万别,有人看世间是善恶,有人看世间是对错,但在包拯看来却是混沌与秩序。善恶轮回也好,对错是非也罢,只是世人眼中的面貌罢了,善恶对错都是此一时彼一时,若换过了时空,谁能说自己的判断就一定是对的呢?”

  “……大人,展昭愚钝,不明白大人的意思……”

  “展义士急公好义,但无论行侠仗义还是快意恩仇,终究脱不过人之情理,而情在理之先者,必然会乱了秩序,并不能使世事清明,而只是浑然一片。”看到展昭迷惑的模样,包拯笑道:“那我换个说法吧,你言那季娄儿滥言祸世欺压良善坑蒙旁人,你斩杀了他,那他确实罪该万死吗?你杀了他一人,便能将这世上滥言祸世的恶徒都收拾干净了吗?那家人听了你的谎话,信了那妇人,可若是他们不信你的话,那妇人岂不还是要被扫地出门?

  今日我不与你说国家法度,但在本府看来,轮回也好天道也罢,也是遵循守序,没有人可以拍着胸口说自己一定不会犯错,杀了人就一定解决问题。你杀季娄儿是为了解那妇人燃眉之急,本府懂得,可今日杀了季娄儿明日还会有伯娄儿仲娄儿,以你展昭一人之力,只怕是杀不过来的。所以侠以武犯禁,犯的恰恰是划分善恶对错的秩序啊。

  本府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担心你。光明磊落难免为阴暗混沌所害,而阴阳有序日月交替,这世上总有光照不到的地方啊展昭,以今日之事来说,若是被人知道是你所为,以庞太师的势力想要暗害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纵然你可以说你光明磊落,一人做事一人当,无畏生死。可是展昭……”

  “大人不必说了,展昭明白了。”

  展昭说着,对包拯双手一辑,再行一礼。这一礼,是深拜。包拯望着他明澈清俊的眉目,那眸似秋水,静水流深,无尘无埃无染一物,那般纯粹。之前压抑不住的郁闷气恼已经随着这汪清水消散,这正是他知道,他懂得,也尊重的那个展昭啊。

  包拯同展昭说了这许多话,已是有些气力不足,他毕竟刚刚醒来,听了展昭为自己所做的这些事,心中感动之余也为他捏把汗。同展昭说这些是因为他相信展昭会懂,他展昭不是个只懂舞刀弄枪的武夫,从第一眼看到那个俊秀的年轻人起,他就知道这个人不同于那些江湖人,但是有些道理他也未必明白,若是他想有更大的发展,施展更大的抱负,那有些道理他必须懂!懂了,才不会白白被害!

  唉,希望是自己多心吧,也希望这个纯善的孩子可以前路平安、一世安康。

评论(2)
热度(49)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