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5

 @TakaraXiao 继续继续,努力日更 

 5.

  展昭觉得此刻这个小娃娃好像一只圆头圆脑的小白鹅,高高扬着头颅骄傲地咕咕,他觉得对方可爱极了,又不敢说出口,害怕被骄傲的小鹅啄了。于是,他顺着自己的性子,就像自己一贯做的,安安静静的陪着对方坐着,听着小娃娃唠叨,或者陪着他静默,一言不发。

  展昭和爹爹在白府连着住了十几日,直到那两兄弟的父母下葬之后,他们才离开。展昭记得,在某个午后,他趁爹爹小憩时去找白家小娃玩,在院门口看到小玉堂托着一颗梅子往哥哥嘴里塞的模样。白锦堂和自己一样,登时流下两行泪,还要忍着说好吃好吃。可是那偏心的小娃立刻掏出小手帕,一边给他哥哥擦眼泪,一边仰着头问“不好吃吗?真的不好吃吗?哥哥为什么哭了?”

  白锦堂把弟弟揽在怀里,一边轻吻他的发顶,一边温柔的哄他,“玉堂摘的梅子最好吃,哥哥喜欢。”

  “那哥哥为什么哭了?”

  “哥哥太高兴了。”

  “骗人!哥哥不可以骗我。”

  “……梅子太酸了。”

  “诶?那,那我以后只给哥哥摘甜的梅子吃,好不好?”

  “好,那哥哥等着玉堂摘甜的梅子来。”

  那一刻,阳光灿然温柔的拢在两人身上,流光溢彩……展昭在院门口看了片刻,瞧着小玉堂在哥哥怀里撒娇,像条小虫子似的扭来扭去。于是他也跑回爹爹休息的小院,钻进还在榻上午睡的爹爹的怀里,如同一只小猫一般乖乖的窝在他怀里,睡了个甜甜的午觉。

  睡梦里,他仿佛回到了那个爹爹被人拉走的傍晚。这次爹爹注意到了他的不甘和委屈,他抓着他的手,留在了家里。他很开心,觉得所有的付出和忍耐都是值得的……

  爹爹在两年后便过世了,娘亲也在前年过世了。倏地,展昭也变成了孑然一身。他望着那颗被窗户阻隔的月亮,视线明明无法穿透明纸,却依旧觉得被月光刺痛了眼睛。展昭低下头,轻轻合上眼睛,让那种刺痛到几乎流泪的感觉淡淡散去,唇角才有噙上了笑容。

  是了,是他。

  白玉堂。

  一个既懂事又不懂事,又柔软又倔强的小孩,他是他见过最决绝的孩子,即使那时他还是个比他矮一头的小娃娃。随心而行,身随心动……真好,可以活的毫不掩饰,真好啊……展昭很早就学会了掩饰,为了他觉得重要的事和重要的人,掩饰伤痛、掩饰心情、掩饰不甘和委屈,只要那是他认为重要的,他什么都会去做。或许因为它们太重要,自己便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吧……

  展昭将怀中的银子掏出来,随意的往桌上一扔,暗想:包大人近日想必已经赴任陈州,这点银子对赈灾虽然是杯水车薪,到底也是一点心意,这两日便捉了项福去与他汇合吧。打定了主意,展昭便将那惊鸿一瞥匆匆间擦身而过的童年旧识放到一边了。

  有了安平镇这件小插曲,展昭已是晚了一日,待到他赶到陈州时,包拯身边已经多了一位文生公子的师爷公孙策,和四位展昭相熟的衙役头领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看到此番情景,展昭倒不急着露面了,他本就不太愿意应付场面上的事,既然包拯现下已经有人照应,自己是不是出面也就不重要了。

  另一层来说,他本是女儿身,越少与这些男子打交道,于自己也越安全。行侠仗义是他本心所选,年少成名却是意外之外,声名却有所累,而对他来说最麻烦的就是江湖朋友时不时要大吃大喝,方能放下包袱,显得亲厚。这男子醉酒,抵足而眠,那都是常事,可这种家常便饭的事儿放到展昭身上就尴尬万分了。故而,人常言,南侠展昭洁身自好,不与粗俗之辈乱交,一些江湖中人诋毁他,也会说他眼界高,看不起我们这些江湖糙汉,无论怎样说,展昭也只是一笑了之,不置可否。于是诋毁他的更加羞恼,而赞赏他的则更为欣赏,只可惜无论这诋毁还是赞赏,都不在点上而已。

  展昭突然想起,那白玉堂……似乎知道他是女儿身?

  他不由想起,当白锦堂拉着白玉堂的小手,让他向展昭问好时,白玉堂扭动着身子,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眼看着哥哥脸色不善,又要生气,才赶紧用胖胖小手一指展昭,嘟着嘴蛮横道。

  “他生的那样俏,怎得会是位小哥哥呢?我只管他叫小姐姐!昭姐……哎呀,哇——”

  巴掌落在了屁股上,小白鹅一阵叽里呱啦的哇哇大哭。展昭犹记得自己当时想笑又不敢笑,只是抓着爹爹的衣服,躲在爹爹身后忍笑,爹爹将一脸委屈的小白鹅拉在怀里安慰的模样。白家小哥哥一直在道歉,白家小弟弟则趴在爹爹的肩膀上呜呜的哭,那时他站在爹爹身后,抬起头看着那个从上往下张望,还在掉金豆豆的小脸蛋。

  有时候,小孩子的直觉是很准确的。

  他,展昭,从小就被家人当做男孩子来养;而他,从很小的时候起,就知道爹爹一心想要个男孩。虽然爹爹疼他爱他,从未因为他是个女孩子而表现出半分失望与厌弃,但展昭就是从心底里觉得自己生成这样,让爹爹失望了。他虽不完全懂得,但他想让爹娘高兴,想让爹爹为自己自豪!从那时起,他便掩饰起自己女孩子的身份,无论装束还是言行,都会着意留心,他不但要做一个男孩子,还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爹爹一定会为自己自豪的,展家的昭昭是比同村所有孩子都还要优秀的小小男子汉!

  展昭不记得自己这样被人夸奖时,是不是真的开心了。但看到爹爹望着他时满足的眼神,他知道自己是开心的。所走的路是自己选的,所做的事是自己愿的,他,心甘情愿!

  从来没有人认出他其实是女儿身,在去白家拜会的时候他也是一身男孩装扮,纵使七八岁的孩子看不出什么男女的太大区别,而他也不同于一般男孩整天掏鸟搓泥打弹弓,整日里跟着爹爹,帮衬着做事,显得比同龄的孩子乖巧懂事,但也不至于被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一眼看出是个女孩子吧。

  那是他,第一次被认出。

  这在展昭心里留下不小的吃惊,连带着对那个犀利倔强的小孩子也上了心。真没想到,一晃已经这么多年了,那孩子看着比自己高了一头,当真是长大了。也,长得更好看了。现在想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担心自己被他识破,才特意在那时选择了离开,反正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若是有缘总还有相见之日。

  且不去管与白玉堂那段孽缘,展昭悄悄尾随了项福潜入陈州府中,这汉子还有些本事,只是骨头太软,趋炎附势权欲熏心,这种人成不了什么大气。展昭一边冷笑的看着项福欲行不轨,一边暗中打出袖箭,将那人从暗中赶了出来。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立刻拥上,将人拿下捆了起来。公孙先生是个极会看眼色的,他与包拯使个眼色,两人一口一个“壮士”“大人果然爱才”的,没两三句话把项福说的心动,早就分不清东南西北,只以为包拯是真个想要收他,把庞煜那番安排一五一十吐了个干净。包拯拿了记录,让他签字画押,将他收进大牢。

  展昭看看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一个飘身出了陈州府,往关押了金玉仙的软红堂而去。此时金玉仙早已被苗家那不争气的混账儿子转移到了观音庵藏了起来,只待适当之际,送与庞煜享用,展昭着实费了些手段才查清事情,往观音庵赶过去。

  而他掷出的那枚袖箭被王朝拾得,交予了包拯。包拯端着袖箭仔细的瞧,这些江湖手段的东西他听闻的多,见到的少,问了王朝不少详细,王朝虽然不用这些物什,知道的不多,但四人之中与展昭最为交好的马汉认出这是展昭的东西,随即告知了包拯。包拯一听,原来是前次救助过自己的义士,心下欢喜,又想起展昭眸正神清玉立身长的端正模样,已经暗暗生了想要将其收在麾下之心。

  一切,只待时机。

评论(11)
热度(74)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