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4

 @TakaraXiao 


  4.


  白锦堂面色发红,这次真是气的。他不明白,自己这小弟就算平日里顽皮,性子又倔,可总还算是乖巧懂事,也从不欺负他人,况且从小到大,无论是自己还是爹娘都不是小气之人,怎么今天连个梅子都不肯给人吃,还打落在地上,真真不可理喻!想着这又是当着爹爹的旧识,这不是打了人的脸面吗?!于是他手上用力,重重打了白玉堂的屁股几巴掌,责备之声也不似刚刚那般柔和了。


  展家爹爹倒是觉得无妨,小孩子刚失了爹娘,心情不顺也是有的,何况这么小的孩子就是让他打又能打的多疼,他赶紧上去阻拦,把白玉堂拽到自己身后,将他哥俩隔开。展昭站在他爹爹身后,却正好把小玉堂的脸蛋神情瞧了个仔细。


  他发现那孩子此时不似刚才,被哥哥训斥责打了也还是一脸无谓,这会儿的他皱着眉头,睫毛忽闪间似有些晶莹染上,瘪着小嘴拼命的忍泪,一张小脸也是憋的通红。原本展昭莫名被打,心里也是委屈,想着就算自己刚刚笑他,那也不是恶意,他若不愿自己道歉就是了,干嘛上来就是一巴掌,这小孩也太凶了。可现下看着那孩子,挺着小肚子,撅着小嘴巴,委屈巴巴的模样,他心下倒是先不忍了,于是他不由拉起小玉堂的手向他道歉。


  不想小玉堂并不承情,一瞧是他拉了自己的手,竟狠狠一下甩开,啪嗒啪嗒跑了出去。展家爹爹要去追,却被白锦堂拦住,大声数落了几句自己的弟弟,又向展家父子道歉。


  “多大点儿事儿,何况玉堂还小,小孩子心性有什么值得道歉的,无妨无妨。”展家爹爹与少年老成的白锦堂还在客气,站在一旁的展昭却直愣愣的望着白玉堂跑开的方向,放不下心。


  好容易挨过了一番客套,一个小孩子照应前后的事情也着实不易,展家爹爹决定留宿在白府中,也能帮衬帮衬。展昭心里也有几分欢喜,他很想再见见刚刚那个比自己矮一头的孩子,亲口问问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因为他莫名觉得那孩子的神情很是熟悉,这表情自己也有过,只是不知自己那时的心思和他此刻的心思是不是一样。自己一定要问问清楚!


  不想,没等他去问清楚,白玉堂自己带着答案送上门来了。展家爹爹安顿好后,便跟着白锦堂去了前厅,留下展昭在后院自己溜达。就在他从后院假山穿出,站在山石上瞧花草的时候,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轻咳。那稚嫩的声音不用转身都能知道,定是个孩子在装大人。这府中的孩子拢共就他们仨,白锦堂随着爹爹去应对前来吊唁的客人,那这充大人咳嗽的是谁,已是不言而喻。


  展昭转过身,果不其然,瞧见一身白色孝服的小娃娃正乖巧的站在自己身后。他踮起一脚正磨蹭着另外一只脚,双手背在身后,小嘴儿还是能挂上一个油瓶般的撅着,挺着小肚子把个身子转来转去,跟只不老实的小虫子似的扭啊扭的。光瞧他这身上的别扭劲儿,就知道他心里不定有多别扭呢。


  “你,有事儿?”


  展昭微微歪头,瞧着他发问。


  “呐,给你吃。”


  孩子倒是爽快,听展昭发问,把一直背着的手伸到他眼前,摊开来,掌心躺着一枚梅子。展昭瞧瞧那梅子,又瞧瞧那孩子,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那小孩倒不干了,凶巴巴近前两步,抓过展昭的手,啪一下把那梅子拍在展昭手里,小嘴一瞥大声质问。


  “你以为我下毒了不成!给你你就吃,不吃我就扔了。”


  说着又撇过头去,不看展昭。展昭瞧着他脸上有些赧色,还总是偷偷拿眼瞧他,展昭笑着将梅子放进嘴里。


  “唔!!”


  嘴里顿时炸开一股子冲鼻子的酸,展昭直觉想吐出来,可一瞧眼前那乌溜溜水盈盈的眸子,噙满了不安和疑问,他硬生生把那枚梅子吞下,才忍着眼角的泪水,仰起头来做了个难看的笑。


  “好,好吃。”


  “……那你怎么哭了?”


  “谁哭了!”展昭拿袖子擦擦眼角,回头瞪了他一眼,以示自己才不会为了颗梅子掉泪。


  小男孩撇着嘴瞧了他片刻,拿脚尖点着地碾转了两圈,才慢吞吞的说了句“刚刚对不住”。


  展昭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由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小娃娃又不干了,凶巴巴瞪回去。展昭了然,他这定然是被哥哥抓住,训了一顿,所以才忍着委屈过来道歉,自己若是拂了他的面子未免也太可怜了,小孩子的心思只有小孩子才能懂得,大人自以为看得透,其实孩子的委屈他们哪里真正懂得呢?于是他点点头,笑着跟对方说“没什么”。可展昭还是想弄清楚他刚刚为什么凶自己,于是他小心翼翼的问了出来,原以为对方又会跑走拒绝回答,没想到小娃娃走到他身边,捡了个干净的石头坐下来,两只胳膊肘撑在膝盖上,两只小胖手撑着圆乎乎的脸蛋,跟个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


  “我是想让哥哥打起精神来啊。自从爹娘过世以后,哥哥一直无精打采的。他以为我看不出他日夜操劳,其实不过是心里难过,给自己找点事做罢了。”说着那小娃娃又重重叹了口气,眼眶还跟着泛红起来,“玉堂没用,什么也替不得哥哥。我记得哥哥以前喜欢娘亲做的梅子,现下又是产梅子的时节,我想着若是哥哥吃了梅子,定会好起来的……可是,可是……”


  他可是了半天什么也没说出口,但是展昭却懂了,这种事情他也曾经历过,这种感觉他懂。有时候全心全意的想为一个人做件事,于是掏心掏肺的拼了命去做,只为看到对方惊喜又开心的容颜,可那份心思还没传到对方心里,就被一些自己未曾上心的微不足道的事情给打扰了。是啊,怎么能忘呢,他也曾全心全意拼尽全力的想要做一件事让爹爹开心,可等他铆足了劲做到了,以为对方会开心时,对方却被一群他觉得全不相干的人拉走了,那一刻,世界好像只有他孤零零的在淋雨……那些满溢在心口的热忱瞬间冷的像冰,又冷又沉重重的压在他的心口上,堵得他闷闷的说不出话。


  所以那时展昭一瞧那张忍着委屈,撅着小嘴生闷气的表情就全都明白了。那一刻,他就是他世界里的不速之客!想要让哥哥快乐起来的心情和努力就这么被轻巧的送了人,他怎么能甘心?这事儿不是他错了,也不是展昭错了,若说有人要怪,便是白锦堂不够细心,没有注意到弟弟的心思吧,可那是他心心念念的哥哥,在他的世界里,哥哥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好,哥哥就是他的全部。只是他与他不同,白玉堂会甩开他的手,维护自己辛辛苦苦的成果和不容他人碰触的心意;而展昭只会笑着对爹爹挥挥手,让他快些回来,哪怕他知道爹爹定然回来不早。


  展昭很想安慰这个委屈的小娃,他伸手在白玉堂头上揉了揉,温柔笑道:“你好乖啊,若是换了我定要大吵大闹的。你这么快就能听哥哥的话,还来跟我道歉,真是了不得呢。”


  展昭自以为撒了个无伤大雅的谎,找了个好借口来表扬表扬他,哪知对方毫不领情,不客气的甩了他一个大白眼,气哼哼的质问。


  “你以为是哥哥让我来道歉的不成?难道小爷不会自己来道歉吗?”


  展昭又是一愣,难道他竟是自己……他觉得自己真是昏了头,竟然两次三番的误会了别人。


评论(8)
热度(76)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