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3

估计这文已经和小宝大大想的完全不一样了吧,囧

 @TakaraXiao 

  3.

  那年展昭七岁,随着父亲去一个阔别多年的好友家,不是为了相聚会友,而是去为那位挚友上香……

  灵堂设置的极为讲究,青、黑色的孝帐里,两方朱红色四甲金漆棺停放其中,香案上供着果品、香烛等物,一盏幽冥引魂等莹莹不灭的燃在一旁,素绫白绢扎起的灵座供着一块镶了金边的牌位。时年七岁的展昭已经识了些字,他努力辨认这那些字,认出那人的名字是白翰宇。中间那个字对小展昭来说颇有些拗口难念,最后他还是忍不住轻轻拽了拽父亲的衣角,悄悄问他那个字读什么。父亲摸摸他的头,没有言语,过了片刻,才轻轻念出那个名字。

  展昭记得自己按着爹爹的要求行礼跪拜磕头,青烟袅袅间他抬起头来,眼前站着一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男孩子。那男孩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几岁,脸盘白白净净眉眼清清亮亮,若不是眼下的乌青透露出他与年龄不符的辛劳,定然会让人觉得他是菩萨身边无忧无虑的金童。那金童与他坐个揖,深深一拜,谢他前来吊唁之情。展昭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自己是个小辈,拜见长辈原是应该,更何况是来看殓探丧,倒让个比自己大的哥哥拜谢。他登时不好意思的躲到了爹爹身后,就听那男孩对下人询问道。

  “玉堂呢?又去哪里顽了?”

  随后那男孩举止得体礼仪周全的向自己和父亲告罪,又亲带着两人去了客厅。

  “以前常听家父说起展伯父,只是一直未得相见。家父在世时常赞展伯父责先利后高风亮节,总说要带我们去拜会,不想俗务缠身,后来……”男孩的声音逐渐小下去,爹爹赶紧接过话头,在客厅坐下来,小小的展昭就站在父亲身边仔细打量着那个男孩。

  之前一直想着父亲的叮嘱,守着礼仪,不敢多瞧乱看,连账里跪在灵前的男孩子都没瞧见,刚刚他向自己行礼时,还把自己着实吓了一跳。可现在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却一副老成模样的少年,他心里有些心疼。听说一夜之间,他们失了爹娘……这场丧礼后,这世上还有谁可依靠呢?这么小就要靠他自己撑起家业吗?若是落到自己身上,自己是断断做不来的……这么想着,他竟有些难过起来,一瞬,难过的心情似决堤的水把小小的他淹没,他更加靠近了爹爹些,悄悄把手攥着爹爹的衣袖。或许是察觉到他的情绪,爹爹也悄悄将手压在衣袖下,握住他软软的小手,紧紧的握着,让他觉得安心不少。

  “锦堂,今后无论你与玉堂遇到什么难事,尽可以来找我,我绝不推辞。”

  被唤作锦堂的男孩站起身,又是深深一稽。爹爹抬手去扶住拜谢的男孩,另一只手还紧紧攥着展昭的小手。就在此时,众人耳边传来脆生生一声“哥哥”。展昭寻声转头望过去,就见门口蹦蹦跶跶跳进来一个小男孩。那男孩也就四五岁模样,比他矮了一头,和被唤作锦堂的男孩一样,穿着孝服,两根小辫子缀着白络垂在脸侧,白白嫩嫩水灵灵的小模样看着就讨人喜欢。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瞧都没瞧展昭和他爹爹,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拽起两边衣角,兜着一大捧梅子,颠着小碎步乐颠颠的跑向白锦堂,一边跑还一边喊。

  “哥哥,哥哥!梅子!”

  白锦堂脸色一变,快速上前两步,一把攥住他的胳膊,另一手抬起来,就在他屁股上啪啪拍了两巴掌。一边拍,一边责备到:“你不是说困了,跟着乳母去睡觉了吗?居然敢骗哥哥了!爹娘还在停灵,你倒跑出去玩了,你怎么能自己跑出去!你——”

  展家爹爹赶紧上来拦着劝解,可站在一旁的展昭看得出,白锦堂脸上并不是怒意,而是担心。那种神色展昭懂得,瞧着吓人,实则那打人的人心里更担惊受怕,这些疾言厉色的责备都是说不出口的担心。展昭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便往旁边挪了两步,静静瞧着那个叫玉堂的孩子。

  这孩子真对得起他的名字,浑然一个玉娃娃,粉个团团玉雪可爱。除了脸上有点沾了脏,身上也灰扑扑的,瞧着还是蛮讨人喜欢的。不知为何,展昭心里有点高兴了起来:原来他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啊,还有个兄弟呢,那就好那就好,有兄弟就不孤单了。这样想着的展昭,不知不觉间脸上也绽开了笑容,于是他就这样笑着定定瞧着那好看的两兄弟。

  那小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哥哥吓傻了,也不说话,只是用两只小胖手紧紧攥着衣角,牢牢兜着那半襟的梅子,瞪大了眼睛望着他哥哥瞬也不瞬。小小的身子,随着哥哥的巴掌前后晃动着,可是他用衣服兜着的梅子却是一颗也没掉出来。

  “你真是太没规矩了!”

  白锦堂兀自还有些生气,实则那是气还是难过,他自己也不清楚。瞧着弟弟一副不说话的傻模样,想想两人已经没了爹娘,从今往后这世上他们只有彼此,自己又如何真的下重手呢。展爹爹拉着他坐下来,又对着小玉堂招招手,温和的哄道。

  “玉堂,来,过来,跟你哥哥陪个不是。哥哥只是担心你,不是生你的气,别怕。”

  “我才不怕!我给哥哥采果子去了!”

  小孩子的声音脆生生又在众人耳边响起,展昭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白锦堂和展家爹爹不由抬眼去看他。瞧见两人的目光,展昭顿觉不好意思起来,自己是不是太失礼了。他赶紧低下头,脑中却不停回响刚刚那稚嫩的声音,当真是半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呢,看来爹爹也是白安慰他了,不过爹爹不会生我的气吧……

  想着自己没忍住那一笑是不是惹恼了爹爹,就瞧见一颗梅子递到了眼前,他抬起头,原来是白锦堂。

  “真是让你见笑了,小弟年幼不懂规矩,现下是产梅子的季节,既然他摘来了,不如你们也尝尝吧。”

  瞧着白锦堂脸上终于有了点儿笑意,展昭也觉开心,伸出双手小心捧了他递过来的梅子,点点头正要道谢,就听那铃铛般清脆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不行!你不能吃!不给你吃!”

  展昭不由一愣,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伸也不是收也不是,呆呆的不知如何是好。

  “玉堂,你怎的如此无礼!”

  白锦堂回过头冲着小弟责备一句。他本就疼惜小弟,刚刚打了他几巴掌,已经是平时未有的严厉了,现下不生气了,也觉得自己刚刚手重了,正想着一会儿把小弟带去后面仔细瞧瞧,可别打坏了。不想这小家伙今日竟如此不长脸,连连在人前做出这等没规矩的事情。白锦堂呵斥一句回过头来,瞧着展昭傻愣愣的不知怎么办,笑着拉过他的手,将梅子放进他手里,笑道。

  “新梅味道独特,就是有些酸,一会儿我让人端些蜜水来,你泡着吃……”

  他话音还未落,就见一只小手啪的打在展昭的手上,梅子登时咕噜噜滚落了一地。

  “玉堂!”

评论(2)
热度(69)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