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2

内容依旧是走原著路线,下一章会加入一些不同的内容,敬请期待!

 @TakaraXiao   

2.


  入夜后,展昭换了一身夜行衣,按照白日里老者所说,悄悄潜入了安平镇苗府之中。展昭内力轻提,窜房越脊,直直落到后院里一处光亮小楼前。他蹑足潜踪,悄立窗下,就听到苗秀与他儿子在说白日里那俊哥还钱的事儿,说到得意处不禁抚掌大笑,两人说到一处,原来那贼老头的儿子竟是帮庞煜坑害金玉仙的苗恒义,他老爹以五两本银坑了人三十两银子,没想到做儿子的更狠,竟将良家卖与庞煜糟蹋,还饶了三百两纹银!


  展昭在窗外听的是咬牙切齿,眉头紧蹙,心说:当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老子败类儿混账!听得两人再度述说白日里那俊哥的事儿,展昭突然心念一转,可是的,那人呢?正想间,就见东边院墙树影一动,展昭不由唇角弯起,心道:来了!


  说来甚妙,展昭也不知为何,就是从心底相信,那人一定会来,而且会携风带雨将这里涤荡一番!这种莫名其妙的知道也是来的奇怪,似是一下子闯进他心里,又好似早已经深种在那里。不过眼下顾不得去细想慢品,就见那人身影一晃,登时不见了踪迹。展昭暗赞:好快的身法,看来此人是以速度见长了,这倒是有趣!


  说到此便不得不说一说展昭的与众不同之处。一般男子习武以力为先,这自然是体格上的先天优势,唯有体弱身欠之人才会在武功的修习上选择以巧补拙,而武功招式中有很多是唯有男子可以习得,女子的身体是无论如何也没法修得的。可展昭却天赋秉异!他兼具女子的身轻骨软之便,却又在气力上不输男子,所以才能擎的住重剑巨阙!这便是他的过人之处,也是老天赏这碗饭,他的身体竟然兼具男女之优势,可以像男子般以气力见长,又能以女子的轻灵驾驭燕子飞那样的轻功。这也是他对那人的功夫格外上心的原因,潘楼上初见之时他惊异于对方气息绵长步伐轻盈,那种轻盈是提气的关系,又见他随身携刀,刀以雄霸为主,当今武林中修习刀法的门派也都是气势横凌,即便北侠欧阳春听说也是一柄长刀横扫江湖。于是他便猜测此人定是力气见长的功夫,可刚刚那一闪,竟是连他也险些错过去,那脚底功夫如此轻灵迅捷,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只不知将来若是掰腕子,谁能赢!展昭这么一想,一弯浅月般的笑容又挂上嘴角。


  忽然远处灯光闪动,有人来了!展昭立刻双足用力一点,轻身一跃,攀上檐下梁柱,而那人也是不见了踪影。展昭不由有点遗憾,不合时宜的打趣的想:他何不也来这廊下,与我一起攀上个柱子,倒有几分双龙戏珠的趣味了。这便是艺高人胆大,在晦暗不明的险境里也能心思平定,甚至还有心思想想趣事。可他哪里知道,那人现下却溜去了后宅,去做他想的那番翻天覆地的热闹事儿去了。眼见着下人来禀报府中事情,桩桩件件甚是无聊,展昭在廊上待的也有些不耐烦了,心说这些人当真是老母鸡的性子,什么事儿都要窝在自己翅膀底下,这些个鸡毛蒜皮的日常琐事到底有什么好上心的!于是他盘算着自己是不是找个别的去处先去探查探查,回头等他们走了再回来;又想着若是自己走了,他们将银子收在暗格之类地方,自己倒不好搜了,难道还在这里耗上一晚不成;这样想着,他又琢磨着是不是使个法子将人调走……


  正想间,就听后宅传来女子尖利凄惨的叫声,随即便是好几个女子此起彼伏的叫声,惊得他差点从梁上掉下来。屋里那俩人也吓了一跳,噌的从屋里蹿了出来,就看一个小厮灯都顾不得点,连滚带爬的从后宅跑进来,口中还不停气喘吁吁的喊着:“不,不,不好啦!主母,主母的耳朵被人削啦!老爷,少爷!不好啦!”此事实出意外,那爷俩原是一脸不耐烦的气恼,一听闻这话,愣了一下,赶紧将门一带,俩人匆匆往后宅跑去。


  展昭从梁上跳下,轻挑房门,呲溜一下钻进了屋子。屋子里灯火还亮着,那三百多银两就在桌上放着。展昭快速移到桌边,一边伸手拿起一半银子在手里掂了掂,一边想到:好小子,原来是去声东击西了,也亏他用的了这种手段,若不下狠手这俩财迷也不肯走的如此干脆,连银子都没收,灯火都不灭就离开,倒是给了自己便利。既然这一趟得了便利,那就你我一人一半,拿这一半谁让你没来廊下二龙戏珠,留这一半算是承你引开众人的情。此时他听得屋顶上瓦片微响,知道是那人回来了。此时展昭倒是收了与人相见的心思,听着那脚步从东往西来,自己一个蹿身,从西边拐进了东间,打开后墙上的小窗,在那人踏窗而入的同时,一翻身从另外一边飘窗而出了。


  来人是谁?正是苗秀口中白日里替人还钱的俊哥,而这个俊哥便是江湖人送绰号锦毛鼠的白玉堂!苗秀富在一方,称王称霸,仗着官府都要卖几分面子,平日里刻薄狠辣,今日碰上个比他还狠辣的主,这才知道什么是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


  白玉堂进屋时听到东间有轻微响动,他赶紧找了个隐蔽之所在,往死角里一转,贴着墙边往对间里瞧,却看不到任何动静。想着自己这招虽然下手狠,但那爷俩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主,瞧着没闹出人命,这边还有银子放着,未必不会赶紧回来查看。自己也别耽搁了,赶紧收拾了走人吧。于是他三步并作两步,匆匆来到桌前,却瞧着那剩下的三包银子,心中不由好笑:看来是那廊下之人做的了。


  其实刚刚他早已瞧见展昭在廊下的身影,可是他所站的位置靠近院墙,早早就看见有灯光远远的来,于是他也没耽搁,只做不见,一个闪身隐去踪迹,但之后展昭轻身跃上门梁,将身子隐在了廊下,他可都是瞧见的,心中不由亦是惊喜:这人功夫倒是不在我之下,若有机会定要好好会一会他!


  眼下瞧着桌上的银子少了一半,白玉堂心知就是那人拿了去。回想一下,远远的看不清容貌,但见那人身长玉立轻灵圆活,功夫也不错,想来和自己一样是看不过眼这狠毒贪财的老贼,趁夜来给他个教训,钱让这样的人拿了去,说不定还能成其善事,心下倒也欢喜。


  两人打了个照面,又匆匆分开,虽然话没说上一句,但心里都留了影,再见面,却是一年之后了。


  白,白?


  白……玉……


  白,玉堂?


  展昭潜回了休息的小栈中,回身把窗户轻轻关闭,将那一席莹亮月光也挡在了窗外。他不禁抬起头,顺着浅浅透进来的月光,瞧着窗外应该是月亮的地方,终于想起了那人的名字。


  白玉堂。


  是了,他就是那时候的小男孩。


评论(25)
热度(83)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