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性转女体猫】猫说 送小宝大大

  【性转女体展昭】猫说

  前言:此文送给小宝大大,亦是满足小宝大大的点梗,根据小宝大大的设定猫儿是女儿身,从小被家里当做男孩子养大。小宝大大画的展女侠真的是超级好看啊,非常可爱,让人也忍不住想要一试呢!ooc神马的请多多包涵,实在忍不了就弃了吧,ky不接受! @TakaraXiao 

  

  “这位大侠请留步,包某还未请教阁下的名字。”

  那人闻言,缓缓停下脚步,乌发一甩转过头来。星眸闪动间,上下将包拯打量两眼,旋即脚下用力一蹬,蹭一下蹿上了旁边的大树,在墙头站定,再度回过头展颜一笑。清朗之声顺着夜风从头顶飘来。

  “展昭,江南的展昭。”

  包拯望着那人消失在墙头的身影,心中微澜波动。

  江南的展昭?江湖中人吧……常闻江湖中能人异士极多,鸡鸣狗盗者有,行侠仗义士亦有,看此人眸正神清一副好面相,施救而不图报,想来是自己好运遇到了正义之士。这样想着,他不由心下欢喜起来,往展昭离开的方向又望了一眼,也背起包袱走开了。他只道两人萍水相逢,却哪里知道展昭并未离他而去,而是一路远远跟着,暗中保护。

  那时的包拯还不知道谁是展昭,更没有听过南侠的名号,而一年后他们再度重逢,他推举他任职天子驾前时,更未曾想到会给他带来一个大麻烦。多年后,说书人笑传“五鼠闹东京”,把一鼠一猫的君子斗传颂了千百年,却没有人知道,其实他们口中的南侠展昭本是女儿身。这件事包拯也是很多年后才知晓的,此时的包拯只想着赶快赴任,将减灾救人的问题快快解决。至于江湖朋友,青山绿水无尽头,有缘自有相逢日,缘来缘散由天定,自己何必多操心呢。

  他一面匆匆赴任,何曾将刚刚的险境放在心上,可他却不知道步步杀机一直紧随其后,但天佑好人,紧随身后的不仅有杀机,还有一个展昭。就在包拯离了京畿道,一心赴任之时,展昭已经跟着项福来到了一处名叫苗家集的地方。

  那项福本是个江湖中的无名小卒,但此人善于迎奉,仗着自己身强力壮有几把力气,很是能打能杀。机缘巧合之下,一心想要出人头地的他竟然结识了庞太师的小儿子庞煜手下的小厮,于是早就盼着能入宫门讨个差事的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忙不迭表起了忠心。庞煜也是个经不得人吹捧的,几番下来,竟觉得他也是个可用之人,加之此次包拯新官上任火烧的紧,想着这人比较新,不算自己近身的人,没多少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便给他派了个差事,让他去暗中行刺包拯。可偏偏这事儿就让展昭碰上了,也是项福没做好梦,本来本事就不如牛皮大,还偏偏碰上了个江湖成名已久,手段不知道比自己高明了多少倍的展昭,从没碰过硬茬子的他这次可是踢到了铁板。展昭不露形迹的试了他几次,心中已有较量,知道自己拿下此人不在话下,但是他又不知道项福是不是还有其他人相助,便暗中牢牢跟着此人,只待他想要动手时,来个人赃并获!

  这项福虽不是酒囊饭袋,但一路吃喝倒真是不少,恨不能一天吃上八顿饭,每个时辰都要串家馆子吃吃喝喝一通。初时,展昭还跟着进去点个菜上壶茶什么的,可两天下来,展昭明显觉得自己这么个吃法,不用到了包拯上任的地方就能胖上两圈,不由心中一边暗骂这项福真是头猪,一边跟着他进了潘家楼,拣了一处干净的角落坐了下来,转着杯子品着茶,等着对方下一步行动。

  就在此时,楼梯处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习武之人擅长提气而行,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展昭一听这脚步声便明了来人不简单。这潘楼想是平安镇上的老字号,门面气派,可楼中地板却已经使用多年,刚刚上楼时,展昭便觉得脚踩上去咯吱咯吱响个不停,听着就跟要散架似的。自己身轻骨软还好说,项福那样的大块头踩上去,真是听得人耳朵都酸。可是这人的步子踩上去却如蜻蜓点水一般,仅有细微响动而已。展昭不由提起兴致,眼睛也跟着往楼梯口的方向望去,其实他心里想的可不简单。这路上他着意提防项福是不是与什么人相约,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若是他真有帮手,自己好早作打算。眼见着有一位高手上了楼,展昭心中怎能不加提防,若是他便是项福的帮手,那自己倒要多加小心了。

  就在他默默想着心思,仔细观察之时,楼梯口已经出现了一道如清风似绿柳般的身影——一个俊俏的年轻后生。展昭一见来人,不由心中暗暗喝彩。

  来人年纪不过双十,眉目焕然身材高挑,没有束冠也没有插簪,只是将一根莹白色带从脑后简单的挽起,一身武人的装扮却穿出了清风朗月的味道,一双瞳仁乌溜溜的明亮,带着刀锋般的锐利从展昭脸上一扫而过,转而往里面走去。展昭知道这是武人的习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眼判断所处的环境是否有危险。只这一眼,淡淡相交,展昭心中更添了几分赞赏。那少年郎步伐轻盈、姿态闲雅,挺秀的身姿与脚步中却蕴含着极具爆发力的力量,展昭从他的身姿和步伐中判断着对方的功夫路数,一时竟无法判断出来,但展昭却发现对方的每一步的步幅与脚步的轻重和他的吐息竟然配合的完全一致。说来简单,但每一步都能保持相同的节奏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展昭不由对他更加上心几分。而且说来奇怪,不知为何,展昭竟对那名年轻人有种莫名熟悉之感。

  这时就见那年轻后生与项福四目一对,两人登时认出了对方,热络的同对方打起招呼来,还共同坐到了一桌。展昭不由皱眉,心说,这人看着不赖,怎得同项福那般下作之人坐到了一起。他这边心中不悦,就听那边两人寒暄了两句,各自说起了近况。

  “原来令兄已经过世了啊,唉,当年我项福落魄,游走他乡,多亏令兄资助才得捡回这条性命,这,嗐,还没来得及报答这份恩德,他老人家却仙去了,唉,真是天不开眼啊。”

  那俊美青年跟着轻轻点头,眉目间略有一丝怀想之意,展昭不由得跟着他的神情怀想起什么。就听那项福再度开口。

  “小弟不才,这几年马齿徒增,近日才在太师府某了个差事,糊口而已。”

  他说这话原是为了显示显示自己的本事,让人能把他当个人物瞧上眼,却不想那俊哥明目如电,从他脸上狠狠一扫。眉眼间的凌厉,连展昭这个偷眼去瞧的都不禁心里打了个突。

  “哪个太师?”

  “还能有哪个,自然就是当今圣上的老丈人,庞太师呗。”

  项福说的讷讷,但口气里依然不减自豪。那俊哥却登时翻了脸,一掀衣摆站起身来,手搭上刀身一个翻花,将刀背在身后,对着项福冷笑一声。

  “原来是他,呵!”

  竟是懒得再多说一句,转身便走。那项福何曾想过自己会被人如此对待,何况还是恩人故人,没想到对方竟连一点面子都不给,当着这么多食客的面,甩了他个没脸。且不提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阴晴不定,展昭心中却是再度喝彩。不停暗赞,这才是我心上的朋友。

  可更令他在意的是,这份决绝为何竟是如此相似?

  世人皆好颜面,管他是实还是虚,顾了人的面便是施了人的情,人情与人面,谁不是你来我往,亲之厚之,而眼前这个俊逸青年竟是半分不给,好痛快的性子!只是……这性子,似曾相识?是在哪里呢?定然不是这两年……若是以前,又会是在何时呢?

  不过展昭没有思索太久,刚刚那俊哥替他还了钱的老汉正从自己面前走过。展昭拦下了老人家,给他斟了杯酒,一边暖身子一边听他叙说自己的事儿。事情明白了,展昭瞧了瞧那年轻人消失的方向,心中已经明了,今晚这事儿定会有个了解,看来自己与他还有事儿没了。

评论(28)
热度(134)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