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鼠猫】七生七世-35 第一卷-35

35【第六世-35】


  他就是赎金?!


  这话让展昭的脑袋当了一下,一瞬间没有转过弯来,但下一瞬他便明白了一切。


  该死的欧德里斯!他早就知道白玉堂就是赎金!原来绑匪不是没有提出要求,而是早就提出了要求。展昭不知不觉中垂下了眼睛,脸上的神情也收敛了笑容,变得严肃起来。什么陷空城的留言,他就是为了第一时间将白玉堂从他身边带走的借口。小姐被绑架的时间是午夜过后,欧德里斯肯定是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然后入宫请职,又赶早来到自己家,将人从自己手中讨走。为了不让自己挡驾,还找了个无法拒绝的理由来栽赃!等等,真的是栽赃吗?展昭猛地抬头。


  “宰相大人的意思是,陷空城的人绑架了小姐,以此来换回白玉堂吗?”


  “这倒不是。”帝日涅的表情看起来也有些迷惑,“其实从留言来看,实施绑架的人倒像是陷空城的对头。”


  “陷空城的对头?”


  展昭自然明白,这宇宙中存在多股势力,除却像帝国这种具有压倒性优势的存在外,宇宙海盗,甚至还有介于宇宙海盗与帝国军队之间的其他势力,可是陷空城的对头,是谁呢?或许因为陷空城与帝国对战已久,在世人眼中早已不知不觉将两者紧密联系在一起,一说到对头就会想到彼此,但陷空城不过是偏居一隅的宇宙海盗势力中的一股,即便是在海盗世界中也有觊觎其实力与地位的存在吧。可那又会是谁呢?展昭不禁搜肠刮肚的思索起来。但让他更想不明白的是,如果真的是宇宙海盗干嘛要这个时候出手。如果他们不动,白玉堂牢牢被掌握在帝国手中,这对他们不是好处吗?


  “请问,他们有没有留下名号呢?”


  “有。茉花域。”


  展昭一听更觉莫名其妙了。茉花域的名号他听说过,这是一个与陷空城毗邻的海盗势力,说海盗势力其实并不正确,茉花域其实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一块小小星域,因其周围有一圈莹白色的特殊小行星群环绕而得名,而它的作用之如它的位置一样,是在海盗领域与帝国势力之间的缓冲带。其实就连现任茉花域的当家人也是身份特殊,他们的祖上同帝国高层有着很深的渊源,却不知从第几代开始做起了宇宙行商,渐渐搭建起了海盗与帝国商家之间的沟通桥梁。作为第三种势力的代表,茉花域一直是以中立的姿态出现的,这也是它能够存续的关键所在。为什么现在它却以白玉堂为交换筹码,绑架了宰相小姐呢?


  不可否认的是,如果说绑架的事情是他们所为,茉花域确实有这个本事。介于两者之间的地位给了他们往来自由的特殊权利,这就为潜入帝国心脏创造了便利;二来,他们的经营范围在帝国内部虽然不在明面上,却也有心照不宣的合营单位,这就为绑架的策划、实施,甚至工具的准备提供了便利。但,茉花域真的会为了陷空城如此大动干戈吗?还是别人假借茉花域之名行下这样的事情,来做嫁祸呢?欧德里斯又是否向茉花域那边做过确认了呢?不过当下最重要的不是这些,欧德里斯为何放任白玉堂就这样去了呢?就算白玉堂是交易的标的,他们就真的敢保证绑匪会放了小姐吗?不!以欧德里斯刚愎自用的性子,这背后肯定有别的计划。几乎是电光石火般,展昭想到了白玉堂手腕上那个链子。


  “欧德里斯说起过用什么方法保证小姐的安全了吗?”


  帝日涅的眉头微微一拧,“就是这件事让我……不安。”


  “您并不同意他的做法,是吗?”


  “我也没有更好的方法。”帝日涅抬眼望向展昭:“我身边不乏紧急问题的处理专家,他们的意见与欧德里斯相同,而且欧德里斯确实做了万全准备,又有皇帝的委任令……”


  展昭站起身来,向帝日涅走近两步。


  “请告诉我,欧德里斯给白玉堂的那个手链有什么特别之处。”


  展昭这话不是问句,可见他心中已经有数,欧德里斯给白玉堂的手链名义上是为了安抚绑匪,屏蔽原本植入他体内的监视器的信号,方便完成交易用的,但恐怕实际上那是一枚遥控炸弹!按照欧德里斯的算计,最好是能够在完成交易之后,把白玉堂和要求交换人质的绑匪一起炸死。是啊,他们的死活与他有什么相关,但他如何确定对方一定会完成这个交易呢?


  该死!变数如此之多!


  帝日涅对展昭的问题报以沉默,但展昭已经从他的沉默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而从帝日涅的眼神中,他也明白,对方并非没有留后手,将一切全权交给欧德里斯去办。


  权衡,平衡。


  为什么会有人甘愿将尔虞我诈当日子来过呢?这个念头在展昭心上一划而过,但他顾不了这么多了,现在的他满心只涌起一个念头:赶快通知白玉堂!


  展昭并不相信茉花域策划了此事,这样的事情一做就等于坐实了背叛帝国之名,只会将自己推向被征讨的绝境。纵使茉花域与陷空城关系很好,一贯以中立为名的他们也不会为了陷空城做出这种事,即便做也有更巧妙的方法。那么更有可能是帝国内部什么人所为,目的或许是为了借欧德里斯之手除掉白玉堂。


  现在展昭心中千头万绪,不合理的地方太多,可是他没有时间去思考,此刻他心上仿佛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方面为了白玉堂担心,一方面那种一直以来令他闷闷的感觉又回来了。即便成为众矢之的时,他也没有如此焦急无措。为何一切总如轮回般反复发生呢?为何他总是跳不出这个一再重复的怪圈呢?展昭没有答案,因为他连问题都不清楚。现在他唯一清楚的就是,不能让白玉堂白白蒙冤,白白送死!


  帝日涅没有挽留准备告辞的展昭,他看得出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心思,这是第一次他如此近距离同这人打交道,这位三皇子倒是不负所望的给他一点惊喜。在帝日涅的打算中,他的掌上明珠本来就是要给奇货可居的那位,未来皇妃的宝座非他的女儿莫属,只是老皇帝一直没有明确表态,他也只好按兵不动,静观其变。此次绑架事件一出,惊乱之余他也有盘算,什么茉花域什么陷空城,他才不会轻易买账!想让他上当没有那么容易,只是这幕后之人是谁,他一时半会儿也猜想不到,所以不如顺水推舟,且看欧德里斯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也能探看出皇帝的心意。真是意想不到,就在这前后的几天里,三位皇子居然都来到他的宅邸,看来这场权位之争,很快就会进入高潮了。或许他也该做好准备了。


  且不提帝日涅的心思,展昭匆匆告辞离开宅邸。还没走出院落他就忙不迭的给白玉堂打电话,电话一遍遍的进入语音信箱,展昭狠狠的摁上按键。意料之中不是吗?欧德里斯怎么可能让他拿着自己的手机呢?不过如果是这样,那他怎样和白玉堂取得联系呢?他不可能对白玉堂毫无监控的将人放出去,何况现在白玉堂身上的监视器应该已经按照要求被切断了!


  这样想着展昭再度摁下通话键,在听到语音提示后,他对留言信箱急促的说道。


  “别去白玉堂!这是陷阱,你才是赎金!”


  听着手机中传来的盲音,展昭重重摁上了按键。这时他才感到自己的大脑从新接上线。


  帝日涅为什么说是陷空城的对头?茉花域严格说来也不是陷空城的对头,他为什么会这么说?是什么让他下了这种判断?不,更重要的是,若对方真的是陷空城的对头,即使欧德里斯不会摁下爆炸的开关,对方也未必会让白玉堂活着。难道说这次的事情竟是冲着白玉堂来的吗?自己才是被殃及池鱼的那个?若是如此,那自己置之不理才是最好的抉择。


  这个念头在展昭脑海里一闪,他的身体不由一颤。自己竟存了这样的想法?!白玉堂救过自己两次,从初见到上次他负伤,自己竟然存了不管不顾的念头……是啊,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变得自私凉薄呢?展昭停下脚步,脸上挂着一丝苦涩的笑。他抬起手微微遮住眼睛,透过指缝去看头顶明晃晃的阳光,那明丽耀眼的光仿佛一柄剑,直直插入他的胸膛。自己不是曾经自诩要堂堂正正了无遗憾的度过此生吗?现在自己的想法竟如此怯懦,居然首先想到自保!展昭的另一只手握紧了拳头,指甲深陷在掌心里,直到那疼痛的感觉让自己骤然紧缩的心慢慢放开来。


  放任别人如此陷害自己身边的人,实在不是展昭之所为。不管那个人是不是对自己有恩,展昭相信白玉堂的人品,他那样的人不会构陷自己,那么为了这份相信,自己也不会放弃他!


  下定了决心,展昭再不停留,他一边快步往自己的车边跑去,一边同马汉等人联系,现在他要动用一切自己可以动用的力量,尽快查明事情的真相!现在的第一要务就是要知道,白玉堂的下落!

======================

其实昭昭的想法并没有错,从他自己的角度来看,按兵不动不闻不问是自保的最好方式,不过那就不是昭昭了,不是吗?嘿嘿嘿,大家想看的也不是那样没有担当的猫儿!


评论(10)
热度(33)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