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鼠猫】七生七世-33 第一卷33

 @黑巛琥珀 谢谢巛巛送我好看的画,过年过的更忙的我,终于有时间更新一章了,新年快乐么么哒~

33【第六世-33】

  展昭的想法并不算一厢情愿,抛开对白玉堂这个人的了解不说,被张龙所质疑的两人相识的最初,也是白玉堂自己送上门来的。若说这个人真的对帝国有所求,也应该是对自己有所表露,但这么长时间他除了安安静静待在自己身边,并未表现出什么诉求,而这点也正是展昭最拿不准的。

  任何人都不怕他有欲望,就怕他没有欲望。无欲则刚,无欲则少弱点。无欲,则难以预测他的下一步行动。

  展昭轻轻捻动着手指,眼神注视着某个方向,专心的琢磨着什么,就连管家端着茶点进门也完全没有注意到。管家小心翼翼的将茶点在离展昭稍远一点的位置上放好,正准备问问主人的意向,却见展昭噌一下站起身,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一般,快速的走出门去。

  “殿下?”

  “不用准备我的晚饭了。”

  展昭说着拿起沙发上的外套,一边穿衣一边快步离开了别墅。他坐进自己的车里,直接开往了宰相府邸。这座府邸比展昭现在所居住的别墅更加广大,里面居住的人也更多一点,不过庭院所占的土地却足足大了一倍,远远看去就好像一个城中花园。只不过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是不次于皇宫的禁地,无论那里的绿树花朵再鲜嫩可爱,一般人也没有权利接近赏玩。

  正因如此,展昭一眼就看到了靠着车,百无聊赖的站在巨大庭院墙外白玉堂。展昭不由莞尔一笑,不过他很快收起笑意,他不想让白玉堂误会自己在看他笑话。可是他也不想用太正式和疏远的口吻来对话,最终还是选择了轻松的玩笑打招呼。

  “怎么?这么快就被人赶出来了?”

  白玉堂闻声转过头,看到一袭藏蓝色长风衣的展昭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目光暖融融的关切的望着自己。不知是否是被这样的笑容所感染,还是见到这个人确实让他很愉快,白玉堂显得愈加放松,微微将头一歪,唇角轻轻挑起一道好看的弧度,竟是那样俏皮。

  “你看来心情不错?”

  白玉堂把身体转正一些,却依旧抱着膀子靠在车身上。他的口气随意坦然,显然是接受了展昭的玩笑,没有丝毫介意与被冒犯的感觉。这让展昭松了一口气。

  尽管看到白玉堂站在墙外并不让他奇怪,这个人与这里的一切格格不入,被干出来是早晚的事儿,可是当他看到那人独自站在街头时,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毫不掩饰的蔑视与排挤,无论何时都是让人不快的体验,更何况那人是如此桀骜不驯的白玉堂。那人在听到他的声音转过头的那一刻,表现出了有点意外又很欣慰的开心,可正是从厌烦到开心的转换明显的情绪让展昭揪心,他已经明白这里的人对他是何等不待见。自己欣赏的人被人如此蔑视的不待见,展昭心里除了担心又多了一丝不快。不过这点不快绝不会影响两人之间的和谐交流。

  “老实说,我以为你会被他们——”

  “关起来?”

  “有这个可能。”

  展昭在白玉堂身边站定,不知为何此刻他们离的很近,比平日里站的更近一些。在不远处一直监控着白玉堂的守卫们不由多往这边看了几眼,不过两人都无意改变这种状况。

  “到底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你哥哥撒谎了,骗我过来,简直是多此一举,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听到“哥哥”这个词,展昭还是忍不住瞥了白玉堂一眼,而其中白眼的成分明显更多一些。白玉堂似乎预料到了他会有此反应,非常开心的接受了这枚意义不明的白眼,同时还以一个略带挑衅的得意笑容。这一刻他们之间是舒畅的,似乎摆在面前的不快已经消失,至少那些外力强加的不快并不能影响两人之间的欣赏与愉悦。不过正事归正事,这微笑而愉快的互动后,展昭恢复了严肃的神情。

  “他撒谎了?你的意思是说,这里没有陷空城的印记?”

  “BINGO!”

  白玉堂很欣赏展昭的敏捷思维,不是每个人都能跟得上趟,而他与展昭似乎总能跟上彼此的节奏,这种感觉让他很舒服同时也很刺激。一个人的想法被另一个人准确的解读出来,甚至不需要出口,对方就能明白你的意思,这样的体验没有遇到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的。

  白玉堂和展昭的视线很自然的扫过周围,在那些负责监视的人身上瞟过。展昭注意到白玉堂手腕上多了一条链子,不由嗤笑一声。

  “居然还给你配了条新链子。”

  白玉堂抖抖手腕,金属的质地如同腕表一样的链子微微转动了一下,一瞬闪过无机质的冷光。白玉堂也不由嗤笑一声。

  “鉴于我是‘鼠辈’,这东西大约要叫做鼠链。”

  瞧着他一脸轻松,展昭无奈叹了口气,同他一样卸下肩膀上防备般的力道,显得愈加放松起来。

  “你对这个称呼还真是中意,这都能开玩笑。”

  “基于我们的敌对关系,敌人口中的鼠辈大约是高级赞誉了吧。”

  两人聊着日常没营养的话题,同时调整着角度,看似随意的避开了监视者们的目光。

  “希望他们还不至于会读唇语。”

  在他们看不到的角度,展昭小声嘀咕了一句。白玉堂抬手微微掩住唇角,用两人可听清的声音应了一句。

  “你的谨慎是对的,看到右边那个高瘦的男人了吗?他可以读唇语。”

  展昭满脸无奈的摇摇头,现在的状况实在是让他一头雾水。

  “你这到底是惹了什么?就连欧得利斯都要如此费尽心机的对付你。”

  “先别太确定,这里可是帝国的中心,你远比我重要的多。”

  “……你觉得他这样是为了对付我吗?”

  “我可以理解他看不惯你一枝独秀的模样,毕竟现在看来你最得老爷子欢心,对其他人来说就是威胁。难保他不会借着我的事儿来整你。”

  “这么说有什么依据吗?”

  “没有,有的话现在我也没法知道了。”白玉堂说着耸耸肩。

  展昭明白,他指的是自己已经被赶出来了,就算对方暗地里商量什么,他也不可能了解。只是这样的“被赶出来”究竟是恰好如此,还是对方有意为之呢?整个事件都显得如此混乱而可笑,毫无逻辑可言,可若是无迹可寻的事情,背后往往隐藏着越不可思议的真相。展昭收拾起心情,轻轻点点头,又抬起头望着高墙内的华丽建筑。恰在此时,欧德里斯带着人从正门走出来。

  “这么巧,你也在。”

  欧德里斯故作轻松的同展昭打招呼,连瞥都不瞥白玉堂一眼。不过两人都注意到欧德里斯眼神中掩藏的不耐烦与意外,看来在他的设想里,展昭是不该出现在此地的。

  白玉堂的手本就掩在唇边,他嗤笑一声,肩膀跟着一耸,展昭也跟着笑出来,只不过他的笑容里过了一丝无奈。眼前这两个人都让他感到无奈。一个装模作样还以为别人看不出,一个不但不打算装还生怕别人看不出来,展昭突然觉得自己真是个识大体懂事的好孩子。是的,好孩子。这个认知真是让他无奈极了。

  作为在场的人里最懂事的一个,展昭调整了一下表情,礼数周全的向欧德里斯问了个好,欧得利斯对他倒是表现的非常客气。就在展昭觉得这个开局还算不错的时候,欧德里斯马上就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我亲爱的皇弟,你不在军部待着,来这里干什么?”说着他的视线往白玉堂脸上一瞟,白玉堂毫不掩饰看好戏的表情,一脸愉悦的迎向欧德里斯的视线。但显然欧德里斯不准备对他的挑衅做任何反应,而是集中精力对付眼前这个更令他厌恶的存在,展昭。

  “希望你不是对父皇的这个任命存在质疑,或者——”他视线一转,直瞪向展昭:“你当真觉得这宇宙里只有你能看得住这个海盗吧。”

  白玉堂吹了声口哨,尾音往上轻轻一挑,挑出一个欢快的音节。管他是不是真的看戏看得心情大好,眼前这俩人都不想接他这个茬。展昭直视着欧德里斯,迎着他的目光瞬都不瞬,神情严肃态度认真的回到。

  “我只是想提醒殿下,敢在宰相府邸中做下如此明显的案件,内鬼恐怕才是要考虑的首位。不管是谁,明知宰相的身份还敢做下这样的事,多半会有其他圈套,希望殿下不要被心中怒火蒙蔽,万勿中了别人的陷阱才好。”

  “哼,展昭你真的把别人都当傻瓜了吗?这种小事儿用不着你来提醒,这宅邸中的人我当然已经审问过了,他们都有可靠的不在场证明。”说到此,或许是觉得自己说多了,他话锋一转,一贯矜贵冷漠的声调里难得的多了几分名为威胁的情绪:“展昭,我的任命是皇帝亲封,你若是来妨碍我,别怪我公事公办,对你不客气。”

  听了这话展昭不由好笑,这人自小就在万众瞩目中成长,从来都是一副自信心爆棚的模样,没想到到了真事上,就连威胁人都要借助别人的权威。尽管心里冷笑,脸上却连一点笑模样都没有,他往前踏了一步,视线直直刺向欧德里斯的眼睛,快速而清晰的回道。

  “你别看我现在一副冷静镇定的模样,其实我心里怕极了。”

  他的话语和身体反应根本完全相反,这种听似乖巧实则讥讽的回答极具喜剧效果,欧德里斯怎么都没想到展昭居然会这样反应,或者说这人居然敢这样应对自己。他抿起嘴唇,原本就不厚的嘴唇此刻绷成了一条紧紧的线,被冒犯的不爽满溢而出。两人对瞪了五六秒,欧德里斯重重哼了一声。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说完,他猛地转过身,对一直站在旁边的白玉堂恶狠狠低吼道:“你跟我走。”

  护卫仆从们都在较远的地方等候着,尽管他们并不知道两人之间发生了怎样的对话,但是一瞧二皇子那一脸挫败的表情,众人非常默契的将脸转开,做出专心于手头工作的模样。

  白玉堂转过身,跟在欧德里斯身后,但是他转身之时,与展昭交换了一个满是笑意的眼神。展昭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开,等到众人都随着欧德里斯重新回到宰相府邸中,展昭才笑着摇摇头,慢慢转过身往回走去。

  不知为何,他脑海中一直闪过刚刚转身时白玉堂的笑容,那一刻他分明看到他的口型:干的漂亮。想着那人的得意笑容,展昭就不由想要跟着笑起来。这样挑衅的话语分明不是自己的风格,自己被那耗子带坏了,前一刻明明还想着自己是三人里最乖的,后一刻就以不输于那耗子的嚣张把人气得半死。

  算了。展昭安慰着自己,好孩子总有变坏的那一天。

评论(10)
热度(31)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更新了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