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鼠猫小甜文】钓鱼精

灵感来源: @TakaraXiao 小宝大大画的那幅图大家想必都看到了,猫儿抱着一条大红鱼,小耗子跟着跳下水的图。于是忍不住脑补,对猫来说,究竟是耗子比较重要,还是鱼比较重要呢?于是就产生了下面这篇小文。

  

【鼠猫小品文】钓鱼精

  最近陷空岛上五当家锦毛鼠白玉堂很不对劲!不对劲道连他的三哥,集迟钝与莽撞于一身的穿山鼠徐庆都发现了。所以当几位兄弟悄咪咪抱着尾巴躲得远远之时,给茶饭不思的小弟送饭的重任就落在了这位外表粗糙神经强韧的老三身上。

  于是老三端着老四亲自下水捕捞,老二亲手刮鳞去腥,大哥在大嫂监督下亲身烹饪的糖醋鱼赶去了老五的小院。就见小院里一坨小小的背影圆圆的窝在大树下,花瓣从鼠爪间一片一片掉落,同时跟着一上一下的还有细长的鼠尾,尾尖儿轻轻拍打着地面,极富节奏感。

  “猫儿喜欢我,猫儿不喜欢我,猫儿喜欢我,猫儿不喜欢我,猫儿喜欢我……”

  “五弟,你最喜欢的吃食来了,要不要尝尝?”粗糙的汉子难得轻声细语温情脉脉的哄道。

  “不要!”凶巴巴。

  “你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温柔柔。

  “不要!!”继续凶巴巴。

  “五弟听话,哥哥们也是为了你好。”持续温柔柔。

  “三哥你走开啦,别烦我!”小耗子的尾巴不耐烦的一甩,花瓣随着落下一片,徐庆耳边似乎飘过一句“…不喜欢我。”

  “喜欢,喜欢,我们都喜欢你,可喜欢你了,你看这不还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

  徐庆赶紧打蛇随棍的补充上,顺便把食盒中的糖醋鱼端出来。谁知道刚刚还凶巴巴又委屈屈的小耗子一看到糖醋鱼,立刻全身白毛倒竖,蓬松了两圈,完全一副炸毛模样!

  “把这可恶的东西从我眼皮子底下端走!!我讨厌鱼!!老子这辈子最讨厌鱼了!!呜——”

  暴怒的吼声在陷空岛上空炸开,大地抖三抖,大老鼠搂着美美的媳妇望着雅雀一片飞走的远空,喃喃自语。

  “这可怎么办啊,娘子?”

  “怕什么?”闵秀秀挥着小手帕享受着老公的捏肩揉腰服务,笑眯眯:“这事儿由展小猫而起,就让他来解决嘛。”

  听到这话,大耗子深深吐出一口气,将胸腔中的空气全都吐了出来,险些憋死自己。这口气缓过来,他才无奈的望着笑眯眯的媳妇,摇头叹气。

  “唉,可是那展小猫的魂儿都被鱼精勾走了,现在还怎么会来这里,这怕是难啊……”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陷空岛智力担当的闵秀秀笑的愈加开心。

  大耗子看着自家媳妇美如画的笑颜,心想这老五怎得这么麻烦,喜欢上啥不好,非要喜欢一只猫,就算是只鼠畜无害的小奶猫,也是非常非常非常麻烦的啊!

  事实上更加麻烦的事儿发生在半个月前。自从三年前展昭这只小奶猫误打误撞进了通天窟,被小白耗子养了几天之后,就经常开心的来陷空岛蹭吃蹭喝,毕竟这里好山好水好耗子,还有好多好吃的鲜鱼。对于展昭来说,这简直是天堂一样的好地方。更妙的是,陷空岛的五当家小白耗子似乎对养猫充满了热情,经常变着花样的给他做各种好吃的鱼,每天都把他的小肚子撑得满满当当。而白玉堂似乎也很享受把小猫咪喂得圆滚滚的成就感,每次瞧着小猫咪吃的满足,连原型都现出来的时候,他就开心的和展昭一起找个阳光温暖的地方舔毛毛晒太阳。

  可是事情却突然在半个月前发生了意外。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展昭似乎沉迷于一个人去陷空岛后山的小树林里消磨,当白玉堂问他时他总是回避,当白玉堂找寻他时,他更是避而不见。这下可把小耗子气得跳脚,白白净净的鼠毛都啪啦啪啦的倒竖起来,一根细长的小尾巴天天高高翘着,看上去可吓人了!陷空岛上的各种小动物,包括花花草草都对生了气的五爷小心翼翼,唯有罪魁祸首的小奶猫依旧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每天气了五爷而不自知的摇摇摆摆在陷空岛上瞎逛游。

  不甘心又不放心的五爷跟着小奶猫圆圆胖胖的屁股【划掉】后面,悄悄跟踪了四五天,终于搞清了真相。

  原来他家小奶猫居然被一条陷空岛后山成精的鱼精给勾走了魂!!!!

  说起来这条鱼精也是传奇,他本是陷空岛后山山泉中孕育的一条小青鱼。因为陷空岛水质清冽,山势奇险,日光充足,月光美好,让他日复一日的修炼成精。而这条小青鱼也不满足于仅仅待在陷空岛的桃花源境里,终于有一天他鼓足了勇气,从后山泉脉的入海口中流入了大海中,这一去就是三年!

  在大海中历练的他一直想要摸清龙门所在的位置,小小的他心中有大大的梦想,他要青鱼跃龙门!不过这一去三年,龙门他没有找到,想家的念头倒是生根发芽了。于是已经变成大青鱼的他摇摆着尾巴,重新回到了陷空岛的清泉中。正当他像三年前一样,幸福的在清澈见底的泉池中沐浴着阳光时,一张肉呼呼的俊俏的圆圆猫儿脸出现在水面上。一双大大的猫儿眼透过清灵的水面直勾勾的盯着他,而他也在水底直勾勾的被那双眼睛勾走了魂……

  那一刻他明白了,这就是他回来的真正原因,呼唤他回来的不是那想家的念头,而是这只浑圆可爱玉质天成的小猫咪。

  有些一见钟情不由得你不相信,心动了就止不住。

  当下,青鱼精毫不犹豫的跃出水面,化身为人,将小奶猫抱在怀里。可小奶猫灵巧的后脚一蹬,直接从他怀中跃出,双脚落地,也化身为人。四目相对,两人各自打量着对方。

  从那天起,展昭每天都会花一些时间来和小青鱼聊天晒太阳,但不知为什么,他对小白鼠隐瞒了自己同小青鱼的关系。直到有一天,小白鼠自己发现了这个小秘密。

  小白鼠是难过的。

  小白鼠是愤怒的!

  于是当他从藏身的树后蹦出来,挥着小鼠爪愤怒质问的时候,小奶猫也罕见的怒了,对着小白鼠龇牙咧嘴的喵呜了半天,小耗子也不甘示弱的吱吱吱。猫同鼠讲,鼠同猫讲的沟通了半天,结果就是不欢而散。小青鱼托着腮在水里吐了半天泡泡,看到没戏可看了,便沉下水去。

  第二日,他照旧等待着小猫咪出现,不过等来的却是愤怒的小耗子。于是在一番鱼同鼠讲,鼠同鱼讲之后,小青鱼吐出一个大泡泡,变成一句映照着阳光的七彩大字幕险些闪瞎小耗子的眼眸!

  【展昭才不喜欢你!他只是喜欢你钓鱼的本领罢了!养猫我的本事不知道比你高到哪里去了!他想要多少鱼我都能送给他!我能比你更棒的养好他!你是没有机会的!死心吧!不信你就去问问看,鱼与耗子,猫更欲谁?!】

  于是气呼呼的小耗子找到了在林子里厚厚的草坪上睡的口水直流的小猫咪,愤愤不平的把一脸陶醉表情的小猫咪摇起来,怒怒的问道:

  “猫儿!耗子和鱼你更喜欢谁!”

  小猫咪眯着水雾迷蒙的眼睛,舔舔唇角的口水。

  “喵呜……鱼……”

  那一天,小白鼠一身白毛毛都失去了光彩,变得灰扑扑的。难过的茶不思饭不想,连着几天都没有精神。更令他没有精神的是,展猫猫接连好几天都没有再出现,而通往后山的小径上依然留下一排排猫爪印。

  心疼小弟的几位哥哥想尽方法似乎都没有什么好办法。解铃还须系铃人,现在看来除了展昭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好方法了。

  就在徐庆被小耗子赶出院子,束手无策的时候,远处一只小猫咪溜溜达达走过来。

  “展小猫!”

  徐庆的大嗓门把树上仅剩的几只鸟也吓跑了。小白鼠的耳朵和尾巴噌一下支起来!展昭溜溜达达走到近前,笑眯眯给徐庆问了个好,从他手里兴高采烈的结果新鲜美味的糖醋鱼,走进了小白鼠的庭院。

  小院里开满了粉色的花朵,像是把两人最爱的颜色掺在一起,和上水,调一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展昭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美妙的香气,这样淡雅清新的香气时常沾染在白玉堂身上,让他也变得香香的,每次他们一起躺在草坪上晒太阳休息的时候,他最喜欢枕着白玉堂的肚子,轻嗅着混了他身上香气的青草味,那是能让他轻松和放心的味道。

  “玉堂,呐,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钓鱼?”

  “……你自己去吧。”

  “诶?你不喜欢钓鱼的吗?”

  “……没了想为他钓鱼的人,我不会再钓鱼了。”

  小耗子的声音闷闷的,他始终背对着猫咪,只留给他一个圆滚滚毛绒绒白嫩嫩的背影。展昭把糖醋鱼放到一旁,从背后一把抱住看来孤寂落寞的小耗子,在他耳边轻声说。

  “为什么?玉堂不喜欢展昭了吗?可是展昭喜欢玉堂啊。”

  一双耷拉的鼠耳朵立刻支起来,鼠儿转过脑袋,望着在他头上蹭来蹭去的小猫咪。

  “真的吗,猫儿?你不是更喜欢……鱼的吗?那天你自己说的!”小耗子委屈。

  “那天我在说梦话啊。”小猫咪无辜。

  “什么!!你连做梦都是鱼!”小耗子愤怒。

  “不是啊,我在做梦吃鱼嘛。”小猫咪委屈。

  “……那,你还是喜欢,我?”小耗子忐忑不安。

  “嗯!”小猫咪害羞。

  “可是,那个鱼精说你更喜欢他啊?”小耗子眯起眼睛坚持不懈穷追猛打。

  “没有!”小猫咪狂摇头,然后低下头用自己的胡须碰碰小耗子翘起的胡须。

  白嫩细长的胡须无论对猫咪还是耗子都是敏感而重要的存在,此刻两只小动物都情绪敏感纤细之时,胡须是比什么其他物什都更好的交流。

  小耗子耸耸鼻尖,小胡须翘翘,继续询问道:“可是他说,比起耗子,猫咪更喜欢鱼……”

  小猫咪软软的肉垫在小耗子柔柔的毛毛上摁了摁又顺了顺,一双猫儿眼变得温柔多情,不得不说,这样的猫儿眼看起来湿漉漉的,像是随时要滴出水来,好看极了。

  “别的猫咪展昭不知道,我只知道,展昭喜欢白玉堂。”

  小猫咪说着,不好意思的低垂下眼帘,在小耗子直勾勾的注视下,他不好意思的伸出小舌头舔舔耗子的大耳朵,却被小耗子突然噙住了唇,狠狠的亲了一口。

  一口怎么够呢?

  于是,一口一口再一口……

  那天,一鼠一猫开心的分吃了一盘糖醋鱼,然后扛着鱼竿一起开心的去钓鱼。

  那天,一条被气的通红的大青鱼从陷空岛的泉口游入了海里,不知所踪。

  =============================

  【小番外】

  鼠:猫儿,为什么你会喜欢我不喜欢他?

  猫:玉堂,你会为了我出卖你哥哥吗?

  鼠:……不会。

  猫:那如果我把你的哥哥们拿去讨好家人,你还会喜欢我吗?

  鼠:不会!

  猫:嗯,那我怎么会喜欢为了讨好我,就出卖同类的人呢?

  鼠:嗷叽叽!!

评论(34)
热度(65)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