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鼠猫】七生七世-30 第一卷30

30【第六世-30】


  “老五,我知道你看不惯他虚模假势的样子,可你若单单以此为依据,未免太武断了。况且,目前看来他并未对你们做过什么。”


  “我明白四哥说的有道理,但是对这个人我心里一直存有疑影,你就帮忙留意一下吧。”


  蒋平瞧着白玉堂一脸凝重的模样,知道他确实非常看重此事,他点点头,安慰道。


  “他本来也在咱们的怀疑名单上,我肯定不会放过。既然你这么在意他,那我多加留心就是。交给你四哥,还不放心吗?”


  白玉堂轻轻笑了一声,挑眉望向蒋平,玩笑道。


  “怎么敢,怀疑四哥的下场是很可怕的。”


  “还有一件事,这个人你看看。”


  蒋平摁下播放键,白玉堂有些疑惑的瞟了四哥一眼,继续观看视频。突然他的眼睛睁大起来,视频中出现了一个几日前他刚刚见过的人——赵虎!


  “这人是……赵虎?他是展昭的人。”


  “对。”


  两人对视一眼,白玉堂眼中是迷惑,蒋平眼中却是冷峻。白玉堂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展昭背着自己在做调查。他这样想着,便这样说了出来。


  “四哥是怪我没有好好拦住他吗?”


  “不,我是想问你,你确定展昭这个人绝对没有问题吗?”


  “四哥,你什么意思?你刚刚不是还说皇子是不太可能参与此事的吗?”


  “你我都知道,展昭不是皇子。”


  “老家伙认为他是!”


  “那你相信他是吗?!”


  “我不明白这有什么重要?!”


  “重要的是他的人在这个时间点也出现在了这里,或许如你所说是私下派人来查,但你也不能保证他没有牵涉其中!”


  “四哥,你不觉得自己这话好笑吗?你真的认为展昭会是幕后吗?”


  “不能排除他或许是为幕后之人工作。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和权利,继承皇位也好,搞破坏也罢都不是痴心妄想了。他的出现本来就很蹊跷,一个一直默默无闻的平民子弟,突然成为皇帝的私生子,他具备刺杀皇帝分裂帝国的能力,现在也有这样的条件了。”


  “你刚刚说我看不顺眼希利斯特是盲目武断,你现在对展昭下这样的判断不也一样吗?”


  “我没有对他下任何判断,这只是众多可能中的一种,在没有最后定局之前,我不会排除任何可能性。我只是要你留意这种可能性。”


  “如果真如你所说,他把我留在身边岂不会坏了他的大事?”


  “也可能是更加方便嫁祸给陷空城呢。”


  两人越说越急,气氛也跟着僵持起来。其实蒋平所说的,白玉堂何尝想不到呢。但理智上的明白,不等于情感上的接受。对于白玉堂这样既有主见又天生反骨的人来说,越是言之凿凿强势压迫的劝说,越容易让他生出叛逆之心。此事事关展昭,而对于展昭他又有着不能言说的缘由。他重重吐出一口气,皱着眉头望着蒋平沉声道。


  “……纵使你说的有道理,我也不信!”


  “老五,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


  蒋平一拍桌子站起身来,他也有些气闷。他知道白玉堂向来是我行我素,这小子主意正的很,一旦下了决心是难以撼动的,可他也不算不分轻重的人,就算时常玩一些让人看了就胆战心惊的把戏,可他总能做到心中有数,只是别人看不透而已。但这次他一再做出出格的事儿,这些事几乎都不能由他掌控,这已经不似平日的他,更不知道会将他们推向何处。就在他思索着该如何跟眼前这头倔驴交流的时候,就听白玉堂重重吐了口气,缓缓开口道。


  “四哥,你的担心我都明白……你放心吧,我会对展昭留个心眼,从今日起好好盯着他的。”


  听了这话,蒋平转过身望向自己的兄弟。这个表态固然让他欣喜,可是他更要确定这不是自己兄弟的缓兵之策。他没有出声,而是抱着膀子瞧着白玉堂盯了片刻。


  “你有这样的想法那是最好。”


  白玉堂毫不躲闪的回望着蒋平,目光瞬也不瞬。


  “四哥,我知道你不放心,但你要相信我知道轻重。陷空城的安危永远高于我个人,我会以大局为重。”


  “行吧。你万事小心,不管展昭是不是牵涉其中,他都是处在风口浪尖上。经过这两次的事儿你也应该明白了,帝国这趟浑水比你我想的还要深。”


  白玉堂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蒋平也不再耽误,将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便离开了房间。他知道白玉堂刚刚所说的是真心话,却不是他所想的全部。事实正是如此,以白玉堂的本心自然不肯相信展昭会是什么幕后主使,就连他们会是相关联的关系方,白玉堂也不愿相信。但正如他自己所说,事有轻重缓急,很多事不是一厢情愿的,蒋平所做的猜测并不过分,而他心中确有袒护展昭的私心,只是这样的私心并不适合让蒋平知道。于是他迅速压下自己的情绪,调整了语气,尽量平静的告知蒋平自己会遵从他的想法监视展昭。


  白玉堂的心绪难得有些烦乱,他需要一点时间理清头绪。起先他们认为此事是某位大贵族所为,为的自然是自己可以过过当皇帝的瘾;可随着蒋平的发现,他们突然意识到,这件事背后或许也牵扯到了炙手可热的皇子们。虽然他们一时还想不明白为何皇子会有想要分裂帝国的意图,但至少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以前自己所想还是太过狭隘了,从现在起他们对帝国的计划要重新部署。


  对陷空城的围剿不日就要开始,就自己在他身边这些时日的观察,展昭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军官,他所想的是军人所想,他渴望的也是军人所渴望的,白玉堂不相信展昭心中会怀着那样阴暗的心思。纵然人心隔肚皮,谁也无法真正参透谁,但他毕竟与展昭朝夕相处这么久,若是展昭存了那样狡诈的心思,也未免太会做戏了!


  展昭……


  这两个音节好似珍珠在心尖儿上一滚,却不知为何灼伤了心,生生把白玉堂的心口揪了一把。我虽然不知为何自己会时常梦到你,也从不相信什么前生今世,可对你,我确实迷惑了……但是展昭,我不能为了你葬送整个陷空城和那里的无辜居民。换做是你,也会做出同样的事吧。


  白玉堂轻轻合上眼睛,鼻端嗤笑一声。他在笑自己,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人心由来贪婪,自己也失了分寸了吧。好在一切还不晚……他的眼睛倏地睁开,眸光大盛,没有人知道他心中下了怎样的决断,但那眸中的冷峻与决绝依旧是那个宇宙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海盗头领。


  白玉堂盘算着自己的顾问身份可以对帝国的军事行动起到什么样的影响,又该如何不露声色的把这一行动的导向转为对陷空城有利的地位上。与此同时,一场严峻的谈话正在展昭与张龙之间展开。


  “真的?你确定吗?”


  “千真万确。对方很厉害,不过我也很小心,我这个病毒软件安装在他之前,所以他植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展昭皱着眉头看着手里的照片,那照片上的人他自然认识,这个人最近进场出入他的住所——蒋平。


  “其实如果不是他去过你家,在你家使用过电脑,我还没法这么快锁定他。”张龙瞧着展昭不善的脸色,继续说道:“这个人是隶属于皇城司的机密部门,你看……”他顿了一下,讲话完整的吐出来:“会不会皇城司里有什么人要对你搞鬼?”


  “你是指皇子还是大贵族?”展昭淡淡开口,口气有些冰冷。


  他知道眼前这个是站在自己这边,帮助自己的好兄弟,可是一种被人算计的感觉还是不舒服的充满全身,让他冷峻让他愤怒。什么皇位什么皇子,这些从来就不是自己想要的!为什么这些人却步步紧逼,一丝一毫都不肯放过!


  他的视线紧紧盯着照片上的蒋平,这人看起来瘦小怯懦,若不是眼中一点精光,真的让人提不起什么兴趣。可原来这人竟是埋在自己身边的钉子吗?正如张龙所揣测,他的幕后到底是谁?若不是自己早早安排张龙暗中监控自己身边的情况,这次的事情一定又像之前一样被掩盖过去了吧。可自己真的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个人!


  虽然早就知道碍于自己的敏感身份,身边一定会被人布置下眼线,因此他对宅子里的仆役与管家都格外小心,可万万没想到这个看似不起眼的文职人员会是被派来监控自己的。不,这个人很可疑,眼下被我们识破,却不能说别人就不是。一个原本应该被称为“家”的令人安心的地方,却时时刻刻要提心吊胆,比在宇宙中对敌的时候更令人不安心。


  “我们现在不知道的是,那个白玉堂是不是被他们收买的呢……”


  张龙的声音撞破他的沉思,从对面低声传来。展昭猛地抬头盯向他,一句“不会”到嘴边生生被他勒住。但是他的眼神已经将他的内心很好的传达,张龙收住话头,接住展昭赫然而至的视线。这个汉子微垂一下眼眸,而后抬起来坚定的回望着自己的学弟兼好友。


  “我并不是说那个海盗头子已经投靠了皇城司,但别忘了,他身体里有监视器不是吗?而且那个监视器除了跟踪功能,也有监听功能的不是吗?”


  “那个功能已经被解除了,在我跟皇上回禀过之后……”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眼光太具侵略性,或许是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话没有说服力,展昭的声音渐渐低下去。他不敢再说下去,若是那个功能依旧存在,岂不是说就连他的父亲也在欺骗他?


  “……我明白你现在的处境,展昭。但毕竟我们谁也没经历过什么宫廷斗争,我们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而已。”张龙从展昭手中抽回照片:“我现在也没什么确凿证据,只能说这是无意中发现的线索,是不是真的我们不能确定,但至少这是一种可能,既然露出了端倪,咱们总要提防吧,你说是不是?”


  “嗯。”


  展昭简单的应了一声,不再说话。他心中默默盘算着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他们都不知道,蒋平篡改了证物,故意打草惊蛇的将此次袭击的视频证据与前次无意中发现的偷袭白玉堂与展昭的那人的线索捏合在一起。他原本是要以此惊动深藏幕后之人,让那人有所行动,然后顺藤摸瓜找出幕后人的线索。可谁知道,展昭早就背着白玉堂让自己的好兄弟们暗中调查。


  张龙早年在进入军中之前,曾经在机要部门做过一段时间的特别搜查官,也正是那时让他接触到皇城司的秘密部门,对那套作风他心知肚明,因此在接到展昭的请求之后,他马不停蹄的展开行动。根据白玉堂所报的偷袭者的信息早已被蒋平不留痕迹的在皇城司秘密网络中展开搜索,可有经验的张龙也想到了这一层,他潜入了皇城司的机密网络中,截获到了关于那人的信息,因此在归入展昭麾下待命这一段时间,他们四人都从没有停止搜索此人。此次蒋平将线索捏合在一起混淆是非之时,被早已布下木马病毒的张龙截获到了地址,经过一番偷偷调查,他赫然发现这个秘密调查的人竟然是蒋平。而他曾经在展昭的府邸中见到过这个人!


  顿时他心中警铃大作。虽然他们并不认为这幕后黑手就是蒋平,毕竟他只是一个小小文职人员,充其量黑客技术过硬,最多就是奉命监视展昭还有那个海盗头子,重要的是他是奉了谁的命!若是那个偷袭之人没有同时出现,张龙也不会把怀疑的目光投向蒋平,但偷袭之人的信息同时出现,而显然蒋平是在此之前就知道这些信息的,那么为什么第一次他来展昭这里时不置一词,不,这之后的许多次为什么他什么都不说,不但不对展昭说,甚至他的上司,皇城司的前负责人被免职时,他依旧什么都没说。这岂不都说明他背后还有别人!这家伙就是听命行事,恐怕这几次的事情他也逃不过干系!


  这样的想法让张龙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赶紧私下联系了展昭,将情况报告给展昭。皇庭的事情千头万绪,可千万做好准备才行啊!


评论(6)
热度(22)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