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昭

昭昭赛高!all猫大法好!

【鼠猫】七生七世-29 第一卷29

29【第六世-29】


  白玉堂的笑容中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饶是蒋平与他多年的兄弟,也看不透这笑容背后到底藏着怎样的心事。不过有一件事蒋平现在已经非常明了,白玉堂对展昭有着非比寻常的爱护之心,这种爱护已经不是惺惺相惜可以解释的了。


  蒋平机敏过人,他相信自己察觉到了些什么,却又不愿那样去想,有些事看似匪夷所思,事实上却合情合理。自己这位兄弟从未对什么人动过心,凭他对白玉堂的了解,这个倔强的孩子一旦动了心就难免深陷下去,难以回头。但愿这不是你的劫,这一场动心时间不对,地点不对,就连人物也不对,这么多错加在一起,你要如何善了?又如何保得住自己又保得住别人呢?虽然有些话他不该说,也知道说了未必有用,但是他想了一下,还是正色对白玉堂说道。


  “关于那个展昭,我觉得你还是和他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


  “四哥刚刚不是还叫他猫吗?怎么这会儿又叫他展昭了,还这么一脸严肃的。”


  白玉堂满不在乎的调笑着。


  “我跟你说正经的,你就跟我耍贫嘴。少打岔,你明白我的意思。上次我已经把话说的明白,你给我记住了,你四哥说得出就做得到。”


  白玉堂垂下眼帘,唇角微微上扬着。他知道自己的四哥虽然总跟自己吵吵闹闹的不对付,但事关兄弟利益的事情上,他还是真心实意的护着自己的。人无论如何长大如何成熟,都会有像孩子一般躲进别人怀里避风雨的念头,恰如船只的目的无论是多广大的海洋,港湾依旧令它安心。


  白玉堂默不作声的接受了蒋平的好意,他的心事无法对人说,因为连他自己也尚不明白。未来会怎样他不知道,但现下有亲人在他身边,凶巴巴的要护着他,还是让他觉得开心。


  “我心里有数,四哥放心吧。”


  蒋平是个聪明人,懂得见好就收。白玉堂难得乖顺的点头称是,他知道自己的话他是听进去了,不管他听进去的是哪部分,只要这个倔强桀骜的孩子肯听话就好。这样想着,蒋平抬手在白玉堂的头上揉了揉。他的脸上还有尚未痊愈的伤,看着依旧触目惊心。


  “你好好养着吧,顺便把那只猫看住。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吧。”


  “这话上次四哥也说过。”


  “你这小子疯起来什么都不管不顾,还能记得住我说过的话,哥哥今天要去买张彩票了。”


  “哈哈,那四哥就快去吧,小弟就不留你了。”


  蒋平起身,不再逗留,摆着一副畏缩老实,任人欺负的骗人脸走出了房间。


  转过走廊时,他特意回头看了一眼展昭的书房。就这一眼间,他险些撞倒一个人。他看到墙上的阴影,想要赶紧躲开时,对方已经先一步灵巧的闪身躲开了。蒋平赶紧做出一个受了惊的表情,对方瞧见他这副兔子似的表情,竟哈哈大笑起来,一只大手重重拍下来,在他的肩膀上连着拍了三四下。


  “哎呀呀,对不住啊,没撞到你吧。哈哈,你这么瘦,要是真撞上了,准得飞出去。”


  蒋平用怯懦的眼神深深瞧了一眼这个大嗓门的黑壮男人,把那人的样貌记在心里,冲着对方点点头便离开了。黑壮男人则对他看都没看,大步流星的往展昭的书房走去。


  “展兄弟,我来啦!”


  黑壮汉子一推门就进去了,连门都没敲。展昭正单膝跪在椅子上,伏在桌上研究着一张图纸。看到来人,脸上立刻浮现出笑容。他毫不介意的抬手对人指了指对面的沙发,一边示意来人坐下,一边问候道。


  “虎子这么快就来了,我还以为要很久呢。”


  被称为虎子的男人一边往沙发走,一边揉着下巴连连道歉。


  “哎呀哎呀,对不住对不住,现在应该称呼你为殿下吧。我要还是叫你展兄弟,那就是大不敬了。哈哈,马哥提醒过我,可我老是记不住。”


  “咱们之间别那么客气,而且我也不习惯别人叫我什么殿下。”


  展昭站起身,走到那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顺便倒了一杯咖啡递到来人面前。这人名叫赵虎,是展昭当年就读军校时结识的四位学长之一。这几人本就年龄相仿,岁数不过相差在一两岁之间,因为大家都是东方姓氏与东方面孔,彼此更加亲近一些。当年他们几人与展昭起了龃龉,不打不相识,这么多年来虽然大家在军中各处南北,感情却一直没变。赵虎是个实在人,性格单纯甚至有些鲁莽,在军中却是一员勇将,这几年下来他也积累了不少军功,只是因为他的个性而难以提升。此次展昭升职,正好将他们收归麾下,几位昔年的好兄弟倒也聚在了一起。


  “别别别,马汉给我说了,这是大事儿,闹不好要掉脑袋的。我可以战死沙场,被人拿个什么称呼说事儿,再挨上一枪的事儿我可不干。”


  赵虎说着,挥动着蒲扇似的大手在眼前呼啦。展昭被他大大咧咧的模样逗笑起来。同样是率直,放在白玉堂身上就带出一股贵气与优雅,放在赵虎身上就满满的接地气。展昭知道这样比较是不公平的,但脑中还是忍不住闪过这样的念头。他轻轻摇了摇头,把自己走神的想法抛诸脑后,敛正了神容,压低声音问道。


  “赵虎,你回来的这么快,是不是得到什么信息了?”


  “对!”赵虎端起咖啡杯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才露出一个苦死了的表情,把被子往桌上重重一放,从怀里掏出一张叠起的纸来。


  “这是张龙给我的,上面的地址是他在加密资料里追踪到的。”


  展昭接过纸条,展开来看着上面那行文字。赵虎继续解释。


  “自从上次你说过之后,张龙就潜进了皇城司的内网里,这个地址是从他们的内部消息里截到的。消息来源绝对可靠,张龙处理的很小心,没有留下痕迹,不会被人发现的。”


  “好!”展昭将纸条一把拍在桌子上,用手指在纸条上轻点着。


  “我答应了白玉堂不插手此事,所以这件事别张扬,只要我们几人知道就可以了。让张龙继续暗中调查,务必注意安全,如果需要去哪里,一定不要自己单独行动。这些人都是有身份背景的,肯定也不会单独行动,无论如何,安全第一。”


  “这个我们晓得,你放心好了。”


  “嗯。军部已经下了新的指令,最近我都要忙征讨宇宙海盗的事,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了。”


  “放心吧。就像以前一样,咱们并肩作战,你尽管安心把背后交给我们。”


  看着这个实诚的汉子,展昭感到由衷的开心,他们是自己的战友,是一群无关利益纠葛的真心的朋友。


  “很快你们也要来军中报道,此事肯定会占用你们大量的时间,我只能说声谢谢了。”


  “咱们都是好朋友好兄弟,这个责无旁贷。”


  赵虎言语实在,话虽不多却令人安心。展昭没再多说什么,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送走了赵虎之后,展昭还是按捺不住,来到了白玉堂的房间。他敲了敲门,没有任何反应,想着或许那人已经睡着了,展昭便自己推门进了屋。


  白玉堂并没有休息,而是背对着展昭站在窗前。他身姿挺拔,一头短发更显干练,阳光从窗外铺洒进来,染了那人一身碎金般的光芒。展昭轻轻合上门,依靠在门边欣赏起来。他突然想起刚刚白玉堂对自己所说的那句话“你站在窗前,好像一幅画”,现下白玉堂却成了他眼中的画。


  “还真的像一幅画呢。”


  展昭笑着说了一句,算是打过招呼。白玉堂回过身来,冲他笑了笑,伸手指了指窗外。


  “那个人穿着帝国军服,不过我以前没见过,是你朋友?”


  展昭走到窗边,正好看到赵虎离开的身影,他点点头。


  “是啊,他叫赵虎,在军校时是我的学长,现在已经是我的中校了。”


  “嗯。”


  白玉堂应了一声,转过头看着那个消失的背影默不作声。展昭看着他的侧颜,亦是默不作声。他俩所站的位置正好露出白玉堂的伤处与替换了的义眼。尽管做了处理,伤疤依旧红艳如刚刚结了皮一般,完好的皮肤与伤处连接的地方些许皱起,不仅看上去凹凸不平,颜色也不尽相同,就如同爬过一只蜈蚣,看得人触目惊心。


  “很难看是不是。”


  白玉堂嘴角弯翘,有些俏皮,想必是眼角余光看到了正在窥视他的展昭。这次展昭倒是看得坦然,丝毫没有以前的小小慌乱。他的眼神顺着那些伤处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仿佛要将那些伤痕都记在心里一般。白玉堂动也不动,任由他看。


  “你的眼睛还好吗?”


  “若是不好,不就看不到你在偷窥我了。”


  “嗯,那就好。”


  被指“偷窥”,展昭丝毫不恼,看了他这么平静的反应,白玉堂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不好再多玩笑。展昭转过身打开窗,和他并肩而站,一起望向窗外的风景。和风一阵阵吹进来,拂过两人的面庞,方寸之地被阳光涂抹的明亮而灿烂,一段缱绻的时光,难得安闲的陪伴……


  随后的一周里,两人却阴差阳错的岔开了,竟没能见上一面。展昭每日起早贪黑的去军部做接下来的部署,有时甚至通宵达旦;而白玉堂则在家里无所事事,白天晚上过的甚为颠倒,作息时间乱七八糟。就在一周后,蒋平却突然前来拜访。这宅子里的人对蒋平的拜访显然已经习以为常,一瞧是他,连询问都没有便放人进屋了。


  “四哥,你怎么来了?”


  大白天被打扰了安眠的白玉堂挠着头,一脸困倦的打着哈欠,呆呆的把自己团在沙发里,半眯着眼睛似睡非睡半梦半醒。


  “鱼上钩了。”


  一听这话,白玉堂登时来了精神,一双桃花眼倏地睁大,所有的瞌睡虫都飞到了九霄云外。他的身体前倾,凑到蒋平近前,问道。


  “怎么样?到底是什么人?四哥需要我去做什么,还是有什么不妥?怎么大白天的到这里来找我。”


  “你倒是挺明白。”


  对白玉堂的机智与反应,蒋平一向是褒奖有加的。跟聪明人说话办事就是轻松。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折叠电脑打了开来。


  “你看看这个人你有没有见过?”


  立体影像打开,一个壮硕高大的男人身影出现在面前。白玉堂盯着那人瞧了一会儿,摸着下巴琢磨了片刻,摇摇头。


  “不,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这个人是谁?”


  “我查不到这个人的资料,但是他身高在180左右,体重85公斤上下,右脚有些重……”说到这里蒋平翘着小胡子,眼神一转,带着得意之色瞟向白玉堂,而白玉堂也立刻领悟其中的含义。他眼神一亮,笑着将手重重拍在桌子上。


  “这是那个职业杀手。真有你的,四哥!”


  白玉堂的眼神紧紧盯着画面里的人。视频中那人虽然有些跛脚模样,却行动迅速,一看便不是普通角色。他一身装扮很不起眼,头上一顶鸭舌帽,把大半的面容都遮掩了起来。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白玉堂是个中明白人,自然不会看错。只看了片刻,他已经可以断定这人就是他要找的职业杀手。


  “这个人去了那个地方吗?”


  “对。”


  “呵呵,这倒是妙了。”


  “老五,你怎么看?”


  “根据咱们之前的猜测,那个幕后人应该是来自某个大贵族的家族,而刺杀展昭的杀手可能是受某位皇子的指示……而现在看来,这两者竟然有可能是同一个人。呵呵,当真是有趣!”


  “是啊,如果这两者是一个人,那可真是意料之外。”


  “却也在情理之中。”


  “嗯,那你认为这一切真的是某位皇子所为吗?”


  “如果真是皇子所为,那基本可以确定就是那个人了。”


  “谁?”


  “希利斯特大公。”


  “不过我们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毕竟能够做此事的不仅有皇子,手握实权的大贵族也可以做到。”


  “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或许是臣子当腻味了,想要在有生之年当个皇帝玩玩。”


  “或许吧,可不知为什么,我还是觉得希利斯特更可疑。”


  “老五,不是我说你,你对那个大皇子是不是有偏见,怎么老是把眼睛盯在他身上呢。你可不要被自己的想法蒙蔽了。”


  “四哥这话什么意思?”


  “一个贵族想要造反我可以理解,但是一个本就有继承权的皇子还搞这套,你不觉得不合情理吗?”


评论(9)
热度(29)
  1. 秦荣堂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殿之上蒋昭 转载了此文字
©蒋昭 | Powered by LOFTER